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月百人葬身山泥─严重威胁背后的真正威胁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苹果日报》7月11日报导,每年踏入风季雨季,国内由暴雨、台风引致的山泥倾泻意外总是特别多,造成数以千计的人命伤亡以及数以百亿元计的经济损失。

一项统计数字显示,全国仍有四百多个县市(约占全国县市的一成三)、一万多个村庄受到崩塌、滑坡、泥石流的威胁;有二十三个省、市、自治区存在严重或较为严重的地面塌陷现象。

五月一日,重庆武隆县的一栋九层高楼房刹那间被大面积崩塌的山泥所覆盖,夺去了七十九条无辜的生命。然而,随时日渐远,这个「血的教训」的警戒作用似乎日益消减,以致过去两个多月,全国各地又有近百人葬身山泥倾泻的意外。

大纪元7月10日讯,昨日上午8时许,昆明市东川区因民镇附近的因民公司(原东川铅矿因民选厂)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造成6幢办公楼和居民住宅被泥石冲毁,估计约40人被掩埋。

截至记者今日凌晨发稿时止,已从泥石中挖出被埋受伤人员20名,挖出遇难者遗体13具。据估计,另外有6─7人仍被埋在地下。目前,抢险营救工作仍在进行。

记者在现场看到:发生山体滑坡的地点背靠因民镇高约450米的马掌子山,距山体约有四五十米,据初步统计有3000余立方米泥石塌下,将3幢3层砖混结构办公楼和3幢居民住房全部冲毁掩埋。据了解,山体滑坡时办公楼内和居民住宅里估计有40人。

新华网报导,灾区距东川城区100多公里,塌方总量约3万多立方米。

进入今年5月份以来,昆明地区连续降雨,给东川不少区域带来了严重威胁。

*****

启示

让我们看看这天灾的背后还掩藏着什么,这是什么。

重庆市渝北区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并遭受迫害至今:
贺有利,男,在2000年8月份左右,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现还在拘留所关押,并遭受著毒打。
何秀容,女,在2000年10月份左右,同上。
王燕和她的同学俩在2000年12月份被警察从家中抓走,现在还扣留在拘留所。
彭秀玲,女,同上。现不知去向。
陈利,女,2000年12月底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被非法判刑一年。
郑小琴,女,同上。
濮章志,男,2000年10月底,被非法扣留在拘留所至今。据渝北区公安局内部消息透露,濮章志已经被迫害致死。

重庆大法弟子蒲新江(女),约50余岁,被判劳教,关押在江北茅家山女牢房,被迫害致死。今年四月三日警方叫家属去领尸体,于四月六日火化。家人悲痛万分,投诉无门。

重庆市李子坝看守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

重庆市长寿县看守所里面关押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而被抓回看守所的。看守所内的饭是霉臭的,夹满了老鼠屎和烟头,每顿都是腐烂了的菜叶做的汤,上面经常浮满了蚂蚁。在2001年5月6日这天,看守所内站满了枪兵、管教和公安,这些暴徒们把女功友强行按上死床,铐骑马桩,插管灌食。暴徒们想紧闭风声,把所内每个风门都关了,但同修冯平(女)被灌食发出的惨叫声仍然被大家听到了。男舍房的犯人中午都吃不下饭,女舍房刑事案件的犯人很多都流下了伤心的泪。同修高云霞(女)已记不清被强行在死床上躺了多少天,双手肿得象馒头。还有同修黄正兰(女),5月13日她要求狱警不准关风门,被剪刀铐铐了一天,手肿了,手的泡也破皮了,照看她的人都说警察"没把她当人整,死刑犯的刑具都用到了大法弟子的身上。"其他女同修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上刑、折磨。

5月29日被送来关押的是上清寺中四路小学教师姚晓同(女,47岁)。化龙桥朝阳电机厂退休工人朝成英(女,57岁)在5月30日被送来关押。还有一位来自北方的女学员,她绝食至今,未报姓名。

……

法轮大法修炼弟子孔庆黄。男,33岁,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国家公务员,党员,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五年多。他于1997年8月得法,从此走上修炼道路。他学法认真,严于律己,平易近人,按师父教诲严格要求自己,他认为“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自己,是大法开创了宇宙及众生,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一个健康的体魄,一颗纯净向善的心,明白自己不能再做自我毁灭的事,按师父的法严守心性,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2000年4月因向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4月中旬,孔庆黄的父亲听说儿子被关,当天就气绝身亡。

孔庆黄被抓后,一直绝食,希望政府能明白,法轮功不是邪教,他愿用生命来护法。绝食十多天,看守所强行灌食,以后隔四、五天灌一次食。到8月初,看守所不再灌食,而是带他强行打针输液,五、六天打一次。大概8月25日,强迫他入院治疗,医院不知何故每天都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孔庆黄身体迅速垮下来,相当虚弱,到9月1日,孔庆黄同意吃东西,9月2日处于昏迷状态,9月3日晚9时去世。次日(9月2日),昆明派专家会诊,发现他皮肤发黄,不知何故,还误以为是中什么毒。其实是近一个月不断地被大量抽血所致。

云南几个所谓"被转化者"不但到处散布邪悟,还干出助纣为虐的坏事。在马三家转化团第二次来云南之后,他们为了邀功,扬言要把云南变成比马三家还马三家的地方。那些邪变的人还在全国各地蛊惑人心,迫害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他们还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电视《较量》的拍摄。

仅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和云南省陆丰县省第二劳教所就关押至少50多名无辜的大法弟子。

云南公安紧紧跟随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加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个又一个大法弟子被秘密拘捕和关押。在被关押的人中,有中学教师,有公司职员,有退休的干部和工人等等。邪恶之徒们抓人的手段通常是在夜深人静时,以查户口为名,突然袭击,先非法抄家,然后将大法弟子带走,突击审讯,实行疲劳轰炸,然后以强加的罪名重判。为了陷害大法弟子,他们采用秘密和公开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公开的手法是,三天两头派人上门查看,警告,有的还规定每周要向他们汇报;监控大街小巷的打字复印店,不准复印大法资料,严密封锁互联网,不准访问明慧网。秘密的手法是:监控、监听电话、手机,派便衣和特务跟踪盯哨,并派人打入修炼者内部,进行迫害。他们几乎古今中外所有的特务手法都采用上了。

特别是“两会期间”,云南当局层层单位领导、公安,保卫接到并执行所谓的死命令:每天24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并以党纪、政纪、工职,房子,文凭等来威胁,要其重新表态、保证、过关,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串联”,尤其是不许到北京上访。

……

《大学》:“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注释:它的根本已经混乱,却治理末梢枝节,不行啊。它所厚待的人少德,而轻待的人具厚德,不能这样啊。

江泽民疯狂镇压天法─法轮大法,已违背最大天理,乱了国家的根本,面对各种天灾人祸,东堵西挡,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人怎么能胜天呢?

江泽民启用人性皆无的邪恶之徒对修德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残酷镇压,更是有违于古训。

中国人民要想摆脱天灾人祸,必须共同制止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诬蔑和镇压。这是中华民族走出灾祸、进入人类历史新纪元的根本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