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被迫害致死的功友刘永来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一次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上,有个弟子在交流中那坚定而平和的语气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当时很想留下他的联系电话以便有机会能和他交流,但走时错过了,我就问了另一个认识他的弟子,才知道他叫刘永来,由于邪恶的迫害,已流落在外,很难和他联系上了。

从《明慧网》上惊闻他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的消息,没想到时隔不到四个月后的今天,我不是在听他将自己修炼后心性的升华娓娓道来,却在为这样一个善良、坚定、健康的同修写悼文。

在交流会上他谈了一些在修炼中过关的事情,现在根据记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可以看出他是为了同修们能在法上共同提高才谈的,而且只是他经历中很少的一部份,又由于我是凭记忆而写,不是每个细节都很准确,我希望了解情况的同修能够纠正不准确的地方。

刘永来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以前曾五次進京上访证实大法,六次被非法拘留。他哥哥是在政法部门工作,在他第五次進京上访之前,他哥哥的领导已经多次找他哥哥谈话,说如果刘永来再進京上访,他哥哥将面临下岗;当地的街道老大妈天天监视他怕他再進京;他自己因为已多次上访,如果再去,很可能遭到更残酷的迫害。当时他想,难道自己修炼真的会给自己的亲人带来不好的后果吗?修炼人怀着大善大忍之心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怎么会给亲人带来坏处呢?不会,只能对他们好,亲人为大法承受将来会得福报,人世间的理是反过来的。难道我们修炼犯法了吗?没有。因为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任何与宪法相违背的行政命令是不生效的。难道進京上访错了吗?没错。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既然我们上访没有违反法律,对大法的迫害没有停止,师父仍在被诬蔑,作为大法弟子难道不可以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吗?经过认真的思考,他踏上了第五次進京上访之路。他从北京回来之后,那些街道老大妈见着他「哈哈哈」的只顾笑,说什么时候他还上北京,带着老大妈一起去。她们再也不天天盯着他了。他当时悟到:是因为他在進京上访这一个问题上达到标准了,那些街道老大妈象从邪魔的控制中解脱了一样。

他第六次被非法拘留是在家里被抓走的。到拘留所后,他在心里对师父说:「邪恶的迫害我不怕,没有任何力量能使我脱离大法,这次我遇到师父,遇到大法了,我就是揪着师父的衣襟也要跟师父回家。」说完他泪流满面。第二天,管教叫他的名字,让他收拾东西回家。

在交流会上,有的同修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坚持认为上访是不对的,应该在家偷着修,要所谓的保存实力,完全是邪悟。当时有的学员为这样的同修着急,说话语气有些急躁,认为他们跟正法的進程落的太远了,甚至是站在邪恶一边说话。刘永来却耐心的和这个学员交流,使他认识到是自己的怕心导致自己走向了邪悟。

他还谈到周围有一些同修受假经文的毒害,曾一度脱离了正法的進程。他耐心的一次次找他们交流,消除假经文的影响,使他们赶上了正法的進程。

二零零一年三月他在散发真相材料时落入邪恶之徒手中,这是他第七次被非法抓捕。直到被迫害致死他也没有放弃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我想象不出邪恶之徒使用了怎样的凶残手段使刘永来这样善良而坚强的生命从人世间消失,使周围的人再也听不到他劝善的声音,使那些被邪恶的谎言蒙蔽的生命再也看不到他证实大法的身影。但是,他用生命证实了大法,用生命在唤醒着众生的觉醒,实践着千古的誓言。他在邪恶的迫害中走完了修炼之路。善恶有报是天理,邪恶之徒都将在痛苦的灭尽中偿还所犯下的罪行。

希望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关注邪恶之徒对大法修炼人生命财产的非法剥夺,对惨案真相展开独立调查,尽快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希望同修齐发正念,解体操纵大连教养院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