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台北时报:看穿北京的谎言面纱

【明慧网2001年7月10日】网上台北时报2001年7月7日刊登张清溪和张锦华的一篇文章,就中国邀请西方记者参观“劳教所”一事反观江泽民集团下的新闻封锁和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镇压。文章说:

为了向外界证明他们没有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北京最近邀请了西方记者--包括台湾,香港和澳门的记者--参观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和北京的团河劳教所。

中国还说海外法轮功学员对劳教所的指控都是捏造的。在参观期间,台湾的记者发现劳教所并没有阴森的气氛。实际上,它们甚至看上去不象是劳教所。南华早报将参观描写为“在一个梦幻般监狱中演出的一场壮观的节目”。记者看到了一个颇有人情味的场景:音乐轻柔,空气新鲜,驯顺的小鹿安闲地漫步于玫瑰花园,到处都有小鸡和小兔。

当记者报导他们之所见的时候,我们不免感到忧心忡忡。中国对记者们的采访有严格的限制。因此,当中国向媒体开放劳教所时,这些劳教所展示了什么样的“事实”呢?在过去的两年中,中外记者有采访被逮捕、拘留、判刑、拷打和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自由吗?我们可以从下面的例子中找到答案。

在春节期间,中国宣布有七名法轮功修炼者自焚身亡。官方利用该声明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反法轮功运动。北京不仅禁止国外媒体采访自焚的幸存者或他们的家属,还禁止他们的家属与伤者见面。一个剥夺了其人民的言论自由,了解情况的权利,甚至照顾他们的亲人这样最基本的权利的国家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为什么中国要限制对这个事件的新闻报导?那些自焚的人真是法轮功修炼者吗?真相是什么?

法轮功的国际网站已经列出了在整个中国的警察局、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中被酷刑折磨致死的222名修炼者。该网站提供了死难者的名字,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件详情。甚至有显示出修炼者身体部位瘀紫、青肿或变形的照片。这些死难者被野蛮地拷打、电击、被强迫服食损害他们大脑的药物,或经受其他惨毒至极的折磨。

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自由社会,马上就会成为头版头条新闻并使举世震惊。然而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仅仅因为信仰法轮功的教导:真、善、忍,就不得不在中国政府的层层遮掩下冤屈死去。即使是他们的家人也不能去调查真相。没有律师敢代表法轮功追随者提出起诉。他们没有任何陈情的渠道。中国的媒体不会也不敢报导这些。

除了这场经过导演的参观,自由世界的记者们在中国还有什么自由呢?

当然,并非所有的真相都被掩盖了。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伊安・约翰逊,因其对法轮功深入透彻的报导而获得了今年的普利策国际事务奖。这一系列报导是关于一位汽车零件公司的退休女职员陈子秀是如何被警察折磨致死的。这些报导发表于2000年4月20日。

约翰逊还写了一篇报导,讲述了追随者如何冒险传播法轮功的教导,以及陈的女儿如何徒劳地用六个月的时间劝警察开具一份她妈妈死因证明的过程。根据最近的报导,陈的女儿不是法轮功追随者,但是在得知她妈妈的经历后,她也成为了一名追随者并被关押起来。

华尔街日报的主编保罗.斯泰格(Paul Steiger)评论说,约翰逊的报导是“面对警察禁止报导的强大压力,以敏锐、有力的笔锋写出的报导,其勇气和决心堪称优秀的典范”。他还指出,为了防止警察的监督和骚扰,约翰逊经常要绕道其他城市,不停地更换手机号码并住在普通百姓的家中。

终于,他能够告诉世界一个关于普通百姓如何被中国国家机器折磨和压迫的血泪斑斑的故事。在完成该报导后,约翰逊离开了中国,他再也不能在那里做记者了。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中国天灾人祸的历史,就会看出北京处理这些问题的三部曲。

第一步是对公众掩盖事实并施加新闻封锁,或者只允许新华社报导“官方版本”。

第二步是指控媒体和批评者“阴谋推翻社会主义”。如果这还压不住,中国会拿出“与国际反华势力和台独势力相勾结”的指控来。接着,所有的批评就象冬天的蝉一样寂然无声了。

最后一步是假装安抚群众,或表现出政府已经尽到了照顾好国民的责任。澄清责任和追究责任是北京绝不会做的。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过去的两年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处理1994年千岛湖抢劫和屠杀案件,以及今年三月江西省芳林村小学爆炸事件中,都采用了同样的手段。

国际人权组织一再调查和谴责中国对媒体和人权的压制。

按照美国国务院今年发布的人权报告。中国的人权记录是195个国家中最差的一个。多年来,中国主席江XX一直是保护记者委员会列出的“新闻界头号敌人”之一。该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说,江的政权采取严厉的判刑做为维护其铁腕统治的方法,中国拘留的记者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根据另一则新闻,在今年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上,美国和英国的精神病学家谴责中国使用精神病院进行政治迫害。他们的调查显示有超过1000名健康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他们在那里被注射药物或电击以迫使他们放弃他们的信仰。有报告说他们被折磨致死。

关于这些人们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在导演的参观劳改营期间,记者们所看到的是真相还是谎言?真相终会揭示出来。用不了很久,就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富有正义感的记者向世界揭示更多真相。我们期待着这一天。

张清溪是台湾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张锦华是同一所大学的新闻专业助理教授。他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本文根据网上台北时报英文版本翻译,请见:

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2001/07/07/story/000009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