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中修出最纯的大善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近来国内的天灾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我想这也是配合我们今天,进一步向华人讲清真象的一个特殊天象。镇压已持续了两年,很多人了解了真象,也心怀同情,可就是觉得与自己的切身利益关系不大,又怯于对邪恶政治集团的畏惧,因此纷纷回避直面自己的良心。天灾的出现,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如何配合这一天象,进一步启人善念,使得他们在生死关头反省自己的内心,明善恶有报,进而敬神守德从而逃过生死大劫,这是我们当前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目的,同时也是我们进一步修出理性、智慧和慈悲的不可缺少的修炼过程。

一位功友在向其亲人讲述天灾肆虐中华大地的情况之后,对方说:“你们不是讲善吗?可天灾来了,那么多人遭难,好象你们还幸灾乐祸似的。”这使我想到:我们讲天灾的目的是要让人明白善恶有报从而救度他,真正的出发点是一个善字,可为什么对方感觉不到我们的善呢?师父在大湖区法会上讲到:“其实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过去根本就不管你常人中怎么想。你想我好、想我坏,那都是常人的想法,对修炼人来讲无所谓。谁管你常人怎么样?修的是我自己,人修圆满了走了,常人爱怎么样怎么样,有罪了那人就去承受,不行了就进入历史的淘汰好了,过去就是这样。我们今天大法弟子所表现的慈悲,是过去任何生命在修炼中都没有做到的。”在美国西部法会上师父讲到:“无论在历史上这个修炼那个修炼,我告诉大家,人从来都没有修炼成过。”我理解到:师父其实是给我们讲了旧宇宙的神不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的状态和表现,因为他们的“善”是不纯净的,对人而言是有保留的,甚至仅仅是将其作为一个可“在三界以外微观上操纵人的身体”修炼的环境,正是由于他们的偏离,因此他们都是这次正法中被正的对象。

结合最近师父的几篇新经文,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师父说:“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和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在《弟子的伟大》中说:“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渥太华法会上讲:“那么,我们本着善念,在证实法中、在揭露邪恶中所做的一切都体现出了我们弟子的伟大、慈悲”。在《不政治》中讲:“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讲:“无论我们在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或参与其他的大法活动,包括我们的法会,都要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正法修炼所体现出来的善”。而针对学员题为《什么是真正的善》而专写的新经文《正法与修炼》中师父再次讲:“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

我理解,几乎所有经文中师父反复讲了“善”的问题,这是因为将来如果我们修成了,做为新宇宙中的法粒子,我们的善必须是够标准的,绝对的纯净,而今天我们面对着如此复杂的人心、满脑子败坏观念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间艰难讲真象的过程,就是我们真正的理解大善的真正含意,从而向我们先天最高境界升华的过程,只有参与这一过程,我们才能修出最纯净的“善”。所以讲真象绝不能停留在做表面的工作上,讲真象的效果不是我们执著的,但却是我们应该思考,并不断扩展自己“善”的容量的一种参照。

再回到天灾这一话题,我悟到:天灾的警告体现的仍是师尊的慈悲,我们也应该抱着这样的慈悲去告知世人。如果我们真正的理解“大法弟子所承受的魔难是正法与修炼中的事情”(《不政治》),我们就不会抱着对人的、不符合新宇宙神的“善”的标准的情绪去讲真象。而更重要的是,“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什么是功能》),怎样才能完成这一使命呢?我们所面对的问题都牵扯到背后看不见的巨大因素,就是许许多多不够标准的高层生命,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正他们呢?我想那就是绝对的“善”的力量,如果我们自己不够纯净,那么“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所以讲真象中也是要去掉我们不够善的部分,让我们真正体会善和慈悲的力量。

让我们告诉世人天灾是佛的慈悲警告;让我们告诉他们选择正义、帮助善良就是选择生的机会;让我们教会他们如何抵制邪恶的指令;让我们教会他们如何善良的活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