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高温--上天的惩罚?

【明慧网2001年6月7日】新生网6月6日报导 - 当她被几名男干警拖出去后按在铁椅子上,管子插到气管里,老人发出声声惨叫,玉米面封住气管,刘桂香当场昏死过去,昏死后下意识地闭上嘴,医生的手还在刘桂香口中,一凶手继续向刘桂香的脸上猛击几拳,将她打醒。醒来后,医生问:你怎么咬我的手?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劳教所医院当班主任王燕却恬不知耻地说:"像狗一样咬人,她还有没有人性呀,她还是不是人啊。"

这是何等的强盗逻辑,忍着剧痛被没有人性的人灌食,却被说成是没有人性。5月4日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刘桂香被灌食后,吐了两天血,便了两天血,脸被打得青紫。刘桂香已经55岁了,一辈子对工作兢兢业业,多次被评为"三八"红旗手,由于积劳成疾,身体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后完全恢复健康,所以对法轮大法坚信不移。

中国有句老话:人不治天治,罪恶必将遭到恶报。

哈尔滨这个被誉为避暑胜地的北国冰城近日遇到罕见高温天气。松花江部分江底裸露,江心沙滩明显凸出。空调大巴、有空调的出租车、开空调的大商场生意异常火爆;各大医院的老年患者明显增多;受降雨少、气温高、高温给市民带来了不少麻烦。

据当地气象台测定,6月4日哈尔滨市最高气温达到39.2℃。专家介绍,这是哈市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高极值。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一处12平方米的跑道被“烤化”了,拱起了3厘米,机场被迫关闭近10个小时。3日下午,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在检查跑道时发现,距跑道23端880米处因高温发生突然性横向拱起,事故发生地点属飞机接地地带,会导致飞机轮胎及起落架受损,威胁飞行安全。机场于3日22时30分至4日8时关闭进行连夜抢修。

一位老人说:“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遇过这么热的天儿,跟下火了一样。”气象资料显示,哈尔滨市夏季最高气温的历史出现在1949年8月1日,达到37.8℃;而6月份最高气温的历史记录出现在1997年6月14日,为36.7℃。

由于高温少雨,5月以来,松花江哈尔滨段水位持续走低,近日已跌落至城市最低保障水位112.3米以下0.59米,目前,水位还在以每天0.03至0.10米的速度下降。持续下降的水位给城市取水造成困难,使城市供水严重不足。目前,哈尔滨市日缺水量达32万立方米。往年在松花江畔消暑纳凉的哈尔滨市民只好转往市区游泳馆和公园内的嬉水乐园。江边的游船也懒散地搁滞在江滩。

冤有头,债有主。什么事情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有果就一定有因。哈尔滨的灾难也一定有其原因,上我们搜索一下,看看哈尔滨市在近期干了什么不良事。

据海外法网恢恢网站的资料记录,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来,开始哈尔滨市还没有什么大动作,但很快就失去理智,配合江的镇压,全市搜捕虐待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法轮功学员,并逐渐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光抓捕后残酷虐待法轮功学员的哈市单位就有二十几个(这还仅仅是已知的资料记录,未知的还有多少!),加上还有各种非法拘留关押、开所谓“转化班”监禁学员的哈市单位多得无以计数。

哈尔滨市竟有如此多的人力参与残酷迫害此多的善良人,实属罕见,在历史也是没有先例的。一个城市如此多的人的良心堕落到这种地步,就不怕遭惩处吗?俗话说:老天有眼。善恶是一定有报的。我坚信哈尔滨市高温是上天的惩罚。

哈尔滨市残酷虐待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有:

哈尔滨政府部门
哈尔滨市各公安分局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
哈尔滨市动力区公安分局
哈尔滨工程派出所
哈尔滨第二看守所
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
哈尔滨铁路局
哈尔滨市太平看守所
哈尔滨斯大林派出所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
哈尔滨市动力区看守所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
哈市道外公安分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省医院
黑龙江省委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鸭子圈”女子看守所
黑龙江省电视台
黑龙江省公安厅
万家看守所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