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被石家庄政保大队害死的大法弟子刘书松

【明慧网2001年6月28日】 刘书松曾就读于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九三级一大班,是当时学校学法小组的辅导员,我们大家都敬佩的功友。明慧网曾于2001年3月15日报道过他被石家庄政保大队害死的消息,在此我追述有关他的部分情况。

他从小生活很坎坷,一直比同龄人显得成熟、稳健。他一直很精进,当时功友们都喜欢和他交流。我刚炼功两个月时还不能双盘,就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他交流后,回去马上就把腿搬上去了。他把我们分成好几个学法小组,每个周末都骑车去很远的农村洪法。当时我们医科大的炼功点走地很正,其中他起了很大的作用。

98年7月毕业后,他分配到北京市平谷县医院外科。一年之后是99年“7.20”,单位让他写保证。在压力下,他不情愿地交了保证书,回宿舍后,大哭了一场,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于是放下一切执著又堂堂正正地要回了保证。

今年正月,为了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我们和外地同修一起开了一场法会。大家冒着鹅毛大雪从几百里之外会聚一堂,有的抱着几个月的孩子,有的挣脱工作与亲情的羁绊,一天之内准时赶到,当围坐在一起时,宛然又回到了学校的学法小组。法会上,围绕着“法的洪大,师父的无量慈悲”,谈了整整一下午、一晚上。会场上,大家一直在流泪,心性及对法的认识都在飞速提高着。一场法会下来,大家的状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多人从此走出来证实大法。

书松深深体会到了法会的重要性,也想到了还有许多没有走出来的功友,同时感到应该把所有的时间投入到正法中去,于是他一个电话辞去工作,去他得法的地方——石家庄找同修交流。但不久后,因在石家庄火车站被河北警察学校的学生便衣(这个学校的学生有很多被公安派为便衣,敏感日期更多)跟踪而被抓,后被石家庄政保大队害死。

初闻噩耗,我非常难过,心里并未接受这个事实。而且这期间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象平常一样笑呵呵地,我问他:“你没死啊?”他说:“没有啊。”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坚信他还活着。然而明慧网上有关他的死讯不断传来,我开始怀疑我的想法了,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令人悲愤的事实。

有人听他父母讲了书松遗体火化时的神奇景象:照北方风俗,火化时要放“二起炮”。当他的炮仗点燃时,第一声没有响便腾空而起,越升越高、越变越大,变成一个大火球,之后,有的人看见化成一个莲花盘,也有人看到是一个大法轮。他并不炼功的父母及亲友都在大白天看到了。

他父亲还讲了有一次梦见他,书松说:“我走得太匆忙,你们不要太伤心,我并没有死,死的不是我。”并带着他的父母去了一个大城市。他的父母虽不炼功,但耳濡目染也知道大法好,也称师父为老师,没有一点怨恨和误解大法的心。

曾和他一同被非法关押的一位功友也梦到过他,梦中书松哭得很伤心地说:“我没有人体了,不能再为大法做事了。”那位功友梦中对他说:“你不要哭了,每天我们做的时候替你做两件。”刚一听到这个梦我还不解:他为怎麽还这样说呢?现在我从这个梦中悟到两点:第一,我们这些还有人体的弟子要不遗余力地“助师世间行”;第二,我们要把他被迫害致死的真象告诉世人,以揭露邪恶、激励同修。

石家庄政保大队的恶警还洗劫了他们一行几人的财物:2000美元、至少2—3000元人民币、约四部手机、十来部BP机。为了掩盖罪行,恶警归还了书松的手机和一张存有一千多元人民币的银行卡。

石家庄政保大队罪行累累,希望河北以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共发正念,清除邪恶。

在此也正告石家庄政保大队的恶警:放下屠刀,停止迫害!否则报应来时,追悔莫及!

更正:河北医科大学总机:0311-604412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