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学家研究发现 宗教根植人类基因

【明慧网2001年6月9日】世界日报满地可讯 - 在研究了西藏佛教徒静坐及祷告时的神经传导状态以后,神经学家们已经逐步确认宗教行为对于人类的不可缺性。

上周末有一项关于神经科学、宗教经验以及自我研究的研讨会在满地可举行,一位来自美国宾夕凡尼亚医院大学的临床神经医学专家安德鲁·纽伯格在会中报告了他最新的研究结果。他表示宗教在两百年前即已遭受许多强大的质疑,但是至今人类社会中的地位仍屹立不摇,甚至有强化的趋势,推论这一定是因为人类脑部的运作方式在以某种特殊的方式非常固执地在支撑着的缘故。

纽伯格和他的同僚很快地择定西藏佛教徒作为研究的样本,在他们静坐或祷告时于其血管内注射入一种特殊的放射性的追踪器,以测知他们的脑部活动情形。纽伯格发现,宗教行为相当程度地影响着人类自我维持以及自我超越两个系统,而这两个系统的主要功能正是支撑人类可以生存下去以及适应环境的能力,也是人类神经系统的主要机制。因此,他的结论是,由于牵涉到人类生存的基本机制,所以宗教事实上已经在人类基因中根深蒂固地存在,并且将永远是人类经验的重要环节。换句话说,他认为从神经科学的角度上,应该可以肯认宗教的实存性;只要人类的脑部活动持续现有的运作模式,则宗教就会继续存在下去。

周一在满地可结束的这项研讨会一共聚集了一百一十五位来自加拿大以及美国的学者,旨在促进科学界以及人文学界的对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9/11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