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考验和提高心性(译文)


【明慧网2001年7月1日】

大家好!

我的名字叫蒂姆,来自俄亥俄州,我想和大家谈一些我最近的修炼故事和体会。在过去的几个月内我参加了几次心得交流会,对我的帮助真的是很大。二月份我参加了加州法会,第一天早上我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然后是在中国城游行。在游行过程当中我注意到每当人们被我们的游行队伍拦截而不得不停下来时,他们并没有感到烦恼和沮丧,大多数是表示好奇并冲我们微笑。游行结束后是午餐时间,和我在一起的朋友因为有个会议要参加所以我就一人去吃饭。在离开了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广场我仍然穿着黄T恤,我感觉有些不舒服,我担心过路人也许会认为我来自一个神秘团体或其他什么组织,这都是我自己的怕心和执著心造成的,但最终觉得还是穿着好。我穿过了一个户外集市,有些人好象在注意我但我并不觉得尴尬反而很轻松。

我最后去了一家生意特别好的墨西哥餐馆,当我正在看菜单,有两位妇女过来询问我的T恤并说:“穿黄T恤的是些什么人?什么是法轮功?”我向她们解释了一些关于我们的修炼,她们立刻表示出了非常大的兴趣并邀请我和她们同桌,这样可以多向她们介绍一些相关事情。这真是太好了,餐馆特别地忙而我可以直接坐下来并向两个善良的人们讲述法轮功。我知道这个时候能有人问起法轮功,这是多么值得珍惜而又神圣的时候。虽然有时我对法轮功也有不是很明白的时候,但我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执著并以真实和平和的口吻向感兴趣的人介绍法轮大法。我想也许这次机会也会使她们得以修炼。整个午餐时间我们一直在谈论法轮功,她们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兴趣。虽然其中有一个妇女讲要改善大法在中国的现状,我们必须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大力支持,我向她解释事情做起来有些复杂和困难,但我心里想这里毕竟是加州。

三月份的一天,我们辛辛那提的几个功友一起进城去征集签名。前10到15个人很婉转的拒绝了并且根本不想和我谈话,我感到有些难过和不自然,我觉得这也反应了我的修炼——我可能还不是一个好的修炼者。星期天的下午并没有多少人在城里,并且风特别的大,天气也特别得冷,我非常泄气。但是渐渐的人们开始停下来并愿意和我谈论法轮功,有些人开始签名。有时我想从过路人的外表来预见哪些人可能签哪些人不会,但我总是猜错。对我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训,我不应该凭我的主观猜测而剥夺任何人有缘得法的机会。许多穷人和无家可归者对大法弟子在中国的遭遇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并非常高兴地签了名字,这是他们在自己很贫穷痛苦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同情心。有些无家可归者感到很尴尬和惭愧因为他们没有住址可以写在征签表上,我就告诉他们其实他们的心比他们的住址更重要。许多黑人对此也给予了极大的热情和帮助。

我向一位老太太征集签名时当她正等着过马路的时候,我希望得到她的支持,但她说她有白内障,大多数的时候是看不见的,她不想签任何字在她读不了的东西上。我对她说我可以给她念征签信和介绍一些中国的现状,她说好吧。当我讲完后她还是很犹豫,我不想给她太多的压力就说不签没有关系。这时有对年轻的夫妇经过这里对签名非常的感兴趣,所以我向他们进行了一些介绍,他们俩都签了名。那位老太太一直站在我的旁边看着,当夫妇俩走了以后,我又向她介绍了更多的有关大法的情况和在中国的遭遇。她后来问:“这些炼法轮功的人是否信上帝?”我告诉她他们都信神,她想了一下说她将为法轮功弟子们祈祷,我说那样也很好。她还是没有离开,我又一次询问她是否愿意签名,看上去她很愿意,但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还是拖着她。我希望她能签名但我知道这得是她自己的决定,她又呆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签,走了。我感到一丝难过,直到我们那里最年轻的修炼者西西从马路对面跑过来告诉我一位老太太刚刚过了马路并签了名。听了西西的形容我知道是同一个老太太,我为她感到高兴。

当我到达日内瓦的国际法会,第一天早上我参加了集体炼功,是在靠近大椅子和联合国总部广场,那天下着雨,又冷又泥泞,这种湿漉漉的天气让我感到很不高兴。当我们站成一队准备炼功,有些弟子负责把大家的队列排整齐,一个弟子让我往左边移动一点,一会儿另一个弟子让我又往右移动一点,这让我感到更不高兴,我甚至对第二个弟子发了脾气:“到底要怎么样?是向左还是向右一点?”说完后我立刻感到极其的尴尬,周围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我们开始炼功了,我越来越意识到是我自己的思想业在一次次的扰乱着我,在炼完几套动功并打了一会儿坐以后,我感觉自己象空气一样的轻,我很惊讶,刚才试图把我拉向不好一边的业力也没有了。

在日内瓦,我义务负责去联合国和官员进行谈话并校对一些从中国来的翻译稿件,我和另一个功友约好一起去。我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并说好了和她一起先去吃午饭。在离开炼功场的路上我对她说我觉得这里如何的祥和又是如何的伟大。她说她最近思想业很重,严重时甚至不让她炼功,不能让她参加法会。其实那时我自己也在和思想业做斗争,所以我们自然有很多共同的这方面的心得可以互相交流。我觉得我们的开诚布公的谈话,说出我们的疑问和担心,这对我们都是有好处的。我想也许李老师就是这样安排的能让我们在去联合国之前相遇,这样我们就有一个更好的心态和更清晰的思路当我们再去和联合国官员们见面的时候。

在从日内瓦回来的飞机上,上洗手间时我看到有一个巨大的巧克力的篮子,我想空姐一会儿一定会发给我们巧克力;他们还将放映电影,我觉得这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欢边看电影边吃巧克力。但当我回到座位上我又有了另一个想法,我想也许我可以在飞机上打坐,因为旁边没有人所以我的胳膊可以伸开,当我发现可以时我拿出了光碟开始放第五套功法的音乐。我希望我可以盘腿坐一个小时,在这之前我顶多坐45分钟,我总是害怕最后15分钟将要袭来的疼痛。这次我整整坐了一个小时,而且是当我在飞越大西洋时,我感觉简直太好了。当音乐结束我做了合十的动作,这时空姐正好来到我身边问我是否需要巧克力,我觉得很好玩——巧克力就象给一个刚刚付出一点努力的弟子的一个小奖励一样。

在最近的纽约法会上,我第一次参加了没有思想业的干扰、没有在听稿件时犯困的法会,在这之前我总是发生这种事,我很高兴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穿着黄T恤参加游行,当听到中国来的一群人在旁边叫嚣时我的心里很平静。在听学员发言时,来自纽约的诺亚谈到他经常听别人讲如何被大法的庄严殊胜而感动地落泪,而他自己从没有过这种情况,他还谈到打坐时看到了中国字“心”的故事。我当时想其实我也从没有被大法感动地落泪的时候,但一个非常清晰和诚实的念头迅速的出现在我的头脑中,就是:“因为你有太多的执著心!”我有些难过但很快就转念了。这时候在我的前额有一阵巨痛,我突然想起了那位最终还是签了名的老太太,我真的被感动了,我为她高兴,我知道也许为此她已经等待了几生几世,而今天的一个举动也许会改变她生命的永远!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一直在我的工作上过关。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有些行为非常的恶劣,而我自己真的想成为一名好的修炼者,尽量不和他们生气,但是实际情况是他们的行为和我的气愤一天比一天糟。我在一家旅游商店工作,所以总是很吵闹,而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伴从来都不打扫他们的地方,弄得店里很脏,有时也有重体力活,现在正是繁忙季节,我每天都工作很长时间,一天下来我是又累又脏,对于工作和我自己都不满意,我想一定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做得不够好,我有一个观念:好人应在一个干净的环境里工作,而且周围也都是非常好的人。我也试图告诫自己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但是我总想得到舒适和轻松,所以我也一直和这个执著纠缠着。每一次当我又要和同事们发火的时候,其实我感觉到自己表现更糟。每天我的不开心都随着时间在增长着,我想每天炼两个小时的功但很难坚持。有时我想早点起来炼一小时动功这样到了晚上只需炼一小时静功就行了。但每天早上我都觉得非常疲倦,能去上班就不错了。我甚至为此感到恼火,因为我需要炼功。午休时间我读《转法轮》或《精进要旨》,这让我更清晰的查找自己的问题。但是只要我吃完饭我仍会觉得特别的沮丧,对自己也很失望。我于是给另一位大法弟子写了电子信件,这对我很有帮助。有一天我的这种执著又使我很痛苦,我甚至惊讶我会有这么多痛苦,于是我决定尽可能的找自己的问题,我想到了过去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经常对别人说很脏的话,就象我的同事现在一样,我还想到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哥哥对待我也象我的同事一样粗俗,那时我总是非常气愤的回敬他。我认识到今天我应该利用这个机会用我的善来回敬这一切,无论别人的行为是什么。想想在中国的大法弟子,在那样一个可怕的舆论环境下,警察的行为又是那样的无耻,他们还能始终如一的坚持自己的信念。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的生气和痛苦了,相反我感觉好多了。就在那天,突然所有的人都下班了就剩我还得完成一些事情,我工作了12个小时,但回到家里我一点都不觉得疲倦。我庆幸这个问题终于解决了,然而,第二天当我又去上班时我的同事的行为更坏,我又一次生气了,我真是觉得太失望了。我在给另一位弟子写的电子信件里说我通过不了这个心性的考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的修炼者。那天我读了李老师的文章:

“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境界》)

当时我想我就是恶者,我总是抱怨周围对我的不公,我彻底的失败了。我的大法朋友希望我们交流的电子信件转发给我们当地的其他大法弟子们,因为他觉得这对于大家的提高都有好处,我想我是一个反面典型,但我还是同意他的做法。我那晚也没有炼功就睡了,我觉得这是我有生之年活的最累的时候。我的朋友把我们通信的电子信件发给了其他功友,在给我的回信中充满了鼓励和更明确清晰的思想。当晚再去上班我和我的另外两个同事谈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仅仅开了一些关于货物的玩笑。问题似乎就解决了。我不再冲他们发脾气,他们也表现得好了一些,工作也比以前努力了。李老师也许将来会再给我这种考验心性的机会。有些弟子告诉我说我的这段经历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 其中有一封电子邮件让我很感动,一位弟子说她有段时间 对自己也是很失望并是如何摆脱出来的,我觉得这是我第一次诚实的与别人分享自己最难过最困难的经历,虽然她的思想对于我来说还有些晦涩,但做为大法弟子我们彼此的交流对我们的提高都有好处。那晚在我的睡梦中,我看到了法轮在闪耀,就象其他人描述的一样,那么的美丽,那样愉快的感动的我的心灵,她们是那样的无瑕、智慧、愉快和善良。

我还有很多很多的经历想要与大家分享,但我想我已经说的时间太长了。我还想说上个星期我们参加了辛辛那提的节日活动并在活动中做了表演,我是那样高兴地去和人们谈论法轮大法,我想我们都是的。

谢谢李老师,谢谢所有的大法弟子。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