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发资料、讲真象一年的回顾


【明慧网2001年7月10日】洛杉矶在美国是华人最多的城市,又是离中国大陆最近的城市。每天,洛杉矶国际机场都有二、三个直飞大陆的航班,无数的大陆旅游团、考察团、访问团在这里出出进进。

自从2000年6月18日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以后,洛杉矶的大法弟子开始到飞机场向大陆旅客派发真象资料,讲清真象。大家根据每个人不同的作息时间排好班,每天中午和午夜的二或三个航班都有专人负责,至今整整一年了,这里已经成了让大陆民众直接听到法轮功声音的重要窗口,成了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特殊阵地。

深受欺骗毒害的大陆百姓

江氏犯罪集团在国内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栽赃陷害,欺骗了许多善良的百姓,有的人一听说是法轮功的报纸,就显得很惊讶,甚至惊慌失措,赶快躲开,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面对这些被蒙蔽的群众,我们感到十分痛心。大法造就了宇宙的众生,如果一个生命对大法抱有偏见和敌意,他面临的就是被淘汰、被销毁的万劫不复的可悲境地。我们的责任就是把真象告诉他们,多一个人了解真象,就多了一个有希望的生命。

在发报纸的时候,我们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到这儿发一次报纸挣多少钱啊?”“我们是自愿来的,不挣钱。”“修法轮功的人为什么都不管孩子不管家,只管上访、上天安门啊?”“你误解了。修法轮功的人在哪儿都要做好人,在家当然也要做好人,要管好家了。可是江泽民一夥把好人打成了X教,还不让人讲话。他们没处讲话就只好去天安门,去说明真象,让人们知道法轮功不是X教。可是一讲真话就被抓被关,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送去劳教,使法轮功弟子有家不能回。怎么还反过来说法轮功弟子不顾家呢?”听到这里,问者似有所悟,沉默了。

当我们怀着善心,把他们当朋友,跟他们讲大法和师父好,讲自己、讲自己的家庭在修炼中的巨大变化,让他们明白法轮功学员是普普通通的人,是一群心地善良的好人时,许多人都能接受。

对那些非常邪恶,自己不要报纸,也不让别人拿,甚至攻击大法的人,我们毫不留情,坚决制止。只有把邪恶抑制、清除掉,才能使善良的人们更好地了解真象。一天,一行人走过来,其中一对看上去是夫妇的年轻人刚要接过报纸,旁边一个人突然伸出手来挡住。发报纸的学员立即严肃地质问他:“你想干什么?”“我要对朋友负责!”“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走的路,只能对自己负责!”那人被学员的正气镇住,没话说了,那对夫妇如愿以偿拿到了报纸。

大陆游客中也不乏心存正念,对江泽民集团的镇压持怀疑态度的人。他们走出国门,都希望能听到另一面的声音,了解事情的真象。有一次,一位十七、八岁的小青年一看是法轮功的报纸,兴奋得高声喊起来:“法轮功啊!”他不仅自己拿报纸,还叫来几位同伴,每人都拿一份。小青年们边拿边说:“不怕他们(指江泽民集团)没收,我们有办法。”

还有一次,两位先生走过,其中一位接过报纸,说:“我就觉得他们的宣传有问题。跑了美国好多地方,找不到法轮功,今天最后一站,终于碰上了。”当他转身去打电话时,和他同行的人告诉学员:“他是我们的书记呢。”

关于4.25事件和天安门自焚事件

群众对法轮功误解最深的问题就是4.25事件和天安门自焚事件。这两个结不破,就很难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因此我们每次发资料,都着重解释这两个问题。

对于4.25事件,我们从96年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攻击大法开始,到天津公安公然殴打、拘捕上访的学员,详细介绍给他们听。特别强调,法轮功学员不是去包围中南海的,只是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如果信访办在前门、王府井,那可能就会说法轮功学员包围前门、王府井了,当然,前门、王府井就没有那么敏感了。而且,那次上访,由于朱总理的直接过问,当天就已妥善解决了。但后来江泽民出于妒忌、私愤,把这件事拿来大肆渲染,为他们的镇压制造借口。群众听到这样的解释后,原来绷紧的神经开始松弛下来,本来拒绝接受报纸的人往往会主动伸手要报纸去看看。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我们首先请人们了解一下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不允许杀生,无论杀人或自杀都是违反大法法理的,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是不会自杀的。然后再把自焚事件的疑点一个个揭露出来,如王进东打坐的姿势不对,刘春玲被一重物击倒等。我们随身带着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分析录像片的图片资料,这些图片说服力很强,许多人看得很仔细。通常我们也把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的图片拿给他们看,人们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图片都受到强烈的震撼,有人甚至叫出声来。

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群众对恶势力的罪行逐渐有所了解,对大法抱着抵触甚至敌对态度的人没有开始那么多了,这种情况从报纸的派发数目可以看出来。一般每个航班可发出50份至80份报纸,飞机起飞后,我们都要把被丢在候机室座位上的报纸收回来。过去被丢掉的报纸达40%左右,现在最多只有30%,有时只有10%,其余都被旅客带走了。

修炼者在洪法与救度世人中升华

洛杉矶国际机场是一个极为繁忙的航空港,周围道路的交通也很拥挤。每次去发报纸,从开车、停车到进入候机室都要花费一些时间,加上发报纸的时间,一次需两至三个小时。偶尔去一次不算什么,坚持每天都去,就不容易了。有一个航班是午夜零点的,对于第二天要早起上班的人来说,确实晚了一些。但是,大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这点小困难和国内同修所受的苦难相比,实在是算不了什么。把宇宙的真理告诉世人是最神圣的事,有机会做这件事是我们的幸运。这些大陆的民众能到美国来,并能在我们这里经过,就是他们的缘分,不能由于我们的懒惰而让他们失去闻知佛法、听到真相的机会。

有一位学员是负责中午航班的,每星期一至五都要到飞机场发报纸。她有一份半日的工作,一些亲戚朋友也在帮她介绍工作。可她挑选工作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中午必须有空出来,如果和到飞机场发报纸的时间有冲突,她宁愿不要工作。她说,先生有工作,生活过得去就行了。对她来说,每天中午到飞机场发报纸成了最重要的工作,风雨不误,准时“上班”。

学员们在公共场所讲真相,对个人的言行举止,甚至衣着都很注意。有一位学员还特地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每次出去都穿戴整齐,并稍微修饰一下,和去上班一样。因为很多大陆民众受邪恶的宣传影响太深,把炼法轮功的人看成是怪人,甚至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我们是他们亲眼见到的活生生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做得好坏,直接影响到大法的形象。

师父说:“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转法轮》第一讲)慈悲心是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动力。我们在发材料的过程中,不断地去掉自己身上人的东西,比如怕别人笑话,怕见到别人的白眼,怕不被人理解等,越来越觉得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在督促着自己。有时因为其他活动而错过了一个航班,心里总会有一种牵挂:万一这个航班的旅客中有有缘人,因为我们没去而错过了了解真象的机会,多可惜啊。表面上,那些人从我们手中接过去的只是几张报纸,而实际上,对一个生命来说,这也许是千万年的等待才等来的机缘。

一天,一位学员在发报纸时遇到一位坐在轮椅中的老人。当她把真象资料递过去,看到老人吃力地伸出颤抖的手接过资料,又颤抖着捧到面前阅读的时候,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只觉得一种神圣的慈悲心从心中升起,她多么希望把宇宙大法告诉每一个人,使人人都能脱离苦海啊。她说,当我捧着大法的报纸站在候机大厅里,看着面前提着大包小包,急急忙忙,川流不息的人流,我多么想对他们大喊一声:“人们啊,醒来吧!你们知道今天遇到的是什么吗?是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只有得到了他,你才能真正地幸福啊!”

目前,邪恶势力的垂死挣扎还很疯狂,向世人说明真象的任务依然任重道远,我们要继续按照师父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