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最黑暗的角落得法的人们


【明慧网2001年7月1日】
(一)

99年10月,我们去天安门证实法,被抓后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刚进所时没有被褥,小萍主动和我合睡。她告诉我,她是开发廊的,为了帮丈夫开脱罪责,在公安的诱骗下把罪揽到自己身上,结果两人都被抓了进来。刚到看守所时她天天晚上哭,想孩子,整夜睡不着。是大法弟子们安慰她,给她讲道理,使她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她也很喜欢和大法弟子接触。她对我说:“你们法轮功都特别面善。你是和我合睡的第三个法轮功。”她的肩膀上原来有一块“死肉”,没有知觉,和我睡过两夜之后,不知不觉中好了,她自己也明白这是大法的威力。

坐板时她就和我们聊天,听大法弟子讲修炼故事。我们给她默写了一份《洪吟》,还教给她炼功动作。只要有空她就把《洪吟》拿出来背,睡前也背,再也没有失眠过,平时心情愉快,脸色红润。原来她经常帮所里其他人剪发、按摩,后来我们告诉她修炼人身上有功,不能出手给人治病,她开始时虽然拉不下面子,最终还是不再给别人按摩了。一个月后预审提审她,觉得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问她为什么,她说:“我炼法轮功了,什么也不怕了,你们爱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吧。”我们绝食正法时,她也陪着我们饿了一天,我们劝她吃她才吃。

开庭前她被转到另一个分局,在号里和大法弟子一起炼功。有一个弟子出去后想办法给她带进去一本《转法轮》,她一直带到下监。

(二)

99年12月我们被逮捕后转到七处看守所。七处是有名的审理大案要案的地方,七处关押的嫌疑人,首告都在无期以上,判死缓、死刑的人也很多。从接到判决之日起,死缓犯就带着脚镣,死刑犯带着手铐脚镣,一直到下监才摘掉。在各个看守所里经常流传关于七处闹鬼的故事,所以一般人谈起七处,都会为之色变,觉得那里阴森恐怖。

我是号里接触的第二个大法弟子,头一个大法弟子是个大学生,给大家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但因为号里人受新闻影响,对大法误解很深,所以她没有洪法。我的到来使大家对大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二板阿荣是因为贩毒被抓的,她的丈夫很有钱,是当地一霸,两人感情很好,还有个儿子,但她的毒瘾就是戒不掉,最终入狱。阿荣一审被判死刑,回号后就带上了镣铐。我们平时学法、背《洪吟》时,她并不太搭腔,可大法弟子高尚的言行却深深地印到了她的心里。开始时,管教让她们看着我们别炼功,后来,号里人帮我们看着管教,让我们炼功。每次管教问到大法弟子的表现,阿荣都说好,还说:“做人就应该象她们那样,我要是早知道法轮大法,就不会进来了。”

到七处时我已绝食9天,可精神、气色还都好。恢复进食后,我第一顿就吃了一个凉馒头、喝了一杯凉水,往后正常吃饭,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到这些,阿荣说:“法轮功是挺神的,我戒毒时5天没吃饭,第一顿吃了一块点心,结果胃疼得满床打滚。她们一点事都没有。”

我离开七处的那天早晨,阿荣告诉我,她昨晚做了个梦,梦见美国总统向中国政府要人,说:“你们中国把那么多高级知识分子、有用的人才都关起来,太可惜了!你们不要,我们要。”于是牢门打开,有官员问:“炼法轮功的都出来。”阿荣赶紧说:“我也是法轮功,我会功夫。”那官员看看她说:“光会动作不行,得会背《洪吟》。”讲完自己的梦,阿荣要我教她背《洪吟》,全号的人都跟着要学,还主动帮我向劳动号要笔。

可惜中午我就被转走了。没有想到的是下监后又遇上了她。阿荣给我讲了后来发生的故事:我走后不久,她因为脱铐(晚上睡觉时把手铐摘下来)被管教调号,并被罚带背铐。后去的号里有得法的犯人会背《洪吟》,就教给了她。她说:“我因为吸毒,脑子不好,记东西根本记不住,十条监规也就会背两条。可背《洪吟》时我就凭耳朵听,很快就背了下来,连次序都背下来了。你说神不神?”在她的带动下,全号的人都开始学大法,平时坐板时,大家就练盘腿,背《洪吟》,她自己带着脚镣能双盘半个小时。号里的风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互谅互让,互相帮助。后进来的大法弟子都被她们感动了,看到这些重刑犯人,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平静地面对死亡,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更证实了大法正人心的威力。阿荣托律师给丈夫带了一封信,为自己以前的任性、不照顾别人道歉,说如果还有机会,她会弥补。她丈夫接到信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阿荣把自己学法的体会直言不讳地告诉管教,管教说:“我也知道她们(大法弟子)是好人,国家非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法轮功是为这个进来的,她们炼功我不能不管,你们愿意炼就炼呗。”

学法之后,阿荣的手铐有两次自己就开了,管教们都觉得奇怪:“怎么带不住啊?看来不该死刑。”对于死刑,阿荣处之坦然,她只想在最后的日子里,给大家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二审请律师时,她梦到了我,在梦里我站在楼上,她站在地上,她问我请哪个律师好,我对她说:“你还请一审的律师,能诉下来!”果真二审诉成死缓。她说:“我永远忘不了在七处看守所学法的日子。”

七处看守所得法的犯人很多,不少人为了炼功绝食、带背铐,很多人一直在按照大法修心。

(三)

再次回到东城看守所,我遇到了胡姐。她本来有一份优越的工作、一个体贴她的丈夫,因为婆媳不和,为一点小事被判了半年。胡姐喜欢干净、自视清高,不愿和看守所里的三教九流之辈打交道,平时很少说话,避免和其他人来往。但她从始至终打心眼里喜欢大法弟子,主动帮助我们,暗中支持我们炼功,到后来干脆成了大法弟子的生活总管,每进来一个大法弟子,她就操心人家的牙膏、毛巾、被褥。

因为她和大法弟子们比较接近,所里有人给她报告了管教。管教找了她三次,问她为什么只跟大法弟子来往,威胁她以后注意点,否则给她调号。回来后她很担心地跟我说:“别的我倒不怕,但我不愿调走,咱们所学法环境挺好的。”我说:“你别怕,调到哪儿都有大法弟子。而且她只是吓唬吓唬你,师父说了算。下次你就堂堂正正地说,大法弟子人品好,文化水平也高,我当然愿意跟她们接触!”

开始时胡姐只是喜欢大法弟子,并不学法,后来同她要好的一个大法弟子走后,胡姐经过仔细的思考,决定认真修炼。每晚的坐板时间,我们大家都一起背经文、交流心性,胡姐也参与进来,成为一个认真的听众。有时她还催大家快点坐好,认真学法。白天坐板时间,她就自己背《洪吟》,一天下来,如果没有些成果,自己心里都过不去。修炼之后,她的性格开朗了,和同室人也随和了,胆子也大了,身体也好了。象变了一个人。2000年3月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看《转法轮》,胡姐见着管教就说:“您就给她们一本《转法轮》吧!法轮功最老实了,她们没有别的要求,就是想炼功学法。不信您满足了她们的要求,您成天睡大觉都不会出事。”快刑满释放时,她甚至都舍不得走了,珍惜大家开创的良好的学法炼功环境。

我下监时,她很认真地帮我收拾东西,千叮咛万嘱咐,答应我她出去后会和我家人联系,坚持修炼。

一年后从监狱里出来,我知道了后面的故事。胡姐出来后生活很不如意,原来的工作丢了,新找的工作由于不可避免地存在做假帐的问题,不符合炼功人的心性要求,也被她辞掉了。丈夫在婆婆的挑唆下不得已和她离婚、收房子,她自己的家人强烈反对她炼功,为此疏远了和她的关系。她一个人艰难地生活着,靠帮人作家务、拣易拉罐维持生活。但生活的艰苦、境遇的不佳都没有动摇她对大法的坚定。我爱人隔一段时间去看看她,给她送去师父的新经文。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过她一点钱。

胡姐虽然自己在家修炼,却一直记挂着大法和大法弟子,总想去天安门看看。今年“五一”,她去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一个外地的大法弟子向她合十,她也合十还礼,马上便衣就冲了上来。胡姐喊了一声:“快跑!”撒腿便跑,一边跑一边想:“警察太胖,跑不过我!”跑进地下通道,她拐进了女厕所,最终甩掉了追她的警察,安全返家。

去她家看她,听了她的故事,我感动不已。当我告诉胡姐我因为发表“严正声明”,不得不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时,她毫不犹豫地说:“没地方住就住我这儿吧。”我被她的心深深感动了。得法的生命都是伟大的。邪恶妄想毁掉大法弟子和众生,却不知宇宙大法坚不可摧,“真、善、忍”的种子早已深深植根于善良的人们心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