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德治国",还是"谎言治国"、"恐怖治国"?


【明慧网2001年7月11日】2001年1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首次提出"以德治国"的口号。由于提得突然,北京的官方和民间学者普遍感到纳闷。后来从高层的内部传出消息,才知道提这个口号是为了和法轮功对抗,所谓"消除'法轮功'产生的社会条件"。(见"镜报"2001年,第3期,第36页,香港亲共月刊)

这里,作者不准备对这个口号作全面分析,只想指出,由于江泽民没有针对这个口号提出一套在目前中国可操作的程序来,说明他压根就不想实行什么"以德治国",提这种空洞的、无法操作的响亮口号,完全是为了包装自己,就像他在电视镜头前亲吻儿童,摇头晃脑背诵英文"人权宣言"一样,无非是挖空心思,想“秀一下”,表明自己是个开明的"君王"。

其实,江泽民的"以德治国"口号,在今天的XX党内根本没有道德基础,是典型的缺德口号。

就在新华社刚报道江泽民提出这个口号(比他提口号晚一个多月)的第二天,外电就传出消息,江泽民政府为了在奥运会的审查代表前,表明北京有高水平的环境质量,绿化草坪,竟弄虚作假,用机器把绿漆喷洒在土地上,冒充绿地,欺骗老外。不料被记者发现,一时在全世界成为笑柄和丑闻。

外电也报道,今年6月,中国政府让外国记者去北京近郊,参观一个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场。记者们看到的是一片鸟语花香,法轮功学员在自由活动,可以唱歌、打球、看书、看电视。其中一个学员向外国记者讲述,自己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幸福的生活。最后,记者们还和法轮功学员围在一起,挑选各自爱好的北京小吃。可惜,记者们不傻,又一次识破江泽民政府的弄虚作假。这倒不是因为这些记者是打假天才,或有火眼金睛。道理很简单,就在不远的天安门广场,这些记者和中外人士,亲眼看见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拖着妇女的头发上汽车……

记者们把这些事实当作丑闻作了报道。不过,江泽民集团倒不觉得怎么出丑。原因是,谎报成绩、弄虚作假是表明是江泽民领导有方的重要手段,已经成为各级工作人员必须学会的基本功,也是许多人升官的重要手段。最要命的是,由于司空见惯,人们对说假话忍耐性提高。因此,在总结工作,对付外来检查,上报纸作宣传,说谎、弄虚作假,已经成为常规操作,即便被揭穿,也容易被上级领导、新闻媒体、甚至群众谅解。

"谎言治国",这是江泽民集团统治中国一个主要手段。

中共官员的普遍说谎,比起中共党内的贪污、腐败来说,是小事一桩。

可能有人为江泽民总书记辩解,"以德治国"不是说统治者必须有很高的道德,不是吗,江泽民说,"法治以其权威性和强制手段规范社会成员的行为,德治以其说服力和劝导力提高社会成员的思想认识和道德觉悟"(见同上月刊)。所以,人家说的是自己的统治术。

好极了!这就是说,法治(强制手段)是针对人的行为,德治(劝说)是针对人的思想问题,包括信仰。这符合毛泽东说的,思想问题只能靠说服,不能靠压服,更不能使用法律手段。

但是,对于他们,说的比唱的好听,做的比说的下流,想的比做的更卑鄙。这点从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信仰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先从官方的报道下手。

2月27日新华社有篇报道,题目是"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以亲情感化'法轮功'痴迷者"

我们把这篇文章中的水分(假、大、空的话)挤掉后,发现所谓的"亲情感化"有下列几点:

1.组织做操,搞列队训练,唱校歌,学习所规队纪;
2.唠家常,谈亲情、友谊,谈人生价值、生活意义;
3.请专家英模作报告;
4.发现和培养转化典型,从她们打开缺口(就是利用叛徒)。

以上是他们总结出的,法轮功学员的"思想转化的有效方法"。作者是中共的政治思想工作人员,这些所谓的"有效方法",是XX党做思想工作的传统方法。从苏联用到中国,据我所知,对现代人来说毫无作用,过去大概也没有起过作用。试想,如果有用的话,世界上的人被他们这么一做转化工作就变成了共产主义者,整个世界早就会被共产主义征服和统治了。

从苏联的情况来看,从中国的现状来看,XX党的政治思想工作的成果接近于零。我不相信江泽民会比毛泽东更有办法,也不相信马三家的那些女狱卒(不过是狱卒)比我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员更高明。

老实说,光凭这些方法,用来对付可塑性很大的学生都不行,更不要说是信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后,隐藏着现代社会最黑暗的酷刑。

且看一位从马三家死里逃生的学员讲的几个事例:

第一例:"王满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法女学员,因不肯接受叛徒的邪悟,拒绝写悔过书。警察先是派几名叛徒轮番地所谓"开导",不让其有片刻休息的机会。见彻夜不眠攻心(这就是她们的唠家常,谈亲情)不成,便命其"蹶着"或"蹲着"("蹶着"就是两腿并直站立,用力弯腰至极限,手尖指向地面,头倒空)。王满力仍不写,暴徒便逼迫全室大法学员十多人一同陪蹶,一夜一夜不许停歇,有的呕吐、有的甚至休克。"

第二例:"王艳霞,因拒绝走操(这就是做操),双手被铐在床腿上,蹲不得,坐不得。后来,又被施以拳脚,门牙被打掉,头发被拽下几缕,左眼完全充血,血红血红的,脸腮铁青。一场大雪过后,警察命其脱下外衣外裤,棉鞋,只穿衬衣衬裤,一双单鞋,站在电线杆下雪地中,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

沈阳某学院大学教师赵永华和农村的朱慧敏老太太,因拒绝走步(也是做操),时值隆冬,被弄到外面,被警察脱下外衣并逼迫她们在地上来回爬行近一个小时。"

这两个例子是和她们总结的方法(如做操、唠家常)对得上号的,还有对不上号的,就更残忍、更下流。

第三例:"王惠,是一名二十多岁女学员,警察见其始终不屈服,王大队长和王小队长每人两支电棍对其用刑。四支电棍同时放电,而且专电乳房、心脏、手心、脚心、甚至难以启齿的部位。啪啪击电声和凄惨的哭喊声,夹杂着恶警的喝斥声:"你给我骂不?你给我骂!你给我骂!"几十分钟过去了,王惠终于走了出来。只见她头发零乱,目光呆滞,身体不断抖颤,露出皮肉的脖子、手背肿起一大片,躲得大家远远的,连手都不敢让别人碰。紧接着警察瞪着眼对王惠说:"你说你忠诚,这不也骂了吗?"紧接着命王惠马上写悔过书,王惠说:"我写的是假的。""假的也要。"然后恶警命人送去纸笔。"(2001年6月28日"明慧每日快讯")

在这里,我们没有看到道德,看到的是恐怖,没有看到"说服力和劝导力",看到的是暴力。

江泽民说的是"以德治国",行的是"谎言治国"、"暴力治国",想的是永远控制权力,必要时把权力移交给自己的儿子,实在没有办法,也要交给自己信得过的人。

所以,他和古今中外的独裁者一样,必须牢牢地掌握军权。一旦失去军队的支持,马上完蛋。

江泽民说的、做的、想的,完全不一致。国内有人把他们称为"披着羊皮的狼",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