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将倾,小房间装修得再漂亮有什么用?

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书

【明慧网2001年6月28日】妈妈及家人:你们好!

年初我从家里出来,至今已经半年了,我只见了你们一次,电话也很少打。许多次路过家门口,多想进去看看呀,但我都没有这么做。因为有关部门一般都是给家人施加压力。不想给你们再带来麻烦,你们为我承担的够多了,这本不是我的意愿。谁不愿意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平安、幸福呢!而我目前所选择的路,也正是为了将来能如此。而且我坚信这种处境是暂时的。

其实这封信早就应该写了,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们。只是想说的话太多,几乎不知从何说起。既然我如此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作为家人,我也非常恳切地希望你们了解一些有关情况。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法轮功不只是一般的祛病健身气功(你们大概也记得我曾经也练过几种气功,因不见效而放弃)。当我读了《转法轮》后非常激动,这是发自内心盼望已久的可以指导修炼的大法。所以我很认真地全身心投入进去了。以往我做任何事都有些懒散,不愿吃苦。但这一次我是严肃认真地对待此事。很快身体的变化你们是有目共睹的,但我心里很清楚这只是最表面的现象。修炼是有很深刻的内涵的,真正吃苦的是在精神上,心里有什么执著,都得在矛盾中让我去掉;思想上有什么人的观念束缚,都要在矛盾中突破而达到更高的境界。渐渐地我真正知道了做人应该怎样(现在的社会环境已经使得人们没有了道德的约束,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事,都千方百计去钻空子而得到好处,什么坏事都敢干,大家都卷在其中,麻木的不愿去想这些事,即便不满也无可奈何,只好自顾自。而人是不能这样生活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怎样(时时事事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然后改正。)作为在宇宙大法中修炼的人应该怎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邪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时,就是要站出来用善的一面维护大法,证实大法。)

九九年下半年中央个别掌握权力的坏人利用各种媒体铺天盖地造了许多谣言,使得老百姓受蒙蔽。如果他们真的堂堂正正做得对,为什么不让大家看明慧网呢?如果他们不心虚的话,为什么不让众多的修炼者从正面说话呢?说话是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只要上访就抓;没地方说话上天安门去炼功就打,这还是一个法制国家吗?为什么世界上到现在已经有四十多个国家都有炼法轮功的,这么多的国家政府不但不反对,还支持、赞扬,法轮功已经受到了五百多个褒奖,难道他们就不怕夺权搞政治吗?为什么唯有江泽民集团违反宪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呢?到现在为止有名有姓的,就有二百二十多人被害死,不知道姓名的还有很多。被非法送到精神病院强行注射药物的有上千人,被非法关押过、劳教、判刑的有几万人。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强行把人送到劳教所洗脑,还威胁不转化的就判劳教。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是一位中国科学院的博士导师写的,都六十多岁了,被强行送到洗脑班,身上戴着"贵宾卡",却要由真正的犯人看管,所受到的待遇让我想到了文革。国家宪法中明明写着信仰自由,他们这么做,不是公然蔑视法律吗?其实从中央到地方,许多人都是有善念的,都是明辨是非的,所以尽管我们单位负责人为了向上边交差,一直在四处活动想找到我,听说能提供线索的,可以奖励五位数。可是单位的同事们都在保护我。

从四.二五后,你们可能有很多疑问,比如说: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去了国务院信访办?为什么李洪志老师去了美国,而没有和中国的弟子在一起?为什么会有人自焚?有关豪宅;有关敛财;有关国外政治势力等等。因为你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一面之辞的宣传,有声有色,很容易被蒙骗。

我想讲讲我知道的一面,请耐心倾听。

其实从一九九六年政府中的坏人就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但由于法轮功从一开始就走的很正,查来查去没发现问题。但是陆续在《光明日报》、北京电视台、以及后来导致四·二五事件的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的《青少年教育博览》上都有攻击法轮功 的不实文章。因为有法轮功学员向编辑部说明情况,天津公安部门却抓了法轮功学员,导致大家去了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反映情况。这怎么能说是"围攻"呢?

早在九九年六月李洪志老师就表示:“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的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我无意指责那个人,只是对其做法太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能够得民心的好机会时不要,却树立上亿人为对立面?……”“其实去的人一点也不多。大家想想有一亿人学法轮功只去了一万人怎么多哪?不用去动员,一亿多人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一会那不就一万多人吗?他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更没有反对政府,只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有何不可?请问有这么老实的示威者吗?看到这些就不动心吗?非要找到"法轮功"的一点不是,而不计其余的铲除的做法实在是过时了。"法轮功"没有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么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对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我的一点感想》--李洪志 99/6/2)

“一再有谣言说我和法轮功有国际背景及政治目的,如果是那样,我为什么要被利用哪?为了钱吗?我只要说一声大家给我一块钱,一亿多人每人给我一块钱,我马上可以成为亿万之富;为了权力吗?作为我及我们修炼的人是绝无此心的,历史上当皇帝当王子的都放下权力而修炼的也不少;那么为了仇恨吗?我的祖辈上都没有和共产党过不去的,而我本人又是生长在新中国,和政府从来没有过矛盾,请不要听信谣传,我希望政府能和我直接沟通,解决矛盾。”(《我的一点声明》--李洪志 99/7/22)

李老师是在九九年四·二五之前就去了美国,谁都明白如果李老师九九年后回到国内会是什么局面。历史上有耶稣为度人而被钉在十字架上;神来度人最后却被人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了。人们总是习惯用感情去衡量事情,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不仅仅是中国人在修炼,全世界的有缘人都要修炼。我们的师父为什么就得在中国呆着呢?这几年倒是由于江泽民集团的迫害,引起了世界人民的关注,使得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得到了弘扬。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关于自焚,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是在姐姐家里,当时我还没看电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搞阴谋,当时姐姐听不进我的话。为什么我会这样认为呢?《转法轮》一书中明确写到了修炼人不能杀生。在“悉尼讲法”中,一位学员提问自杀算不算杀生?李洪志老师明确指出自杀算杀生,而且业力很大。自焚属自杀,当然是杀生。连师父的话都不听的人是法轮大法弟子吗?那么作为法轮功学员会去这样做吗?为什么只有几个人去呢?真修的大法弟子绝不会这样做的。那晚我住在了姐姐家,临睡前姐夫在看十点多钟的有关自焚报导,我也跟着看了。也许你们不炼功不知道,而我一看就看出破绽了,因为那几个说话的人说的不是我们修炼人的语言,我们从不那样说话。他们演戏也没好好排练一下。

经历了这两年的风风雨雨,我更加明白了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无论那些没有了人性的邪恶之徒怎么打压,凡是接触过法轮功的人不得不承认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他们无论被打、被关、被抓、被打死,都坚持自己的信仰。虽然有些人被花言巧语而蒙蔽写了"三书"、"五书"的,但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现在在明慧网上每天都有大量的严正声明,表明他们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因为他们在大法修炼中所体会的纯正、祥和、玄奥、美妙是他们永远都无法忘记和真正放弃的。你们想想,现在国家这么困难,有那么多的问题解决不了,坏人们却动用了军、警、特务及国家一切有关机构,花了大量的钱财、人力、物力对付这些道德高尚的修炼人,在监狱中、在看守所里,他们让刑事犯人殴打这些好人,动用了所有的刑法折磨大法弟子(已经有被释放出来的人写出真相),这难道不邪恶吗?马三家劳教所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弟子投入男号,前门派出所所长公然猥亵女大法弟子。可是他们却被推上人民大会堂做报告,受表彰,得奖励,这难道不邪恶吗?如果还有一点善念的人,对此都不会无动于衷。所以我就是不能配合邪恶,搞什么转化。如果被他们转化,那我不就与他们同流合污了吗?

我所遇到的善良人,还有你们都曾经劝告我在家炼功,不要怎样怎样。而现在不是有许许多多在家炼功的人都被强行送到洗脑班了吗?我当时是这样想的,我在法轮功中受益无穷,当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却躲在家中,这正是人的私心,而修炼人恰恰是要去掉私心的。你们可能说我现在给亲朋好友带来了麻烦,你们为了不让我受到伤害而劝我,说为了炼功而给家人、单位、社会带来麻烦是自私。如果换个角度想想,我和众多的大法弟子舍去许多而这样做,不正是为了大环境的改变吗?这其中也包括我们小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你们在不远的将来就会看到我这样做的意义。这是真的,请记住我的话。你们试想一下,大厦将倾,小房间装修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烂泥塘里能建什么好别墅吗?在这样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又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从各种渠道得知,世界许多国家的法轮大法弟子把自己的业余时间拿出来,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国所发生的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各个国家对江泽民集团的所作所为提出了各式各样谴责,而江泽民集团却把这一切都封锁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还发生这种事,难道不值得大家惊醒吗?

作为家中的一分子,我这些日子想了许多:小时候、年轻时所作的许多是非常错误的。在我们所受的教育中,也有叫人如何做好的经历,思想工作天天都在讲,但我为什么就做不到那么好呢?而现在不用谁督促我,在哪里我都会知道如何去做真正意义上的好人,是因为我得到了真理。这半年来我所走过的地方,亲朋好友们与我直接的接触,他们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变化真大,你现在怎么那么好呀!看来法轮功真好!

对于家人给予我的理解和不同方式的支持,我发自内心的感激!我相信真正回家的那一天不远了!

女儿
2001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