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译文)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大家好!我叫埃文.曼泰克。修炼大法已一年有余。回顾过去,似乎在过去的一年之前都是为得这个法作准备的。我生长在一个天主教的家庭。我人生的许多时间都是在天主教所办的学校里渡过的。然而长大之后,这个宗教并未给我带来什么安慰。其教义要求人应该如何行事,然而,我周围的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完全另外一种样式。从社会上所接受到的强烈信息使得任何谈论要做好人,道德高尚的人看上去却成为十分可笑的人。最后,我失去了对道德的感应,根据自己的兴趣应付着一切。

到高中时,我感到很消沉,经历着十分激动和情绪非常压抑的时刻。我相信我曾是一个原来闪光、纯真的、与宇宙和谐的人,后来我偏离了法。慢慢地,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种偏离越来越大,渐渐增大。最后,在高中期间,随着我的道德方面下滑和极度的不愉快,我的这种偏离被充份暴露。我意识到我必须改变生活方式。我请我的父母给我一本有关讲修炼的书。一年以后,我从互联网上下载了一些常见的修行方法,我试着做了一段时间。两个月后,两个法轮大法的学员到我们学校示范功法。我马上意识到这正是我一直所探求的。

当我读《转法轮》这本书时,我对书中有些部分那么直言不讳的描述现代科学而感困惑。但我试着用开放的思想读下去。当时似乎我身体里有一个顽固的声音,这个声音不停地批评着我在读的东西,并不停地告诉我现代科学是真正的答案,而这书中讲的只是迷信。幸运的是我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它是非常开放和好奇的。它是那个我以前一直很信赖的,并一直很正确地引导过我的声音。我现在明白这个开明的声音是我的本性,而那个顽固的声音是我的业力。后来,那个顽固的声音变得小了、静下来了。现在它好象只是小声嘀咕。

从一开始,我便有困难把动作做准确。我不是太放松、力度不够,要不就是太僵硬、放松不够。这总是使我在做第二套功法时做得不准确致使我的双臂只是偶尔抱圆。我斗争得很厉害,并试图集中精力。过去这个十分困扰我,因为我的思想好象一会儿想这儿,一会儿想那儿。后来,我意识到这套功法不仅仅是要求集中精力,而且还要求不能让我的不安象野马一样奔腾。这很难,因为我只注意试图避免过份焦躁,却使得自己变得太放松。我明白了这也是不行的。总之,我已从一个正常人进步了许多,我知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我修炼的历程中,我已经把自己溶入法轮大法之中,更加勤奋的学法和炼功。我周围的人如我的父母、兄弟、女朋友、和室友已经注意到,有时会不安起来,他们指责法轮功,并且似乎都在问,“你怎么了?”“你已经变得这么傻……”起初,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只是尴尬地笑笑。后来,随着我对法的认识加深一点儿后,我对这些指责很生气:他们已经远离真理这么远,可却如此认为他们是正确的?渐渐地,我知道这是我要过的关,心性需要提高,于是学着控制我的恼怒,把精力集中在正法上。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人已经被僵化的现代科学所障碍住,被一个实际上提倡利己的文化意识所障碍住。我认识到我必须对他们更耐心,因为经常生气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而只会使我产生另外的执著。我必须帮助他们看到真象。我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提高我的心性。比如,我已经变得更加平静,心里更明白,更加耐心,也更加体谅别人。我相信这些品行都将成为佛法洪大法力的证据。此生与我接触的人可以作证并最终从中受益。

最后,谢谢大家。我发现和修炼的人在一起是最令人精神清爽的。我也想谢谢李老师,谢谢他所作的一切。

谢谢!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