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身心健,离开大法病复返


【明慧网2001年7月1日】提起笔来,羞愧万分,因为我曾在执著心带动下两次离开了大法。

96年4月我在办公室偶得《转法轮・卷二》,一气读完。被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紧接着请来《转法轮》,两、三天读完了。在读书过程中,肚子就阵阵响,接着腹泻几次,然后就觉着小腹部有个东西转。引我入门的功友说,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并下了法轮。我深感法轮大法的神奇,马上参加师父讲法录像学习班,紧跟师父踏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我从小体弱多病,直到得法前32岁的我,患有严重头痛、肝炎、鼻炎、咽喉炎、严重关节炎、盲肠炎手术后遗症肠粘连、低血糖、心脏左束阻塞,有时疼起来,只得坐着,大气都不敢出。整天象个药篓子,吃药也不太管用,副作用还很大。光吃治风湿的中成药,每星期要花去50多元,吃得整天口干舌燥,好象多少年没喝过水。自炼功后短短几个月,这些病都不翼而飞。更神奇的是我多年的近视眼轻了,就连脚鸡眼和脖子上的小肉瘤也自动脱落了。

师父教导我们炼功要重德,要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当时我在单位培训处工作,教学、行政双肩挑,不光校内有课,还有下乡执教的任务。工作中我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备课、授课,尽力干好行政工作,97年被评为省级“优秀辅导员”。单位组织向山区捐物,我拿出好的棉被、棉衣,处长说:“还是人家法轮功,这被子多好,我往学校交都跟着光彩。”平时走路看见路上小石子、小瓦块,我都要拣起来,怕别人硌脚或被绊倒。有一次我上楼时发现一些纸屑,正在拣,被处长看见。到办公室后,处长对我说:“看到你的举动,我很受感动,炼法轮功的人素质就是好。”因为心里有大法,我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做这些事是自然的,同年被评为校级、市级“优秀党员”。

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我正在丈夫的部队休假,7月19日担任县级领导的大伯哥打电话给丈夫,说政府要抓人,无论采取什么手段也得让我放弃法轮功。丈夫不准我到外边炼功,我诚恳地告诉他:“做好人没有错,该怎么炼就怎么炼。”丈夫气得打我嘴巴,打完又问,我仍说炼,就这样问一次打一次,直到把我打倒在床上。在以后的几天里,我非常苦恼,可是受电视恶毒谎言毒害的丈夫对我一再逼迫,在关于师父“豪宅”、“吃药”等谣言的蛊惑下,我迷惑了,动摇了,顺从丈夫的摆布给单位打电话说不炼了。

当时部队空气异常紧张,停止工作,开始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不光调查军人,就连军人家属、朋友都要调查,后来军区司令员亲自来团里检查。我的炼功带被丈夫烧了,书烧了一半时发现有人路过他才停止。可恶的是,在怕心和人的变异思想的左右下,休假结束回家前,我把《转法轮》、《精进要旨》、《长春讲法》几本书拿到一个小山上烧了。当时边烧边想:如果真有佛、道、神,请你们离开书吧,人间的火烧不到你们……写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我对不起恩师历尽万般苦难对我们的救度!!!我到家后,又向单位交了一本《转法轮》、《大圆满法》、一盘炼功带,并烧了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还对人谎称:“4.25”我去北京是听说去听一个报告会,到北京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当时我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在助纣为虐……现在我告诉大家真相:事实上我就是听到天津抓人了,才自愿去北京依法上访的!

一位同修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了我,让我知道了真相,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才从噩梦中清醒:我被政治流氓江泽民控制下的媒体宣传的欺世谎言蒙骗了!被江泽民等人利用政府对本国人民采取如此卑鄙流氓的手段震惊了!同时我也被师尊那无比宽广的慈悲感化了!师尊做的事是世界上最正最好的事:人类的道德已经败坏到了这种地步,师父还无私地传这么好的法,普度众生,为各界众生,耗尽一切。无知的世人却谩骂、诽谤大法和师尊,都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多么可怕的处境!

等我清醒过来后,又开始学法炼功,可在无故处理我们的支部大会上,口头表示不炼功了。后又在居委会打印好的所谓的“不进京护法、不参加法轮功活动”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后来又答应领导不进京上访。在这一切当中我用常人的狡猾思想想: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但也时常为自己的所做所为不符合“真”而苦恼。直到我看到了师父在《大湖区讲法》才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悟到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神,而不是“两面派”的人。

今年春节前后,丈夫回来休假,又把我封闭起来,不准我和大法弟子接触。“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我俩争论好几次,我说师父讲过不准杀生,也明确说过自杀是有罪的,这几个人不符合大法要求,不能算真修弟子,他们这样做是败坏大法形象。丈夫坚持用各种符合邪恶势力的逻辑分析此事,他和电视轮番轰炸式“说教”,我没能坚信大法、坚定自己的正念,我觉得太累了,甚至怀疑起师尊来,答应丈夫退出。丈夫归队后,我才知道“自焚事件”完全是导演好了的一场戏。这次停止炼功虽然短短的十几天,头痛、腰腿疼等病又犯了,7.20后停止炼功期间也是先前炼功炼好的病又犯了。就象师父在经文《大法不可窃》中讲的:“因为你过去世所欠下的业力是因为修正法而躲过了,一旦你降为常人了,无人保护你,魔也会取你性命的呀!就是求其他的佛、道、神保护也没有用,他们不会保护乱法的人。而且业力也会回到你身体上来。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

我两次离开大法,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学法不深,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我真诚地希望处于和我一样情况的学员赶快清醒,以我为戒,不要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也衷心地劝告善良的世人,我两次离开大法,两次病复返的事实足以证实:我师父讲的法是真法,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炼。“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大湖区讲法》)而江泽民等败类诽谤天法,散布恶毒的谣言蒙蔽世人,它是在把不明真相的无辜百姓往火坑里推。请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冷静地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