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不分遭天惩 天灾人祸降申城

【明慧网2001年7月1日】继6月20日的一场龙卷风之后,繁华闹市的上海近来频传异常天象。

新华社上海二十七日电,由于近期以来连续强降雨,上游太湖出现高水位,内河水位高涨,沪郊部分地区出现涝灾。上海市防汛指挥部今天发出通知,要求沪郊各地加强排涝救灾工作。上海自十七日以来,强降雨不断,而且还出现了龙卷风及台风环流影响等灾害性天气。梅雨量已达到二百六十毫米,大大超过了常年一百八十八毫米的常量。据有关部门提供的信息,今天上午沪郊米市渡、泖甸、三和、朱泾等地水位分别超过警戒线零点二一至零点三三米。同时,上游太湖水位达三点五七米,是今年以来连续第二次超过警戒线;嘉兴水位则超过危急水位,增加了上海防汛压力。虽然上海各级防汛组织连日来积极抢排,但沪郊涝灾估计要连续两天左右晴好天气之下才能排除干净。

据大纪元6月29日讯,申城热浪袭人,据市中心气像台透露,昨天下午徐家汇测得的最高气温达37.3摄氏度,这也是今年本市第一个超过35度的高温日。

按理说上海这个中国通向世界的窗口城市应是文明、道德的典范。上海刚刚召开了五国首脑会议,APEC首脑会议也将在今秋召开。可是,上海市政府不法官员在针对法轮功一事上却是正邪不分,紧跟发迹于上海的“人权恶棍”江泽民,做出了与这个大都市地位极不相称的罪恶行径,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上海大法弟子李白帆,男,40岁左右,华东师范大学讲师。1999年7月以后,由于坚持修炼,一度被关押在江苏大丰农场,后又被转移至上海青东农场,长达两年未被允许与家人见面。因拒绝配合邪恶势力的反宣传和转化,今年4月底,李白帆在青浦被警察从高楼推下致死,邪恶势力对外宣称他是自杀。

这是继杨学勤、李建斌之后又一位因迫害而死的大法弟子。

上海的邪恶势力对北京的道道恶令亦步亦趋,利用其技术上的优势进行消息封锁,企图防止真相大白于天下,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据大纪元报导,公安系统规模最大“网络警察”───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6月29日揭牌。它将担负监视互联网营运职能。其成员是在上海公安系统内部经严格选拔组成。目前,上海拥有网民200余万,上网服务单位600余家,各类网站700余家。

上海市政府碍于其国际大都市的声誉,竟不知羞耻地给其严重侵犯人权的所作所为套了“文明”的外衣。市政府于2001年春节前设立了洗脑基地,基地设在青浦区佘山脚下的外青松公路。该基地原为上海市司法局警官休养所,现在对外名称是"上海法制教育学校",实质确是一个大规模侵犯人权、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场所。至目前为止,至少有100名大法修炼者被送进了该洗脑基地。

从2001年1月至今,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已非法举办了三期"洗脑班",该基地名为法制教育学校,实际上却做着破坏国家正常法律秩序的事。很多弟子是被以"谈话"等欺骗手段骗进该基地。洗脑班为期2-3个月(对坚定的弟子为期3个月),期间大法弟子的活动空间基本限于楼内。不予配合的大法弟子即面临各种强制手段。坚持炼功的大法学员被套上一种特制的手腰连在一起的套扣装置,以达到不让学员炼功的目的。甚至连60岁的老人也不能幸免。对用绝食绝水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的大法弟子采用强制鼻饲灌食的方式继续其邪恶的洗脑。甚至有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多次送进洗脑班,如静安区的60岁的吴荣湘在第一期3个月洗脑班之后,没有被洗脑,又于6月11被送进了第3期洗脑班。现吴荣湘绝食绝水。

这招不行,就把学员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进行进一步迫害、摧残。

它们也有顾不上脸面的时候。加拿大公民李静宇和上海大法弟子林慎立的新婚家庭就是被这些邪恶之徒活活拆散的。林慎立被非法劳教,他的哥哥嫂嫂被三次逮捕拷打。目前,林的弟弟小林也被强制送进第一期洗脑班,因其没有被洗脑,三个月洗脑班结束后,回家仅四天,就被抓去,劳教二年。

文明的外衣掩盖不了罪恶的真象,纸是包不住火的。苍天在上,法网恢恢。上海市政府正邪不分,迫害法轮功的弥天罪行天地不容!目前的这些异常天象只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上海的市民们,觉醒吧!大都市的繁华诱惑,舒适的生活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过眼烟云。人的一念却能定下未来的一切。只有识正邪,辨是非,善恶分明,抵制恶势力,善待法轮功,才能真正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