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校对者的故事(译文)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师父好,大家好,

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劳动方式是给翻译过的文章润色,使你无法觉察出文章的初稿不是用英文写的。如果我们做得成功,别人将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而我们的失败却往往显而易见。用得法前的眼光去看,我必须想到这份工作是属于那种不容易使人产生兴趣,毫无辉煌可言的。这类平凡的事情只会让人觉得无聊,只有默默无闻的人才去做。我不是属于那种下笔飞快的人,通常也算不上思路敏捷,修改他人的文章对我来讲就成了一件比较辛苦的工作。但是,作为一名修炼者,我可以说修改和校对翻译过的文章,提供给我很多极好的修炼机会。在这里,我很愿意介绍一下我作为一个文章校对员的生活,也许对你们在座的有些人会起到鼓励作用,从而加入到我们这些无名者的行列中来。

作为一名文章校对人员的好处之一,是有机会接触一些非常杰出的文章,它们通常是出于一些修炼时间较长的弟子之手,与大家分享他们非凡的经历。这时工作的内容就不只是简单的修改译文而使它读起来通顺,尽管你知道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此时的工作意味着你要把原作的内涵,想法和风格尽可能确切地表达出来。你仔细地读着,逐字逐句地读,一行一行地读,尽可能地准确掌握作者的原意,文章的格调以及风范,这时你可以竭尽能力使你的译文表达出原作的意愿。有时候,你几乎与不相识的作者有了精神的沟通,在那些白纸黑字的后面你可以直接感受到作者的思想。记得第一次接触到描述迫害中国学员的文章时,我感受到了他们所遭受的由于饥饿、屈辱以及精神和肉体上的虐待而造成的痛苦。同时也感受到心中涌起的对抓捕他们的人及其上司的暴行的愤慨,以及对被关押者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坚定的力量的敬佩。后来,我开始感受到,更从心里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坚定;感受到他们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对那些不了解大法,被不负责任的宣传所欺骗的生命的慈悲;感受到他们毫不动摇的让大法的法理贯穿于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的决心。我自己也因此而改变了。我曾参与给报纸,官员及其他有兴趣的人写信,我也参加了制作各种向广大人民介绍大法及讲清真相的资料。我还参与翻译心得体会的文章,分享作者在身心变化,精神升华时的喜悦。我也做过一些有关指出现代科学方面被普遍接受的,证据不足,自相矛盾以及认识不到的理论的文章。同时,也参与过校对一些关于修炼的不同方面的以及正法修炼的文章。还有关于什么是以及如何探索新科学的文章,还有许多非常严肃题材的文章。有时候,我必须下工夫才能理解至少某些部分关于作者想要说的话,而另外一些时候,我能悟到作者的一些意图,从中学到很多。

这些和指导我们修炼和正法的法理“真、善、忍”有关联吗?当然,"真"包括在内了。当做这些工作时,我们努力确定作者的真实意愿,然后再尽可能地把他们认识到的真理忠实地告诉其他的修炼人以及不修炼的人们。在这过程中,我们知道了一些在我们自己层次上理解的真理,但不总是如此。有些文章,读第一遍时很难理解,这时我要反复阅读师父的经文,这样我才能理解他的弟子的文章的含义。在我为接触的其中一个网页工作时,有时会有另一位编辑把关。当这位不出名的编辑做完了修改以及相应的工作后,文章会再次回到我这里来进行最后的编辑。开始的几次,我对于这位不知名的编辑竟敢从我的完美大作中找错而感到不快,尤其是有的修改过的部分反而显得效果更糟。我有过抱怨,有过生气。给协调人写过暗含有讽刺的电子邮件。当然了,最终我找到了我的自负的心和背后的怕心,一直在努力去掉它们。从那些不知名的编辑们身上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们用"真"来对待作者,读者以及我们自己。

我们做这项工作的原因是分享经验,理解以及加深修炼者和公众间、和修炼人之间的理解,和正法结束后的新人类的需要。修炼者写出他们的想法,理解和经验,是因为这些使他们在修炼中得到改变,而他们颇具善心,写出这些来为的是使他人受益。组成翻译及校对人员这部分人通过一种语言使得人们极大受益。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在师父的经文《理性》中所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指导下而做的。这可以列入以善为目的行列。

忍耐存在于当我们长时间的工作去完成那些必须要完成的工作时,出现于想方设法从不时碰上难翻译的语句中找出作者的用意时,也出现在努力了很久后仍然在试图找出表达作者意图的最佳方式时。容忍出现在校对一篇文章时,由于你和作者所处层次的不同,造成所持观点也不同时。校对人员的责任不是有关文章的内容,除非文章是违背了大法的原则。他们的责任是表达作者想表达的内容。我们可能不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我们必须让读者知道文章要表达的内容,不能加进或删节内容。与其他的修炼人一同参与出版大法资料工作的过程有时也牵扯到忍的问题,就象任何一个集体活动一样。有时候,即使再集中精力拼命的努力也没有好的效果。有时你的理解会出错,有时你会写出罗嗦的句子甚至你会碰壁,但你仍然坚持不懈。

当然,将文章校对过程归由为“真、善、忍”原则之一只是为了表面上的方便,其实,“真、善、忍”是相连接的、一体的,如同在同一宝石的不同面上放射出的光芒,取决于他们怎样被看和怎样被认识。例如,找出作者要表达的真正含义,然后恰到好处的用英文把它流畅的表达出来就同时体现出真、善、忍来。所以,很清楚的是修改润色文章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其中有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

让我来谈谈我的一些经历,也许有些告诫作用。作为一个入门不久的修炼者,我当时还没有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只是对炼五套功法抓得很紧。在读了两遍之后,我没有再努力多读书,每星期只读两讲而已。后来,随着李老师以及其他的学员反复强调要多学法,我挤出时间来做到了至少一星期读一遍书。后来,我参加了修改文章的工作。一开始还顺利,作为一个新成员,我接触到的基本上是叙述性的文章,翻译及修改都比较简单和直接。那时遇到的最困难的事就是找出有关"邪恶"一词的更多的同意词。而后就不同了,随着接触到更多的关于理论性质的文章,我开始了更多地阅读《转法轮》,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了一些体悟。我感到非常惊奇,很多具有深度和广度的思想在学法和修改文章的过程中不断涌入我的头脑。李老师说过,当我们学法越来越多时,我们的层次也就在提高。他说不是我们变聪明了,而是佛道神点化出了我们应该知道的给我们。我想,读书是为了帮助我提高而达到足够的层次,以修改那些文章的修炼过程为媒介,从而使我明白我应该知道的理。

但是,好文章太多了,校对文章变得越来越有诱惑力。我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修改校对文章上,而对读《转法轮》却抓得不紧了。以至于我又开始不能够理解其他学员文章中的意思了,我的层次不足以让我解释有些文章的含义。我开始认为也许多读两遍就能理解了,但他们所写的在法上,如果我没有足够的融入法中,我永远都不理解他们所说的真正含义。一位同修告诉我说,她一次半夜醒来时想到要提醒我多学法。这样,我又重温了新入门者的一课,这就是学法是最重要的,是头等大事,必须要学法,学法,再学法。

我邀请大家来分享我的经历,加入到我们这一安静的行列里来,这有助于不同语言修炼者间的交流。需求量很大,有很多很多好文章需要做,每天还有更多的好文章被写出来。大概我们在座的每个用计算机的人都访问过 FalunDafa.org,下载过大法书籍以及洪法所需要的资料。我也相信你们都熟悉明慧及其英文网页,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在传播大法信息及新闻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对修炼者的帮助。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网页在公共关系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正见网是最年轻的,他和他的英文版网页使得读者有效地理解大法准则的真实性,洞察事物的全貌。如果你没访问过这两个网站,明慧网有链接地址。我认为这两个网站很有趣,并且有价值。“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创造未来”(什么是功能)。我认为,在校对文章的过程中,校对者也在被校对着。最终,我希望成为金光闪闪的大法粒子,帮助创造一个金光闪闪的未来。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