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的父母与海外的儿女们团聚

给江苏省委、安全局、公安局的公开信(之二)


【明慧网2001年6月5日】自父母从澳洲回国时在上海机场被抓、被非法关押20天释放后,一直不得安宁。今年2月份再度被非法抄家、被抓后,我父亲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多次打电话去江苏省委安全局、公安部门询问我父亲究竟犯了什么罪被抓被非法关押,他们均回答不出原由,只是说我父亲在里面很好。5月9日,仅仅三个月的时间,我却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在送往医院抢救时还被带着手铐脚镣,真是惨不忍睹。

接到消息后我心急如焚,马上拨通了江苏省公安厅的电话,请求与厅长通话。女接线员毫不客气地说:厅长是随便想找就找的吗?我说:我是从澳洲打来的电话,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恳请你找一个能承担起此责任的人接电话,然后电话接给了一位先生与我通话。他比较客气,自称姓朱。他说厅长不在,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有事情他可以转告厅长。我很感动,便告诉了他我的姓名和父亲的情况,并把家里(悉尼)的电话给了他,期待着能给我们在海外的子女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万万没有想到,几天后刚刚解除病危的父亲又被非法强行送去劳教,原因是接我电话自称姓朱的那位先生就是厅长。他发火了,所以把我的父亲又非法送去劳教。由于我父亲的心脏病非常严重,劳改队拒绝接收,至此我父亲又被带回收容所非法关押。

真是祸不单行,5月25日,我的母亲顾月如又被警方非法带走,强行关进了非法的“转化班”,不准回家,不准家属看望。非法转化班设在高级宾馆里,一切费用自负。才几天的时间,我母亲几年未犯的高血压及胆囊炎又发作了。但我却被告知母亲住在高级宾馆里一切都好。

谎言能掩盖得了真象吗?那高级宾馆与牢房有何区别:不准回家,不准探望,几年未犯的重病又复发了。怎么“好”成这个样子了?我真的被搞糊涂了。我父母亲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而你们把健康的人折磨得重病缠身。海外的儿女们打个电话关心父母竟成了“里通外国”的一大罪状。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5月28日,我父亲被放回家了,这本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可是,与父亲通过电话后,我感到他的精神已不正常,所说的话简直是在背台词,不停地说“共产党好呀,政府好呀,你们要爱国呀。”听到他喊口号似的话语,我好象回到了几乎被早已遗忘了的“文革时代”。太可怕了。可以想象得出,我的父亲受到了何等的精神摧残。中国政府的警署难道是专为残害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的百姓而设的吗?此时此刻的我对祖国的痛心已胜过对父母的担心了。

我们在国外的华侨不但爱我们的父母,更热爱我们的祖国,热爱家乡的父老乡亲。我家在海外的祖辈华侨曾为祖国及江苏省的建设作出过重大的贡献。为此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接见,爱国是我们家族的传统,也是我们海外华侨引以自豪的。

真是不可思议,现在已是改革开放的年代了,“里通外国”的政治帽子又扣到了华侨家属的头上。莫非“文革”又回来了?我父母亲只不过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而作为儿女只是关心父母亲的安危,这原本是人之常情的事,为什么当权者硬是把我们往政治圈里划呢?我们最不感兴趣的就是政治,请你们别继续玩弄政治把戏,害人又害己了。你们不把大量的精力、物力、财力和人力投入到祖国的建设中去,相反的用在整人治人上。你们的违法犯罪行径大大地伤害了海外侨胞的心。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奉劝你们停止残害那些修炼法轮功的无辜百姓。他们都是你们的父老乡亲呀!哪怕为了你们自己的父母、妻、儿女也要积点德吧。你们不妨抬头看看老天饶过谁呀。多行不义必自毙。报应就在你们的眼前!醒醒吧!

最后我们所有在海外的亲属强烈要求江苏省政府官员不要悖逆天伦。归还我父母亲的护照,允许他们到海外与儿女们团聚。以实际行动补救对我们家庭造成的伤害,尽早地挽回在国际上造成的恶劣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