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自1999年11月4日以来陆续关押大法男性修炼者100多人。这些修炼者不但完全失去了自由,而且还遭受到非人的待遇。除了被强迫管制劳动外,这里的恶警还要在精神上摧残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写思想汇报、读背那几篇邪恶的文章,还不让睡觉。在身体上摧残,没有理由,不分青红皂白的毒打学员,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还有“蹲”、“电”、“熬”、“灌”、“飞”等下流卑鄙手段,一年多,大法弟子受尽了煎熬。

在我刚被关进该所的第一天,11月4日晚,大法弟子贾志明就遭到一恶警的疯狂毒打(该恶警是甄指导员),边打边疯狂地叫嚣:“打死了给99元钱,把你火化了完事。这里我说了算,什么是法?我就是法。”有好多大法弟子劳教到期了不放人,原因就是不写“保证书”、“悔过书”。他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并说:“打大法弟子是我最好的下酒菜。”他的确是以打大法弟子为乐。

还有一名恶警叫郎涛,经常用电棒、拳脚殴打大法弟子。一天晚上,他用电棒一个一个地狠打大法弟子,打累了才住手。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大法弟子,不久就爬上了五中队队长的座位。他因此更肆无忌惮地充当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打手。

失去自由的大法弟子,每天早上6点钟开始干活,大多数干到第二天凌晨3点收工。没睡一会就又到6点钟了。还有一部分大法弟子,经常被迫通宵达旦的干活。这些恶警把它称为“熬”。我们有的学员连续熬了2个多月才让睡觉一会。他们想用这种超人体负荷的邪恶手段拖垮大法弟子的精神。

即使这样,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还在争取炼功,当此要求被拒绝后,很多学员绝食,长期不吃东西,邪恶之徒就采用了“灌”的方法,它们用胶皮管由鼻孔插到胃里,硬灌一些不知名的黑紫色粘液,当带着鲜血的皮管子从鼻孔拔出时,有的学员恶心呕吐不止。

同时,他们还指使那些身上纹有龙、虎、鹰、蛇等图形的犯人打骂同修。这些地痞无赖对大法弟子更是大打出手,花样百出,除拳打脚踢外,还用硬橡皮榔头、胶棒、木棍、马扎打。有时将木棍打断了,马扎打折了还不住手。更有甚者,将文化大革命中的一种整人方式“坐飞机”都用上了,让人飞起来后,用拳、肘、棍、锤等物,猛击学员身体的要害部位,这些丧尽天良的亡命之徒,在管教面前,气焰如此嚣张地残害大法学员,这不是罪上加罪吗?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中都不会出现管教教唆犯人打好人的现象,更不会出现管教打人的行为。为什么在江泽民的独裁统治下会出现这种咄咄怪事哪?按着中国宪法和中国法律来说,江泽民等歹徒们也触犯了法律,应该受法律的制裁,为什么没人过问呢,这些害人者逍遥法外,请问中国那里还有人权?

善良的大法弟子们,在这座劳教所中饱尝着人世间的苦辣与艰辛,受尽了残酷的折磨,在这超出人体负荷的折磨中,大法弟子都奇迹般地过来了,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是因为我们心中有大法。我是大法的一粒子,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的进程中,牢记恩师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坚修到底,跟师回家。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