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县委书记邱建国叫嚣:“打死打坏我负责!”


【明慧网2001年6月28日】 2000年5月7日,赤城县21名大法弟子进京证实大法,在京被抓打后被当地警察接回后关进看守所至今未放。

看守所现在对待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毫无人道,只要不饿死,别逃跑就行。就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也不许家人带入。以下是看守所警察的犯罪纪录:

犯罪纪录一:

一:乱收钱:每天的饭菜一律是在零售价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倍(有的不只是一倍,如发一套包括脸盆、小饭盒、牙缸在内的小东西就要50元,一袋方便面(甲一麦)一元,市场价只要0.6元,一袋白糖6元(市场价格3元),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二:女大法弟子对非法关押以绝食表示抗议,并利用放风时拒绝回号,要求看守反映和解决提出的问题。所长崔正军不但不给解决,反而让自由号犯人将4名大法弟子的衣服扯坏,进行搜查,大法弟子韩桂珍被搜走534元,李洪英被搜走280元,一直没有给什么手续,也不上帐。过后大法弟子质问崔正军搜钱的问题,第一次回答说“另有处理。”第二次说:“钱没看见,不知道。”大法弟子陈晓君被非法关押后,家中亲人去看望不让见,给留下300元钱,本人只花了95元,其它的不知去向,他的收支帐也不许公布。

三:在21名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过程中,大部份的大法弟子遭到了警察的毒打,从北京被接回途中,又被关在怀来看守所借宿一晚。在这里大法弟子们又遭到警察的毒打,有的弟子被警察支使的犯人给洗“凉水澡”长达一个多小时,大法弟子被冻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在这里21名弟子有19名被搜身,共1637元被警察抢走。

四:大法弟子多次被非法提审,警察采用多种方式进行捆绑和毒打,对全县的大法弟子的家进行非法搜查、骚扰、监控。警察还用大法弟子的钱雇用和收买社会上的无业游民采用流氓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打压。

犯罪纪录二:

在县里邪恶的610头目的指挥下,警察随意抄家、搜查、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进行审讯、上刑具、毒打。如大法弟子赵秉恒和倪江分别无故被抓到公安局,抓之前警察分别对其家进行搜查,半夜到倪江家搜查,连房东的小房子也不放过,强行撬开锁头,结果一无所获。

在二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在公安局长郑建忠、县副书记宋万贵的亲自指挥下,对二位弟子施以酷刑,让其坐老虎凳、带背铐、打耳光等。赵秉恒坐二天老虎椅,倪江坐了长达6天6夜老虎椅加上背铐,手脚麻的不能动。

有的警察说:“上级有命令,不这样做会丢饭碗的,明知是违心的事也得做。”经过长达10天的毒打和折磨也没有得出他们所谓的什么证据,最后赵秉恒和倪江又被非法拘留。

犯罪纪录三:洗脑班基地

赤城县刁鄂乡建起了一个邪恶的洗脑基地。这个基地受县610办公室直接领导,今年5月30日非法抓进去36人(其中有2人并不是炼功人。这2人中有一人携带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孩)。有的人质问:为什么抓我们?暴徒说:“领导叫抓我们就抓。”有两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就是抗议不去, 4名暴徒一起上手硬是把这两个大法弟子抬起来扔到汽车上。被抓进去的人每人强行索要3000元,美其名曰:培训费。被抓进去的人不准走动,强行被灌输邪恶的谎言。而且还被强迫劳动,被随便打骂迫害,其中有12人遭到野蛮殴打。暴徒把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定为顽固分子。有两名女弟子被倒铐双臂,被邪恶的工作人员随意刁难。大法学员被关了 23天,其间暴徒不许家人探视,其中有两名弟子的母亲先后病故,家人要求回家探视,结果多次请求未果。这些所谓的工作人员不仅自己打人,还雇用打手殴打弟子,而他们自己去赌博。其中一恶徒酒后失言吐露,县委书记邱建国说:“打死打坏我负责!”

6月20日,看管人员命令大家都集中起来听报告,报告的内容都是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大法弟子拒绝参加,看管人员上报县610办公室,610办公室命令刑警队20多人由局长王军带队立刻赶到现场,说:“你们闹事,不听管理,拒绝转化,马上提审,谁不服从就给谁好看。”把10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都给带上背铐,用电棍电,残酷迫害了2个多小时才住手,把坚持揭露邪恶的女学员带走刑事拘留。

洗脑班负责人:

梁志斌 0313---6312503(乡党委书记)
王为民 0313---6316346(司法局副局长)
张有明 0313---6470310(转化班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