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视邪恶,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我去某地办事,因与我联系的当地同修被捕后,他的手机被恶警掌握,我被捕了,关押在当地一个宾馆里。

在落入恶警手中的一刹那,师父的话就清晰的打入了我的头脑,「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深谢师尊无时不在的爱护与提醒。

面对邪恶之徒,我记住师父的话,「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开始大声的背诵师父的经文,不配合警察的指令。他们没办法,只好任由我双盘着坐在沙发上。不管進来的是服务员还是警察,我都大声告诉他,记住「真、善、忍」,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记住「天网恢恢、善恶必报」的天理。

我去洗手间时,被派来跟着我的小服务员红着眼睛对我说:「别这么刚强了,看再挨打。」我说:「我刚强是因为我知道我无罪,无罪的人怎能向有罪的打人凶手低头呢?」我问她我有没有可能逃出去,她说不太可能,外面已经有三十多个警察围着了。

中午时分,警察端来了丰盛的午餐,说是给我接风,而我已决定绝食绝水。看硬的不行,他们开始来软的了,目地就是要套出我的姓名住址,以及此行目地。我一再告诫自己,决不能动任何人的念头,要时刻用大法归正自己的心。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决不能由于自己不够正的、人的一念让邪魔钻了空子,从而对大法不利。他们恶毒也罢,伪善也罢,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就是要我向它们低头,从而一步步瓦解我对大法的正念与正信。越是艰难的处境,主意识就越要清楚。

一拨又一拨的说客来了又走了,我对他们以善相待,讲清真相,我知道任何人都是我洪扬大法的对像,任何环境都是我助师正法的环境。一天过去了,他们的记录仍是白纸一张。

看软的不行,他们又来硬的了。夜里十一点多,四个打手带着一身酒气,拎着电棍、藤条進来了,说是看我细皮嫩肉的,不喝点酒,不忍心下手。他们先让我跪,被严厉拒绝后,他们一起动手把我摁倒,开始用电棍电。我尽全力挣扎,决不配合,他们喘着粗气说,看不出文文弱弱的,这么大的力气。我开始大叫,为的是让这附近的常人听到他们令人发指的恶行。这时眼看着打手们的脸越变越黑了。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我自己的业力自己消,不是我的业力,邪恶别想碰我分毫,邪恶势力的安排弟子不承认!」

这时一个恶警跳到我身上要耍流氓,扬言要剥我的衣服。我立刻审视自己: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好的言行不符合大法,不然他怎么动的了我?一念一出,电棍的电流忽的从后面反着发了出去,长长的蓝色火花把恶警从我身上「砰」的弹了出去,重重摔到地上,他再也没敢上来。

恶徒们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把电视的声音开的更大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豁出去了,决不能以任何形式配合邪恶。」

恶警开始将我翻过来摁在地上,企图从后面电我,但电在身上不再有任何感觉。我还在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手持电棍的警察气急败坏的嚎叫起来,「叫什么叫?电着我了,你叫什么!」原来电棍开始完全反向发电了,并且拿过来时「电还满满的」(恶警语)电棍只用了这么十几分钟,就没电了,而且电后来再也没有充上。

这时他们的头头过来要口供,说是暂不用刑。他们开始做笔录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显的疲惫不堪,垂头丧气。我想他们背后的魔们已是气数将尽了。笔录上包括「性别」一栏在内的十几项填的都是「摇头不答」。我只在他们问我是否修炼法轮大法时,大声答道:「炼!用生命修炼!」在问及学历时,我如实告诉了他们,目地是为了洪法。

审不下去了,他们又开始给我做工作,我说,「对不起,我要睡觉,我很困,这是正常的生理需要。我要是睡着了,并不是我不礼貌。」他们没办法,只好说,「那你睡吧。」我闭上眼睛就睡去了。

清晨时,一个带着红色光芒的声音唤醒了我——「某月某日光明显」。我猛的惊醒,看见两个警察在睡觉,一个背对着我在看电视。去洗手间时,看见镜中的自己面色沉静,目光格外清亮。忽然一个念头闪出:「走!」我试着捋了一下手铐,手铐轻而易举的下来了,但房门紧闭着,我想,「门得开呀,师父,门不开,弟子出不去呀。」不到半分钟,一个警察進来拿东西,走时,门半开着。我在心里说:「师父,弟子明白!」我光着脚,轻轻闪身出了房门。三楼,二楼,一楼,平安无事,外面的大铁门也开着一道缝,保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飞也似的跑到了清晨的阳光下面。

出来后我被善良的百姓搭救,平安回到家中,从新汇入正法洪流。

完全放下生死,全力排除人的观念,以清醒的主意识和强大的正念直视邪恶,邪恶将无处遁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