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瑞.史密斯:在使馆前的三百小时

(系列报导:二)


【明慧网2001年7月12日】四、“数点梅花天地春”(梅花诗之十)

一天清早,大家起来炼完第二套功法后,洁瑞的嗓音突然有些颤抖了。他说:在他炼第二套抱轮时,突然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壮观的场面:

北京天安门正中长出一颗硕大的梅花树,周围簇拥着无数大法弟子在向为护法而献身的弟子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与此同时,全世界所有的中国大使馆、领事馆下半旗向护法中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们致敬……那是法正人间的时刻。

说到这时,洁瑞的眼圈湿润了。

五、“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

因为长期在使馆前静坐,洁瑞叫我们把扫帚拿来,尽量保持所在地的卫生。后来,我们想到,警察在这长期值班,心里也过意不去,也向他们表示了感谢。

大法弟子,无论干什么、无论在哪里都要先他后我,无私无我,为别人着想,真正体现出大法的美好。

记得在今年5月19日,加拿大法会那天,师父来了。洁瑞为了帮助大家中午取饭,错过了见师父的难得的机会。当别人提到他错过这一机会时,他却说:“我为别人感到高兴,正因如此,别人才有机会能见到师父”。(“I feel happy for others, because they can see the Master in person")

一位老学员,7月8日提起了关于搭帐篷的看法,提示我们在使馆前应用大法弟子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第二天,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就把帐篷给拆掉了。同时,也把周围环境进一步清理了。

7月9日星期一,两名蒙特利尔大法弟子赶来声援,一直将会坚持到本周五。

六、“连宵风雨不须愁”(梅花诗之九)

7月10日凌晨3点半,一阵电话铃把我叫醒。原来,外面刮起了风、下起了大雨。一位同修打来电话商量怎么办?因为这是把帐篷拆掉后的第一天,外面风雨交加,洁瑞能行吗?

给洁瑞打电话吧,又担心他若已熟睡把他惊醒;不给打吧,这么大的雨,又怕他被雨淋湿。犹豫再三,学员还是给洁瑞打了电话。同时,考虑把车开过去,他们可在车里避一避风雨。

谁知,快4点了,电话打过去后发现洁瑞没睡。

洁瑞很乐观。他说:另一名学员凌晨一点钟时刚给一位来学功的人教完功。之后,他们一直没睡,交流法上的认识,谈的正起劲,好开心 (“It's fun”)。他们用大塑料布把自己裹起来了,没事。

(后来学员提醒我,应该把这风雨之夜拍下来作为这次电视专题的一部分。我感到自己悟性很差,机会失去了。)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风雨一过,天渐渐大亮。

清晨,洁瑞开始抱轮,整整抱了一个小时。一想到国内那么多大法弟子在默默地承受着无名苦难,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不断地淌了下来。他说:他从没抱轮过一个小时,到后来真的有些坚持不住了;突然,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强大的能量加持,使他坚持抱完了一小时。

第二天一早,学员又打去电话问他后来睡觉了吗? 他对学员象母亲一样的问寒问暖很感动,开玩笑地说:“妈,我睡了。我是一个好孩子。”(“Yes, mom. I am a good boy。”)

记得在<严肃的教诲>中,师父曾说:“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

是呀,“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在过去,师父给予宇宙众生的太多了,为学员们承受的太多了。多少弟子一直前赴后继用大善大忍之心默默地承受着和用神的一面去正法,为的是救度更多的众生,使更多的学员能走出来。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讲法时说过镇压后的9个月:“当时因为这个邪恶太大,学员们不可能承受得了它,那么不去承受它,在考验中他们就不算,你光消灭它还不行,所以还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学员如果去承受的话,那就很难走过来了,所以我只能让学员去承受人所表现出来的邪恶,而这个实质的东西,我就把它承受了。”

师父还说:“其实不管怎么样,无论一个生命他在常人社会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诉大家,和你们圆满了以后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

正象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讲法所说:“这部宇宙大法都要给不同的历史时期的不同层次的众生留下不同时期不同层次出现问题时的对照,给生命留下不同历史时期出现的各种各样情况的对待。”从此,揭开了宇宙正法进程中主动用正念铲除邪恶的崭新一页。

正如师父所说:“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