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郫县看守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6月7日】在成都郫县看守所,关了十多位到北京合法上访的大法弟子。县召开公判大会时,我们被强迫去陪杀场(枪决死刑犯),我们两个两个铐在一起,游街示众,回到看守所,县公安局局长训话,并诽谤大法,我们一位女功友马上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X教。"这位局长叫人马上给她戴上手铐,带到另一室。并要她趴在地上。用警棍狠狠地打。这个功友回到监室根本坐不了,只能站着。整个臀部都青紫了。警察为了防止我们炼功,第二天又给我们戴上烟杆式手铐(钢筋制成),手、颈被迫伸直;脚下拖的是几十斤重的大镣铐。不能睡觉、不能洗漱,甚至吃饭都要别人喂!

这位功友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警察怕担责任,只好送她到县医院去抢救。我和另一位功友受到了同样对待,我戴的手铐比较小,几天后双手就完全水肿了。我请所长换一副大一点的,他叫我写保证,我拒绝了。他就叫我一直戴着。毫无人道可言。另一位像我一样戴烟杆、脚镣的功友还被按趴在地上(当时天下着雨),暴徒用警棍打她,问她打多少下?功友说随便。这下惹恼了那恶警。他气急败坏地狠狠地打了一气。这位功友咬紧牙没哼一声。警察更加恼怒并说"我要打得你叫"。可这位功友始终没吭声,最后那个警察打累了,还摔了一跤。这位功友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整个臀部、大腿全部血浸了。最后我们都被送进劳教所。

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狱警对坚修大法的弟子想尽办法虐待,从早上七点半开始面墙而站,有的坐军姿,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天天如此,有的功友罚站持续40多天,并且不准洗澡,夏天,身上很容易就发臭了。为了强迫我们戴胸牌,张队长用高压警棍直击我们的手臂,甚至直接电击腋窝、乳房处持续放电,有时长达半小时之久,完全失去知觉。

2000年6月20号,警察为了转化大法弟子,把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个中队,每天强迫学习污蔑大法的材料,大法弟子用集体炼功以示抗议。护卫队就用警棍、电棍外加拳打脚踢,有的还用钢筋条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皮开肉绽,伤口化脓。有的被双手吊铐、脚尖沾地,从早上铐到晚上。其余的每天坐军姿在烈日下暴晒,稍微动一下,立即遭到辱骂、殴打。有的学员被晒得中暑、休克。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十天半月不让洗澡,以致身上散发着恶臭。当然更不允许家属接见。学员最基本的权利被剥夺了。更有甚者劳教所的管教干部暗中指使其他犯人打骂我们大法学员,打骂得越厉害,就给他们记功、减教等。

在这里打的是"教育、感化、挽救"的招牌,实际却是干着罪恶的勾当。

(大陆弟子 2001年6月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7/11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