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
声明

我是一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面对着全校师生与领导,违心参加了"百人签名"活动。现郑重声明我的签名无效。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 尚剑楠 2001年6月3日


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

我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大法弟子,1997年9月得法。 1999年12月为了维护大法,我曾去北京上访,目的是要告诉中国政府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镇压法轮大法是错误的、并且要求停止镇压,后被中国警察抓到府右街派出所。当时由于我是海外去的,他们对我还算客气,没打我。那时我对法理认识很低,不知道应抵制、窒息邪恶,更不知道要主动铲除邪恶,加上怕心较重,所以当时我只是抱着这么一念:只要不是让我写保证书、悔过书,不是让我背叛大法,他们怎么摆布我都行,我都顺从它们。当时派出所里几个警察轮流向我问话,而我几乎没有任何戒备,几乎是有问必答。有些是属于探听弟子内部情况的,我也照答。特别是当它们问我加拿大佛学会和蒙特利尔辅导站的负责人是谁时,由于这两个负责人都是加拿大公民,我觉得告诉它们也没有关系,就如实地说了;问我夫人、小孩(都是大法弟子)的姓名及是否炼法轮功,我也如实地说了(当时我就没想到要为别人着想,我这一说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人身安全。虽然后来他们没有因为我的话而遇到危险,但我的行为等于是出卖了他们,这一点我是后来才意识到的,对此我一直深感内疚,但又一直没有勇气公开承认这一点,怕丢面子)。后来警察说要给我拍照,我没有抵制,让它们照了相。警察让我在讯问记录上签字,我看了一看,发现警察并没有全部把我讲的话,特别是关于大法如何好、镇压法轮大法是错误的、要求停止镇压的话写上,整个记录就象是给犯人立案一样,只是我个人及家庭的基本情况,并没有达到上访反映情况的目的,本不想签字,但警察威胁说不签字就不能结案,由于怕心没去,最后还是签了字。

后来警察把我软禁在广西南宁市驻京办事处长达4天。在这期间,我曾要求出去走一走,他们说不行,我也就任由它们软禁,不再努力想办法出去了。怕心再一次占了上风。

回顾我回国上访的经历,我发现我根本就没走好这一步,基本上顺从、配合了邪恶,留下了一个大污点,给大法抹了黑。这是自己学法不深、执著放不下、不想为大法付出和承受造成的,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这也是邪恶的旧势力的一种安排。

在此,我严正声明: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邪恶给我照的相作废!我在邪恶讯问记录上的签字作废!邪恶把我当犯人立的档案材料作废!邪恶记录的其他大法弟子的资料作废!同时,我要用正念、神通销毁所有这些对大法不利的东西,不让邪恶有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可乘之机。从现在开始,我将更加积极主动地用正念除恶,讲清真象,更好地助师正法,以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法弟子:关卫东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小学五年级学生,2001年3月在学校的压力下,强迫我念诽谤师父的稿,我违心的念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郭月蓉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功,拒绝签保证书,于1999年10月15日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关押在劳教所。在2001年2月22日,由劳教所给法轮功学员开的奖惩会上,以不"转化"为由,坚修大法的学员到期不放并加期六个月。我也被加期,现已加期达九个月。当天因在会上用和平方式向劳教所领导提出无罪释放,撤消加期,还法轮功清白,而遭到管理科的殴打。在我正吃饭时,被叫到管教室,以"反对加期,绝食"为借口大打出手,用三、四把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头部等部位,持续很长时间,并且多次。当时在场打人的有管理科科长和大队队长、和管教等多人。26日晚,刑事犯班长、站班对我进行殴打,因在此之前已明确规定文明管理,不准殴打法轮功学员,这种殴打是经谁指使和同意的就不想而知了。28日16:30分在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病的情况下,强行被带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的几天里给我强行多次打针,一次插管灌食,白色的管从鼻孔插入,拔出来时已经变成红色的了。我今年29岁,以前的我非常正常,3月5日被带回,回来时动作迟缓,身体非常虚弱,那些状态就是到精神病院迫害的结果。通过修炼,现我早已恢复。

4月7日我同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到教育二大队一中队,在4月26日开始对坚持修炼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采用最残忍、最卑鄙、最下流等等强制手段,强行转化,在此之前一些管教声称说我有精神病,对我进行精神摧残,对其他功友使用电棍,甚至对有的功友不分昼夜的电击。对坚持不"转化"的,采用了更卑鄙的手段,让我们一天仅睡三个半小时的觉,半夜十二点睡觉,凌晨三点半起床就"坐板"。其余时间除了一日三餐和几次上厕所累计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外都要"坐板"。双腿与地面平行伸直叉开,双脚跟搭在前面的一块与床面同高的横木板上,屁股坐在后面一块宽不足十公分的横木板上,中间悬空,不许用双手拄板借力,上身坐直,不许弓腰,因身体重心偏,很难直腰。稍不符合要求,就会遭到看管的刑事犯人的殴打,谩骂,甚至用铺板打。其实刚坐上不到五分钟就令人难以忍受,却要强行每天连续坐上二十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向大队长反应了这种体罚手段太残忍了,他却邪恶地说:这是科学的,睡三、四个小时觉头脑清醒。他又狡辩地说他说的也不算。还邪恶地说什么比起教育一大队二中队用高音喇叭放大声音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咱们中队这么体罚算不错的。

在这种残酷迫害下,同时也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而消极承受,被迫写下了"保证书、决裂书和笔录",这根本不是发自内心写的,但却做了一个修炼人绝不该做的错事,是很可耻的,深感对不起大法和师父。我现在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说、所写、所做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渡世人。

大法弟子:武龙波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过程中,由于学法不深,一直以为自己是尽力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做了,基本上符合了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不同要求了。但是却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自己是正法整体中的一员,是一个大法粒子。在整个正法进程中自己的任何不正、有漏都会给正法带来严重阻碍,没有认识到自己所过的关、难都是邪恶冲着法来的。虽然在过关中,从根本上说我并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但由于自己还有没放下的根本执著与怕心,致使自己写了一些不符合修炼者应写的东西。通过深入学习老师的《大法坚不可摧》,其中“…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使我明白了我们一切最正的行为就是邪恶最害怕的,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是坚不可摧的。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未放而给大法和正法带来的损失。

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法的一切语言、文字全部作废!我决心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加倍弥补,做师父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张丽萍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为证实大法,曾多次进京上访。为此曾遭受公安处数次非法拘禁及行政拘留一次,多次罚款,非法抄家一次,行动被跟踪,住宅被监视,电话被监听,我的基本公民权利完全被践踏。

2001年4月11日,我被单位公安处强行非法抓走并送入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帮教”——强迫我放弃大法修炼。在劳教所期间,我被强迫7昼夜不许睡觉,每天24 小时不间断地由管教指派的人对我轮番进行强行“转化”,特别是受被转化者的邪悟的欺骗迷惑,又由于自己的执著心重,学法不够,一时神志不清,被邪魔钻了空子,从而走向邪悟,写下了什么所谓的“悔过书”及“揭批材料”,违心地攻击师父与大法,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

通过重新学法及师父的新经文,使我猛醒过来。我现在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期间,我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诽谤师父及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99年7.22 以来,我在任何场合下,一切违背师父及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心不动,揭露邪恶、抵制邪恶、铲除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师父的好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杨中芹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7.22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情”较重,在单位强迫下写了“认识”及言行中有违心东西(即不符合大法的地方);99年末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非法关押期间,也因对法理解不深,有许多言行配合邪恶,并写了“保证不进京上访”的所谓"悔过书"。现越来越认识到我们正法修炼的严肃和伟大,特此严正声明:自己在7.22以后言行中不符合大法的,顺应了旧宇宙势力的全部作废!坚决否定宇宙旧势力的安排,并愿加倍弥补!真正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

大法弟子:韩伟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以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话,做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事,并且在威迫下违心写了“保证书”。虽然这些都不是我自己本愿的行为,但我深深痛悔自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现严正声明:所有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一定一修到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以报慈悲伟大的师恩。

大陆大法弟子:李雪斌 2001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

由于以前没有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严肃的,都应该是最正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与邪恶有一丁点妥协。我虽然没有保证过停止修炼大法,但在多次学校给予压力时曾有过不同程度的妥协(如:保证校内没有书籍,暂时不进京等)。没有做到在任何环境下抑制邪恶,做了一个神决不能做的事。我感到深深地痛悔。现声明:我写过的一切“保证”作废,加倍弥补。我要用我的一切来正一切不正的,救一切可救的。走最正的路。伟大的同修们为了救度世人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希望一切被蒙蔽的有缘人能够觉醒!

也希望各大高校的领导们能够醒悟,能够善待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不要以为镇压法轮功与否是事不关己──当邪恶逞凶时,对善良的冷漠就是残酷,对罪恶的无视就是纵容。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给人身心健康,是慈悲无比、无私无我的度人天法。纵容甚至参与迫害这样的高德大法,罪业深重如山如天,当灾难临头时自己表白不在其中也无济于事啊!

声明人:曹群 2001年6月28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逼迫和压力下,我们违心地写了“保证书”,交了以后就痛悔万分,心里万分沉重。

大法是宇宙的根本,每个众生都在大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这是我们修炼过程中没有走好的路,从中认清我们自己的过失,挖出深藏的执著。我们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怕心及人的圆滑的一面。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我们继续学法炼功,修炼自己。加倍弥补,跟慈悲伟大的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苏成喜 金常祥 庄素溶 庄淑迎 彭天文 岩淑清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位大法修炼者,因坚定自己的信仰不愿放弃修炼而被单位强行送入“转化学习班”。在学习班上,不允许我回家,不允许单独活动,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强迫我看那些我最不愿看的东西:都是诬陷师父和大法的录象、光盘和书籍,进行强行洗脑。

我修炼四年多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错吗?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胃病、颈椎病、腰肌劳损、乙肝。这些病都在修炼以后没有了,这哪儿不好呢?他们却让我转化,我真不知道我往哪儿转。由于白天灌不好的东西多了,夜里睡不着觉,而且学习时间一天比一天延长,他们最后竟然随便改动已定好的作息时间:中午只给半小时休息,晚上11点以后才准睡觉。这种表面上讲是“学习班”,实质是强行“转化班”(洗脑),是在对我们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是在高压下逼迫放弃修炼。我每天头昏沉沉的,什么也不想想,连晚上写“思想认识”都费劲。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又找来几个被转化过的人进行诱导、欺骗。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有执著,被邪魔钻了空子,走入了邪悟,最后写了“决裂书、悔过书”,做了一个修炼人绝不应该做的事。

我回家后,心里很难受,老想着这件事,吃饭无味,觉也睡不着。后来在大法弟子们的帮助下,我通过学法知道自己错了,受骗上当了。师父传给我们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他使我们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使我们懂得了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真善忍”,他教我们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而且他使我们每一个修炼者都得到了心灵与身体的净化,他所给予我们的,是我们用任何方式都报答不了的。这么伟大的法,这么伟大的师父,我怎么能背离他呢?为此我严正声明:我在“学习班”上所讲、所写的那些所谓“转化材料”全部作废。我要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定修炼。因为没有大法,我的生命就会枯竭,那些想要通过强制、欺骗让我们脱离大法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我要用我的行动来弥补由于自己的过错而给法带来的损失,进一步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跟上正法的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彭广士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认识大法,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在自己主意识不强时,怕心太重,让魔钻了空子,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迷失了方向,走错了路。现在通过同修们的帮助和学习师父的近期几篇经文,使我更加清醒,重新回到了修炼的路上,特此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不修了、不炼了、再不信法轮功了”及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切作废。从现在起严守心性,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修炼的进程,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大法弟子:金宝芹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1年4月16日至28日,我被诱骗到由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和新安劳教所、团河劳教所联合举办的第一期“法制培训班”(即非法转化班),在班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听信了那些已被转化者的邪悟,写下了“决裂书、保证书”及大量诋毁大法和师父的“揭批材料”,并被录像。做了对一个大法弟子来说最可耻的事,损害了大法和师父的形象。

我对自己在“转化班(洗脑班)”中的行为深感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转化班”中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诋毁法轮大法及师父的言行和书面文字、录像材料全部作废。我已重新回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上来加倍弥补。我将永远是法轮大法的一分子,为洪扬大法贡献自己的一切。

法轮大法修炼者:张云 200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看守所写的“保证书”不是我本人内心自愿写的,所有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马君平 2001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22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较重,再加上变异思想的影响,违心地在单位填过表格(好象是登记册),且上交了《转法轮》及两本故事,一套不完整的讲法带,以侥幸心理想躲过这场魔难,且变异地以为是理解常人,支持常人工作,不给人增加压力,是善和忍的表现。但却没有做到真,因为当时我是违心交的,心里并不情愿,只是迫不得已怕损失的书更多,(因怕抄家)交了以后我是哭着走的,深深的自责,自己出卖了法,对不起师父,为躲过魔难出卖良心!那时我真的不知怎么做,只想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让周围的人都看到学大法的人什么样,这部法有多好!向世人证实法!且心里坚信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澄清一切!因为这一切的宣传都完全在说谎,与我所经历的背道而驰,抹煞了真实的一切!就这样在铺天盖地的谎言批驳声中,在耳边不时地传来不相识与相识的同修因坚持信仰、讲真话而被种种非法强迫关押迫害,他们依然对大法坚信不移,内心被强烈震撼着,那时我真的自愧不如,心里无比敬仰他们的伟大、勇敢!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还有一颗真心,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可是我当时却没有意识到,在街道派出所六次来找我的过程中,有一次找到了我,拿了一张表让我填,在变异思想与怕心作用下,我又犯了一个大错,草草在上面写了"不炼了"三个字,等人走了以后我又一次感到自己的无能、逃避、虚伪和自责!我的行为有意无意地助长了邪恶,对大法和师父造成了影响和损失,由于太强的执著使自己并没有在大法与师父受到诽谤、迫害时,挺身而出来证实大法。现在我认识到了,我要严正声明:上述两种情况所填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挽回我的影响,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今后每一步!做一合格粒子!

大陆弟子:乔慧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6月20日,我因集体在镇外小树林中炼功被抓,在当地拘留一个月,后被劳教一年,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转化的学员诱导下,没有“以法为师”,走向邪悟,做了违背大法,诽谤师父的大坏事,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全部作废。

2000年10月30日出来后,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看明慧网正面报道文章,我彻底醒悟了。从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张秀贤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本人去年在进京途中,由于有怕心,在警察逼迫下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心中一直痛悔万分,无颜请求师尊原谅。在此声明:这些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最伟大的师父!

大法弟子:朱济连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今年初被迫参加"转化班",因学法不深,所以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后痛悔不已,现在我严正声明:这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统统作废,从现在开始,加倍弥补,跟紧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于立香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因为在痛苦执著中看不到真理,在迷中悟不到大法的纯正,从北京护法回来后,在压力与执著中写下了令自己悔恨无极的所谓“保证书”。清醒过来后,才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纯正慈悲,更加看到自己的愚迷与无知给自己造下的罪过。对不起师父的慈悲,配不上大法所给予我的一切。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写下的那一份“保证书”和自己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包括家人为我作下的任何保证,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左晗娟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执著心放不下,在邪恶面前说了一些修炼人不该说的话。我很痛悔,现在我声明我所说、所写一切作废。永远坚信师父,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王书兰:袁美银 200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99年11月11日被邪恶势力因修炼法轮功强迫劳教一年,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重,跟邪悟者走上了邪悟,当时以为对法轮功的"名",对师父的"情",对自己将要圆满的"利"放弃了,岂不是更高层次的"舍"(把自己走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正法全忘到脑后去了,完全是为了自己,而走上了邪悟),其实就是自私。

我现在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里写的决裂书和揭批书全部作废。重新走出人来,加倍弥补,以实际行动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以法为师”,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救度世人与众生。

大法弟子:班慧娟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从99年7月20日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以来,由于自己没在法上认识法,有放不下的执著心,在高压下,自己不清楚的情况下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事。现在真正从内心认识到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对大法的犯罪,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为了彻底铲除邪恶势力,挽回影响,特此严正声明,签字、“口头、书面保证”,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作一个堂堂正正的坚定的修炼者。

大陆大法弟子:于荣珍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声明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期间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坚定修炼,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大法工作。

大法弟子:林坤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执著心。在去年初曾违心地说过“不炼了”。师父洪大的慈悲挽救了我,使我重新走入了正法的行列。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我更进一步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师父说:“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我郑重声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律作废。我将坚修大法永随师,去除执著,加倍弥补。努力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苦度。

大法弟子:郑萍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量!

大法弟子:李长青、夏士民、关晓梅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压力面前,我曾在公安部门、工作单位签过、写过“不练功、不进京上访、不和其他学员接触”,并把进京上访后使单位、家庭出现的麻烦归于自己进京上访造成的,还在一些场合说了不该大法修炼者应该说的话,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也给一些同修和众生造成了不良影响。我已经认识到这些错误,并郑重声明: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为掩盖自己放不下的执著,所说、所写的不符合法轮大法心性标准的所有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修炼法轮大法。

大法弟子:于永厚 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学法不深,在不自愿的情况下写的“保证书”和“悔过书”等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行为全部作废,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郭建民 刘贵荣 200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中由于自己的执著和对法认识不深,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走向邪悟,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机会,让我清醒过来,我现在郑重声明:在劳教所中及所外所写所说的一切有背于大法的东西通通作废,加倍弥补。永远站在正的一边,在坚修大法与证实法的过程中使自己做得更好!同时正告所有还有善心的人,拨开迷雾识正邪,给自己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大法弟子 申爱强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当慈悲的恩师传度众生的宇宙大法遭到邪恶的诽谤时,我因证实大法进京上访而被邪恶势力非法拘捕劳教。在劳教所里邪恶势力为了达到快速强行洗脑的目的,对大法弟子使用了极残忍、卑鄙、凶狠、下流的手段,在极其痛苦的迫害中,我违心写了“决裂书、保证书”等。现郑重声明在邪恶的威逼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并正告邪恶之徒,“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良的人们,请记住: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大法弟子:赵树清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执著心太大,不能用法来对待自己后天形成的不正确的思想,在考验中把握不好,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不该做的,给大法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污点,辜负了师尊,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我所签、所写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做为大法弟子的我,今后一定珍惜师父耗尽自己的一切而恩于我的珍贵机缘。

大法弟子:张实美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以后,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写了退出法轮功的书面材料。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汪升堂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怕心严重,说了、做了对大法不利的事。现郑重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关中清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写过"不进京"的保证,由于变异的观念和执著心,我一直末声明。今日猛醒,觉得痛苦万分。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最正,我却对自己的严重错误不以为然,继续这样下去是不配做大法弟子的。我在此严正声明我曾说过、写过的一切配合邪恶的话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做好自己份内之事,永不向邪恶低头。

大法弟子:柳淑芬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执著心放不下,在邪恶面前说了一些修炼者不该说的话,我很后悔,现在我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张爱香 尤菲娜 邢海霞 张士杰 韩桂芳 200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放下,在今年3月份的“洗脑学习班”上,被强迫写了“不炼功、不上访、不串联”的保证,并在帮教协议书上签了字。事后自己很痛苦,深知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大法抹了黑。现声明自己写的“保证书”、签的字一律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王举英 陆燕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大法已三年,在以前办的学习班上,做错了决定,写了“决裂”,这是学法不深的原故。现在我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才认识到以前的作法是错了,我郑重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作法作废。决心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宋荣云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份我们三人在去北京正法的途中,在执著心和怕心的趋势下,配合了恶警污蔑大法,严重违背了炼功人的标准,为了铲除自身邪恶,修正自我,我们三人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炼功人要求的话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学员:陈再林 佟晶 陈桂芳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好!修炼大法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缘分,可是我在邪恶的逼迫下,敷衍地签了字。我直到现在仍然坚持不断学法炼功。现声明以前签过字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李兴英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2日到2000年期间,被邪恶强迫在承包责任书的签名,写的“不在外面炼功、不上北京上访、脱离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和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加倍弥补过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正念,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玉英 晁晖 车雨璇 韩仲翠 刘晓莉 韩仲英 张颖 张孝平 冯秀兰 姜文玉 刘秀琪 韩俊燕 杨滋菊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学得不好,认识得不深,以前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如在看守所里作笔录时所说的"不参加非法组织的集体炼功",还有他人背地里代写、代签的"保证书"完全无效,特在明慧网严正声明。以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刘宝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背叛大法的深深痛悔中,徘徊不前的我看到了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给了我重新汇入正法洪流的勇气,为了挽回由于执著与怕心向邪恶妥协后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现严正声明:在高压下,曾经所说、所写的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海涛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执著心没放下,在邪恶面前说过一些对大法不坚定的话,我很后悔,现声明所说的话、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坚定地修下去。

韩章玉 郭连鱼 路秀芳 李俊英 200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为证实大法进京上访,后被单位强制办“转化班”。在转化班期间在高压下写的"保证书"以及我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高压威逼下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同修、蒙蔽世人、有损大法形象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要重新修炼,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陈丽华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邪恶抓去办所谓的“学习班”,在强压下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钱世彪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教我们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做一个超常的人。但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我写了“悔过书”,这是不对的。现声明以前写过的“悔过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徐丽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没有学好法,心性和悟性太差,致使我做出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说了、写了一些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话,深感对不起为我巨大承受的师父。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真修到底。

大法弟子:王艳英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压力下、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以后要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大陆大法弟子:徐本章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强制劳教期间,由于受不法之徒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半年后被“强制转化”。但从内心对大法根本没有放弃,只在表面上被“转化”,并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声明所说、所写的作废。今后要好好学法,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俭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执著心放不下,在邪恶面前说了一些修炼人不该说的话,我很痛悔,现在我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永远坚信师父,坚定修炼大法。

郭秀珍 张士文 200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邪恶采用各种办法,加上人的东西放不下,违心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实在是给大法抹黑,辜负师父啊。对此我感到深深的痛悔和无比的自责,我声明,过去我以及家人和单位写的一切不好的东西统统作废。我要加倍弥补,以减轻我的罪过!

大法弟子:葛永忆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高压下被逼、被骗走向邪悟的,写了“三书”,特声明全部作废!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隋桂珍 2001年4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因99年12月31日进京正法被抓,拘留45天,在此期间坚定地站在法上。回来之后警察经常来我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现声明我的各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奋力精进。

学员:白玉姝 2000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可是在邪恶势力的逼迫和威胁下,我写了“悔过书”,我现在知道了这是不对的、对不起师父。在此声明以前写过的“悔过书”作废。从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好好学法炼功,“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王淑花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面前没能守住正念,对不起盼望已久的法轮大法。我声明:给单位、公安、政法委、街道所写的“不再修炼法轮功”的“决裂书”“保证书”和“口头保证”等彻底作废。今后加倍弥补,任凭狂风掀恶浪,坚修大法不动摇。

大法弟子 张沈德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今年年初被迫参加“洗脑班",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后痛悔不已,现在我严正声明:这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崔宝莲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迫于邪恶的强大压力,我曾违心地说过对大法不利的话,写过“保证书”,我非常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特此声明作废。我要坚定地跟大法走,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黄素平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神态不清,在拘留所及邪恶面前说了一些对大法不坚定的话,我很后悔,我现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郭孟保 200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严重存在着执著心和怕心,在压力面前做了违背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违心的写下了“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对亲人说了一些“不再学大法”的话。我今天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违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坚决修炼大法心不变,放下生死,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真修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贾淑清 2001年6月19日


声明


7.22以后,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在亲属的压力下向领导交出了两本大法书,并且用婉转和含蓄的词语写了思想汇报,我声明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作废,坚定地维护大法,用自己的能力和行动弥补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周海翔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好。这是大法弟子最清楚的。可是在邪恶势力以下岗、不发工资等手段的逼迫下,我迫不得已写了“悔过书”,现在知道是不好的。在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张丽娜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伟大的师尊李老师所传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我曾写过屈服邪恶的"保证书"和"检讨书"。为此我感到很惭愧和悔恨。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写过的"保证书"和"检讨书"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范金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和有未放下的执著心,在被强迫参加的所谓"转化班"上被强迫后写下了所谓的"决裂书"等,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邪恶势力的压力下违心地写的。现严正声明那些言行统统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刘长河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劳教所邪悟后写了"三书",出来后在当地派出所也写了不利于大法的“材料”。今特此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沙兆金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认识不足,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在劳教所里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现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俊清 2001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了违背大法的“材料”一律作废,本人家属写的违背大法的“保证”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许永辉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转化班”中,在高压下,写的“保证书”及以前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许德荣 姚秀华 李英芬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月22日以后,单位和派出所给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我签名了,现声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翟秀琴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叫吕华,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邪恶压迫下写下了“三书”,现声明以前的所做所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铲除邪恶,跟上师父正法步伐,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吕华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2日以来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修炼者标准的保证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向娟 肖柏愚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我爱人的迫使下让我写下保证不进京、不集体炼功、不与练功人来往。从我学法当中这是对亲情的执著,师父发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这篇经文以后,我认识到师父又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从此以后我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作废。堂堂正正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义红 2001年6月11日


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以前在邪恶的威逼,欺骗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商金秀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学法不深,存有执著,曾被逼画押。特声明即日起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淑连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公安局未经我同意,在本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诱骗我的亲属代替本人写了所谓的“悔过书”,这是绝对无效的,必须作废!同时声明以前所有在压力下写的违心的“材料、保证”之类的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一修到底,跟恩师回家!

大法弟子:邓树华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以前顺从邪恶,所写的一切“保证书”,现郑重声明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坚定实修大法,紧随师父,直至圆满。

大法弟子:王丽华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认识不足,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在劳教所里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现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谢玉霞 宋书玲 朱书芳 申庆新 杨新廷 200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过程中,在压力下,说过的不该说的话、签过的名,声明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一修到底,永不变心,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皮桂兰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没有经住考验,写了“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当时写的、做的,统统作废,以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田艳 200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劳教所所写的"三书"、以及对大法不利的话,都是在高压下被逼写的,今特此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陈天杰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学法不够,存有执著心,在邪恶准备好的不炼法轮功的材料上画了押,特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厉宝菊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公安局未经我同意,在本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诱骗我的亲属代替本人写了所谓的“悔过书”,这是绝对无效的,必须作废!以前所有在压力下写的违心的“材料、保证”之类的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决一修到底,跟恩师回家!

大法弟子:李庆祥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写过"保证书"说不炼了,现声明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钟玉娥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走了弯路。在这里我特此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衣桂芬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威逼和不情愿的情况下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强制永远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马振荣 张荣芬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通过最近阅读明慧网上的文章和学习师父的新经文,突然悔悟。特声明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作废,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白丽君 2001年6月15日


声明


我以前所写的“悔过书”、以及对大法不利的话,都是在高压下被逼写的,今特此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粒子:张洪彬 张玲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放不下,在邪恶面前说了些一个修炼人不该说的话,我很痛悔,现在声明我所说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信师父,坚定大法修炼。

刘秀梅 田美玲 田书菊 张金香 200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2日以后我给派出所、单位,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平时如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和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于礼胜 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根本的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走向邪悟,违背了大法,我痛悔不已。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凡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一律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陆作兰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写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每个文字都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父,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逢淑芬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势力的逼迫,我写了“保证书”。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敬义 衣彬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不深,怕心太重,在“转化班(洗脑班)”的时候做一些对不起师父的事,现在我声明作废,重新学法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早日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李凤丽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1999年“7.20”事件后,迫于压力,违心地交了书,写了“保证书”。以上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申利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在多次的转化班上,曾写过“保证书”等不利于大法要求的言行,统统作废。要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郑瑞 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由于我法不深,怕心太重,在转化(洗脑)班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我声明在转化班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从今后要加倍弥补,多学法,紧跟师父正法。

大法弟子:荣贵珍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人心、怕心重,被迫违心写了“保证书”,干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痛悔万分,我宣布写的“保证书”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加倍努力,用实际行动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一粒子。

李忠圣 200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在马三家教养院写的“悔过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田绍艳、段宪英、张久书、王冬梅、于淑华、任娜欣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不精进,执著心太重,所以在“转化(洗脑)班”上没做好,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我现在郑重声明,在“转化班”上所做的、所写的一律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加倍弥补我的过失,紧随师尊,跟上正法的进程 。

大法弟子:乔淑梅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琳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配合邪恶。在这里严正声明,别人代写的“保证书”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大法弟子:谢桂琴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强制的”转化”下,迫于压力写下了"保证、决裂和笔录等",做了一名真修大法弟子绝不该做的,愧对师父与大法。现严正声明:在此之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铲除邪恶与救渡世人的正法中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不良影响,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宋国梁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的"笔录"、照相声明作废。如有他人代写、代签的"保证书"之类的完全无效。在修炼过程中,凡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高华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3月在邪恶的摆布下签了名,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要清除邪恶。

大法弟子:林晨光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3月14日,我在强制”转化班”结束时,由于执著心没放下,对法认识不足,强调个人提高,在邪魔带动下,写了“保证书”,还交了书,认为是对师父放下常人情,通过学法,真正认识了正法修炼的意义,特此声明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东西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修炼大法,誓死捍卫大法。

大法弟子:朱淑英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0月末,在邪恶摆布之下签了名,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王健明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8日在邪恶摆布下和亲情的干扰签了名,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师父正法,清除邪恶。

大法弟子:高亚连 2001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