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师正法中走向圆满


【明慧网2001年7月1日】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

大家好。我叫吕罡,1995年7月得法,迄今已修炼将近六年了。师尊普传大法,救度众生,法正乾坤的伟大行程已步入了第九个年头。在这九年当中,师尊披肝沥胆,承受了人所难以想象的苦难。而大法弟子亦无愧于这部伟大的法,尤其是在近两年多的邪恶考验和正法除恶中,显现出了法轮大法修炼者“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慈悲胸怀,同时也为大法和我们自己树立了无以伦比的伟大威德。

正法进程的速度是超出人的想象能力的。师尊说:“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大法弟子们集体三发正念,这是历史上所从未有过的伟大壮举,也是我们大法弟子们的伟大的荣幸。因为我们修的法太大了,也因为师尊的无上慈悲,我们才有可能参与其中。这是在历史上任何的修炼中都未曾有过的。虽然在这个空间可能看不到什麽,可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在另外空间,令人类所有的核武器的总和都黯然失色。

我因为工作忙且不规律,所以无法参加同修们集体发正念的活动。但我并没有落下。一旦我有时间,哪怕只有一两分钟,我就会静下心发真念除恶。近来大部分魔已被消灭,但少部分剩余的魔魔力较强,还有一些侥幸逃脱的魔在一些空间尚未除灭。

在一个雷鸣电闪的六月夜晚,我聆听着师尊的讲法,思想与身体中的杂念很快被全部肃清。自然而然的,我又进入了除恶的状态。我的元神从我躺着的身体中飞出,进入了三界内的一个空间。那个空间比我们的地球略美好一些。天空是明亮的,但却没有任何光源,还点缀着点点的繁星。我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国古代的武将,带金盔,着金甲,高大无比,手里多出了一把由两个法轮演化出的巨剑。

突然,脚下的大地震动起来。一个异型生命,非常著名的异型,出现在我面前。这个异型,频频出现在我少年时代的卡通节目中。它们崇尚暴力,好勇斗狠。常人不知道,这个异型是另外空间中的真实存在。它们为了控制常人,就指使道德败坏的卡通创作者在人类空间中再造了它们,并且把重点放在儿童身上。目的是给人从小灌输它们的思想,并逐渐在人体上建造它们的一层身体。

那些沉迷于电脑游戏的人,大多都已被完全控制。这个异型就是所谓的“变形金刚”。其实,邪恶常人给它的命名都没有忘记谤佛。它比我高大许多,我身形顿时也高大起来。它一拳向我打来,我一闪躲开。它击中了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周围的地壳受到挤压,剧烈隆起,出现了许多高山。其中有许多比珠穆朗玛峰还高。其实,地球上有些高山就是这样来的。我回身一剑,恰击中它的腰部,这个异型立刻被砍作两段。但它仍不死心,双眼射出两束死光。瞬间法轮剑化作两个法轮,挡住了死光,并发射出黄色的光,将异型生命罩住,把它化作腾空的火焰,四散而去。

周围平静下来。可是这平静后,却隐藏着无限的杀机和哀怨。天空依旧明亮,但星星们却眨起眼来。我仔细一看,我的四周,天上,地上,都微微泛起红色。一种紫红色的虫子,无限无限多,无限无限长,正在把我包围起来。等它们靠近了,我不禁微微一惊:这种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DNA双螺旋!瞬间,我明白了,地球上的原始生命是没有DNA的,这种东西是外星生命强加给变异后的生命的!在那很长的链状结构中隐藏了外星生命妄图霸占人体、从而逃脱最后审判的惊人秘密。人类在所谓科学家的带动下,反而把DNA当作自己生命的物质本质,甚至认为它决定了人生的一切。在人类的败坏中,外星生命又加装了自动机制,使得DNA可以自动复制并遗传给人类后代,以期控制全人类。现在世界上一些魔性大发的人疯狂的克隆各种动物,甚至人,它们就是外星这些败坏生命的代言人。在“加拿大讲法”中师尊讲道:“神要不给克隆人注入人的元神,因为是人在造人,神肯定不承认的,怎么办?那个外星人正好乘虚而入,它来做那个人的元神,它就有了人的身体了,它也就占有了人。”那些克隆出的动物也是一样,它们的元神都是外星人。那头轰动一时的号称第一只源自体细胞克隆的绵羊多莉的元神就是一个类似章鱼的外星生命。这些包围我的缓慢旋转的DNA魔鬼没有任何武器,但我清楚的知道它们的意图。它们想依靠数量优势,把我捆绑、窒息。在魔鬼们将要触及我的时候,从我的剑中飞出无数的法轮,在我的身上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罩。然后,又有无数的法轮发出,直奔那些双螺旋而去。法轮十分灵巧,专门拆分双螺旋,而且法轮过处,魔的魔力尽失。随后满天的法轮将无限长的魔砍成了无数小段,化成了一场大雨。

天空中似乎有一颗流星向我急速飞来。我站立凝神,心纯念正。很快地,那魔接近了。我清楚的看到它只有头,包在一个类似宇航员头盔的面罩里。它的脸似人非人,布满了类似大脑皮层的沟回,呈灰色,而眼睛却是红色的。神情狰狞而恐怖。在它头盔上,顶着一个心形物,就象项链上带的鸡心。地球上常人常用这个心形图案示爱,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也是外星败坏生命强加给人类的。在它们的世界里,这个图案代表淫乱。它们看到现在道德败坏的常人所出现的淫乱和乱伦非常高兴。此魔孤注一掷,妄图与我同归于尽。我一动不动。待魔离我近了,从我的胸部,大概是膻中穴的位置,飘出一个黄色的箭头。他以逸待劳,慢慢的飞向魔鬼。弹指间魔头所带的心形撞到了我的神通。顿时魔化为一团气体,形状还依稀可辨,但速度大减。越飞气体越稀薄,直至全部化为原始之气。

几个小时后,我回来了。很疲惫,甚至有些发抖。回想在处理有些魔时,它们在被消灭时仍然传信息给我说,一定要报复!我体会到这些魔对师尊正法的惧怕,以及各空间残余魔的肆虐。魔的报复在这一个空间亦有所反映。 第二天早上,当我准备上班的时候发现,我的两个车胎各被捅了一个大窟窿。我微微一笑,因为时间不容我修车,所以勉强把坏车开到加油站,打足了气,奇迹般的开到了30公里外的单位。到达时,两个坏车轮似乎完好如初,但晚上下班时却一点气也没了。这个报复是多麽的苍白无力。魔是很疯狂,但也很愚蠢,它们自己也知道即将被夷除的最终命运。它们不知道,为了大法,为了师尊,我随时准备付出更多,乃至自己的生命而在所不惜。同时,我清楚地知道,我所作的,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无边大法中的一瞬间,永远不能因此而生出人心。

大法弟子走好每一步,时刻都保持正念十分重要,尤其在当前这一关键的历史时刻。就我所看到的而言,不久的将来将是一个重要的阶段。只要我们做得好,魔有望得到全部肃清。其实,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和承受,师尊要的只是我们那纯正的一念。

我们从亘古的久远走来,为的就是实现我们圣洁的誓言。师尊讲:“作为一个个人修炼来讲,你们已经走过了修炼的过程,你们是在为大法而确立的生命,最后的路是在向先天你们各自的最高位置升华。”师尊已用最正、最美好的一切圆满了宇宙。精进吧,同修们!在助师正法的进程中,让我们走好最后的路。

以上为个人之浅见,希望同修们能不吝指正。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