我在劳教所遭受的野蛮折磨


【明慧网2001年6月26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造谣中伤、残酷迫害法轮大法,甚至恶毒谩骂我师父。我为证实大法、讲真相进京上访、护法。被当地公安部门非法罚款、拘留,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在一年劳教中,我受尽了野蛮的迫害。在劳教所里,我们法轮大法弟子受到狱卒和其他刑事犯的双重迫害。2000年6月,我因不写决裂,被狱卒王安东用电棍电过,直至没电了才罢手。

一年“劳教” 没有使我屈服,邪恶之徒们对我超期关押四个多月了,为逼迫我决裂,对我又进行了更加野蛮的迫害。四月末的一天,狱卒朱广吉、中队长赵中江、张伯良,连用了八支电棍在我腰部以上部位电击,直到都没电了才肯罢手。

5月9日,朱广吉、赵中江、张伯良、王景波,以及姓王、姓刘的两个狱卒强行把我带到中队长室,怕人看到拉上窗帘,然后把我双手用手铐分别铐在床的两边,再用警绳把我双脚捆绑到床板上。三、四个恶警每人拿两只电棍,又对我非法施暴一个多小时,我的两颊被电烧起了水泡,流水不止,我身体的前面两侧布满了电灼烧的焦痂,室内充满了皮肉被烤焦的糊味。恶警们歇了半小时后,又疯狂地电了我四十多分钟。他们吃完晚饭后,又继续用电棍打我二十多分钟,累了休息一会儿又用电棍打了十多分钟。第二天半夜一点多,张伯良又用两只电棍打了我二十多分钟,我的两脚也被电起了水泡。几天内他们还用狼牙棒毒打过我两次。像这种长时间、有组织地、多人用电棍、狼牙棒非法行刑的事,在法西斯历史上也属罕见,邪恶真是疯狂到了极点,毫无人性可言。

电棍、狼牙棒不能改变我坚信大法的心。5月9日开始这伙邪恶的暴徒又想出新的刑罚,强迫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坐九公分的窄板,每天坐板长达17个小时还多,很快疼痛难忍。他们见逼迫“转化”的目的仍不能得逞,就又想出更狠毒的刑具。拿一根6公分的木方子,强制大法弟子骑上,两分钟后就痛苦难忍。他们还利用刑事犯看着我们,一动就打。必须两腿放平,悬空着,只有臀部和两脚在板上。这种酷刑恐怕在任何历史时期任何一个国家也没有过吧。

这就是被国际大赦组织称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声称的所谓“团结、教育、感化、挽救” 。电视上的场面全是编造出来欺骗百姓。他们真正用来对待法轮大法弟子的是非人的迫害和残酷的暴行,是令人发指的、见不得人的,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不要被谎言所蒙蔽,站出来共同抵制邪恶、制止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