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加里太阳报:广告牌事件--人们不禁疑惑:到底谁在主宰本市?


【明慧网2001年7月14日】卡尔加里太阳报,2001年7月12日。

卡尔加里中国领事馆的同志们甚至在这里也挥舞着他们的锤子和镰刀吗?

事情起因于一些炼习法轮功的卡尔加里居民想在西南区第六道,中国领事馆的旁边竖立一个广告牌。

上个月,同样位置的广告牌纪念了天安门六四屠杀12周年,这记响亮的耳光,扇得中国领事馆的同志们团团乱转,抱住毛主席语录寻求安慰。

领事出来教育太阳报的读者,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国家、集体或个人以任何方式干涉”。

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任何这样的干涉“都将是枉费心机”。

现在,轮到法轮功要竖立一个广告牌。

法轮功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运动,包括身体锻炼和遵循真、善、忍的道德哲学。

但北京的屠夫们不喜欢法轮功的流行。事实上,他们给法轮功扣上各种罪名,然后取缔、再教育、监禁、折磨和杀害其成员。

两年前的本月,中国的暴君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攻击。广告牌旨在提醒人们记住这一事实。它的内容如下:中国,停止镇压法轮功!225被杀害,50000+被监禁。

法轮功开始着手进行。他们和帕蒂森户外广告公司签了约,广告费用付了帐,版面设计定了稿。然后,在最后一刻,格琳娜打电话给法轮功。

“嗨,我是帕蒂森公司的格琳娜。希望你给我回个电话。呃…广告牌必须换个地方…出于政治因素。如果你能过来的话,我们商量一下。”

当地法轮功成员伊恩.奥利弗说,他马上去了帕蒂森公司。他被告知,所谓的“政治因素”是中国领事馆要求禁止广告牌。该要求想来是通过卡尔加里市政府传达给帕蒂森的。

市政厅内的政客们行动迅速,他们叫喊,并没有提过什么要求。传话员维基.梅格拉斯说,“我们没有要求帕蒂森禁止任何广告牌”。

就算市政府没有提出过要求,问题仍然存在。他们是否传递了中国的要求?

如果市政府没有参与,难道是中国领事馆独自行动?中国会抓起电话,找一个本市的私人企业,要求公司偏向他们?还是他们更可能通过市政府搞私下交易,让市政府给他们的首长戴上白色牛仔帽,而冷落持不同意见者?

如果市政府没有找帕蒂森,中国也没有,那么是谁干的?什么是所谓的“政治因素”?难道是帕蒂森自己先决定签约,然后再突然取消,因为他们新近发现了北京也有值得尊重之处?真相在哪儿?

格琳娜目前“出远门了”。帕蒂森指定的发言人呆在办公室里,但不接电话。为什么这么多机构养了喉舌,却难开金口?

中国领事馆积极备战。

……(省略段为领馆可笑言论)

哈,这就是他们装腔作势含糊其词的欺人之谈。

伊恩和法轮功成员正在考虑下一步行动。

伊恩说,“这里是加拿大。他们践踏了言论自由。我们想做的不过是竖一个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