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紧急救援,我穿上SOS T恤衫


【明慧网2001年7月11日】修炼的路是一条改变了的人生的路。我在中国得法,却转到国外定居,和国外的功友一起学法、炼功、进而洪法,参与正法,讲清真相,救渡世人。这其中必有其背后的意义吧。

难忘1993年的冬天,我在寒风中得到了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师父的报告会的票,第一次见到了师父,听师父讲法,萌生了学炼法轮功的心,接着参加了九讲学习班。虽然那时对于大法的理解实在是懵懂幼稚,可是后来每每读到《转法轮》第二页中的:“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我都感到幸福和感慨,我都会回想起在济南第一期学习班上,那个简陋的礼堂里,衣着简朴的师父亲自为学员们纠正动作,回答听众的问题;我都会想起国内炼功点集体炼功洪法的感人场面。那时,不少海外学员都组织交流团到中国学习,中外学员一起炼功、谈心。我还曾参加过青年学法小组的学习,一群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因为学炼了法轮功,不再沉迷于名利之中,认真对照大法,检查自己的言行,努力工作,做好人。那是多么纯洁的一个场啊!师父曾在一个场合提过神佛是要能够为宇宙付出生命的。(大意),当时我真是无法理解,现在才明白一切早已安排好,师父早已看到这场严肃的考验。

1999年7月,已身在国外的我与当地功友一起开始了护法讲清真相的路程。网上得到的国内功友惨遭迫害的消息令我悲痛,国内的朋友也渐渐失去了联系,曾经一起学法炼功的同修啊,他们是不是已流离失所?是不是在劳教所里受着非人的折磨?父母也因为拒绝参加洗脑班而被迫离家出走。那一切都只是宝贵的回忆了吗?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师父《心自明》)两年来,我参加过一些海外的法会和正法活动,在本地也做各种洪法工作,可是,我觉得,我没能很好地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在不少情况下没能在法上理解法。由于学法不够,各种常人心常常出来影响到对法的理解和做大法工作上。私心、怕心都是正法中的障碍。甚至对于网上国内的消息产生过麻木的反应,觉得有心无力。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我感到非常惭愧。感到自己与大法对一个粒子的要求的差距,看到了自己与其他学员的差距。

6月26日,全球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行动在一些国家陆续展开了。我只是从感性上认识到作为大法的一粒子,应该积极配合这次行动的重要性。在反复阅读师父新经文和明慧网上“致同修”等文章,看到其他国家学员的迅速行动后,我渐渐在理性上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几个功友想到了印制SOS T恤衫,因为这是一个比较方便快捷地引起人们注意的方法。我们做了几件样品,前面是中文:“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中间是大大的彩色SOS,背后是英文:“SOS: Stop The Killing”印好后,我们当场穿上各自回家。我在去商场的路上车上都穿着它,效果很好。 一般在车上向后走时已坐在车上的人或等车时排在我后面的人看到后都是大吃一惊。一次我在过马路时一位女士特地走来离我非常近要看清楚上面写的字。还有一次在商场买东西付款时收款员正好来自中国,她一面与我搭话,眼睛却看着我的衣服,并主动地与我聊起来,我就给她讲真相。穿上这件衣服,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国内的同修在承受着生死考验,我们有义务把真相告诉每一个国家的人民,这是真正的善与慈悲,而不是去附和常人的变异了的什么概念。修炼是每一个人的权利,这不是政治,是光明坦荡的,是最正的。在做工作、想办法的同时,在阅读明慧网的文章中,也真正地不断地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各国学员们倾全力讲真相、救渡众生、支持国内弟子的行为深深地打动着我,国内千万弟子置生死于度外,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就是在创造历史。前天看到那位在中国使馆前连续静坐的加拿大弟子的公开信,听到他用心发出的呼声,真地感到了震撼。我身边的学员也在克服着种种困难不懈地进行着洪法正法的努力。师父说:“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我要遵照师父的教导,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