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港人忧与愁


【明慧网2001年6月6日】近一段时间以来,来自香港的新闻可真是让人越看越揪心。先是董特首在北京的强压和各种政治谎言欺骗下当众表态,说自己觉得法轮功有点邪,从而引来世界各地的一片指责之声,也使人们对实质性的“一国两制”还能维持多久,维持在怎样一种程度感到担忧。随即发生的几十名海外法轮功学员因上了网络黑名单而被拒入港的消息,又登满了全世界大小报的头版,使人怀疑所谓的港人自治是否不过是一个国际玩笑。可是事情并没有因全球正义之声的呼吁、劝戒而好转,相反却还在一天天的恶化之中。君不见这边法国刚有反邪教的立法动作,那边就有人鞍前马后的搞所谓的民意调查,为下一步的在香港立法镇压法轮功做准备。

众所周知,法轮功在香港是经注册的合法团体,几年来从未在港有过任何的违法举动,相反却是一群守法的典范,以现有香港法规而言,他们是受保护的一群。人们当然可以不理解他们的理念、不喜欢他们的做法,但就象我们不能因为不理解别人为什么出家就对其横加指责一样,大部分曾长期享有民主、自由制度的港人应该清醒的是,只要不危害社会和他人,他们的信仰自由是不容侵犯的,因为这涉及到每一人的信仰安全的问题。

在中国大陆,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在掌握着权力,用他控制的宣传工具愚弄民众。今天,如果你和那里的人民讲信仰自由这一类的话题时,他们一定会觉得你毫不现实,“大家都一个思想,齐心协力事才好办嘛,自由了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一切与中央不一至的想法、做法,都被扣上一顶“破坏安定团结”的罪名,从而不计手段的将其灭尽,而大部分的民众一方面被“人权恶棍” 江泽民的毫无廉耻的谎言宣传所蒙蔽,另一方面又被其稳定蓝图将给自己带来的切身利益所诱惑,在那样一个只讲利益的国度里,社会的良知、道义散失殆尽。

今天这种可怕的现象,随着香港回归进入第四年,开始在这块土地上悄悄地显现,而使人最感恐怖的是,如果在一个文明的、进步的法制社会中,有一天唯利是尊的民众,去攻击一群只是信仰与自己不同的人,仅仅是觉得他们得罪了自己的财神,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就立法禁止他们的思想。相信这种事情的出现,只能表明这个社会已开始滑向堕落和毁灭的边缘。

今天我们还只是在忧虑,就是说可怕的结局并非不可避免,而究竟何去何从,那的的确确是香港人民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