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王村山东省第三劳教所见闻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我们父母移民去了美国,我因为不写"决裂书"而面临劳教3年,不能出国读书。母亲千里迢迢从美国飞回济南来看我,却因谈话中有对洗脑班不满的言论硬被赶出去。不准与我见面。2001年2月21日,我被带至山东淄博王村山东省第三劳教所洗脑,在这里我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魔窟。

这里窗明几净,铺着地板砖,每室有20张床、一台25寸彩电,每间监房都有闭路监视探头。所有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初来时,我心中不由赞叹,这里可比看守所好多了!在这里呆三年也不错啊!稍与被关的大法学员交谈才知道在华丽的外表下,这里是多么的凶残、险恶!这里学员没有洗澡的概念,一年四季不能洗澡。晚上10点多睡觉,监室永远不准关灯,监室的门永远是开着的,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刚进来必须写保证,保证在此不炼功、不传播。如不写,电棍、严管中各种刑罚一齐上,这里已转化的人就像机器人一样没有自己的思维,每天学习诽谤法轮功的材料,写诬蔑法轮功的文章,配合狱警一同对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洗脑。

泰安山东煤矿工人疗养院旅游接待科科长李西岱因10月份上访被关进以后,初期不写保证书,每天5点起床,吃饭后坐在一20厘米高的小铁板凳上,必须正襟危坐,不许扭头,两手放于两膝上,不许闭眼、说话,不许举手,不许喊"报告",有8名犯人看着,若一扭头,那么就强迫你的头必须永远扭着不动,若举手"报告",那你的手就必须永远举在空中,若张口说话,那你的口就必须永远张着。吃过午饭后,再继续正坐小铁凳上,吃过晚饭后继续在正坐。至十点半后才可躺下。第二天接着开始同样的迫害。他们就这样坐了30天,每个人屁股上长了大片的疮。山东教育学院时教授(被判劳教3年)十月份关进来时,每天进行洗脑,每夜凌晨3点-5点只准其睡2个小时,这样共折磨18天,最终神智不清写了保证书。每当新大法学员来时,都被8名邪悟的叛徒包围,不停地与你"交谈"。叛徒们丧失了良知,帮助狱警对大法学员下毒手。一位学员因不愿听叛徒的“理论”,而被叛徒架上老虎凳以示颜色。山东省政府机关幼儿园王宗琴(男),因不屈服,刚进十大队时,被叛徒段润来残酷折磨,段润来(山东烟台,大学中文系研究生,28岁)强迫其接受邪悟灌输,十天十夜不许于宗琴闭眼,段润来指着我面前的一辣椒酱瓶子得意地对我说:"只要于宗琴一打瞌睡,我就将辣椒酱抹在他的嘴唇上,最后我这一瓶辣椒酱都让于宗琴舔光了。"到第10天,监狱怕出人命,让于宗琴睡了半天,然后又连续五天五夜不准其睡觉,24小时派人与其谈话"帮助"。除此以外,暴徒们还将大法弟子绑在禁闭室的门上、椅子上,一绑就是半个月,非常残忍。暴徒用电棍将炼功弟子电得昏死过去,只要不写保证,就接着电。有的电棍长约1米,只要一挨上皮肤,高温就将皮肤烫下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