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学员陈彩霞被湖北省十堰市犯罪警察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1年7月19日】大法学员陈彩霞,女,40岁,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某信用社职工,家住其丈夫单位东风汽车公司底盘厂。2000年12月中旬陈彩霞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进京上访,17日晚6点左右在北京西长安街被北京恶警无故抓捕,12月21日上午由十堰市公安局驻京办人员警察沙XX交由十堰市前来接押大法学员的人员接押回十堰交公安局处理。12月22日凌晨,在河南省境内,陈彩霞为了逃离邪恶迫害的魔掌、为了向更多的世人揭露邪恶,被迫从火车上跳下而不幸遇难。又一大法弟子被江泽民集团迫害致死。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盗用中国政府的名义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诽谤和迫害,陈彩霞同许多大法学员一道到湖北省政府上访,讲清真象,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公安局非法抓捕的无辜的大法学员,回单位后被除名,后改为留厂察看,其间单位只发给陈彩霞斟基本生活费,并剥夺了她所有的权利,每天却干着别人不愿干的活,如打扫厕所等又苦又脏的差事。2000年6月24,25日陈彩霞为了正法又到青年广场公开炼功(24日晚有20人,25日早有11人集体炼功),被东岳分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成为无生活来源的无业人员。

陈彩霞在被十堰市公安局驻京办关押期间,目睹了警察毒打与折磨大法学员,如:有一次有几名大法学员依法上访被北京警察非法抓到北京某派出所,驻京恶警沙XX将他们一起铐押回驻京办后,面壁而站,沙XX突然给他们每人猛踢几脚,接着就叫郑X(市公安局驻京办看守大法学员的四人之一)拿来警棍,给每人狠打几棍,又罚他们绕房子跑10圈(1圈约有200米左右),并派两名看守人员监跑,其中一人骑自行车监跑,跑慢了就用自行车狠撞他们,边撞边骂。当跑到里边较避人的地方,郑某就用警棍毒打他们,打累了就让他们跑几圈再接着打,就这样打了一次又一次,他们每人也记不清共挨了多少警棍,他们身上被打的象染房里染出的青兰布的颜色和肿块,恶警还觉得折磨不够,又罚跑5圈。由于是将他们用活手铐始终铐在一起,最后在解手铐时,其中一人的手腕已被活铐吃到皮肉里面去了,半天解不开,脱不下来。“人民”警察就这样对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无辜的人民。

此事件的第二天早饭后,郑某再次折磨头天被打的大法学员,要他们扫地。这时另一位大法学员说:"炼法轮功的人不干任何违法乱纪之事,都是好人。"昨天他们被打得那么狠,伤得厉害,就别让他们扫,我来扫。恶警沙XX听后就魔性大发,当即叫郑某拿来警棍,并一口气将这位学员打了足有20多棍(这位学员50多岁,因原先是铁道兵常年打隧道被粉尘污染患上了严重的职业病---矽肺病,被医院判为不治之症,是大法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沙XX和郑X在打大法学员时,边打边骂,以折磨大法弟子取乐,他们大叫:"上面有指示,打死法轮功人员不犯法,打死白打,你们也没有地方去告……"这位大法学员的手肘当时就被沙XX打伤,小腿、大腿、屁股等处被打得青肿淤血,目不忍睹。上午这位大法学员开始低烧,中午冒汗,下午更严重,到了晚上特别是午夜12点之后,高烧出汗越来越利害,沙XX为了掩盖其罪恶,半夜用车将这位学员说是送医院诊治,并乘机给这位大法学员吃了一种不知叫什么的药,使其迷糊,产生幻觉从而瞎说,企图转化他。这位大法学员以很强的主意识不配合邪恶,“用正念正视恶人”,很艰难地闯过了这一关。

恶警沙XX还不准被关押在此的全体大法学员穿外衣外裤,不准穿鞋(他们将大法学员的外衣裤及鞋强制脱下来并拿走),大冬天的让学员光着脚在地上……

大法学员陈彩霞为了逃离邪恶迫害的魔掌,为了获得人身自由、为了向更多的世人揭露邪恶,跳火车时不幸遇难。陈彩霞的死,完全是被十堰市公安局的沙XX等犯罪警察逼迫所致。然而十堰市公安局为了推托他们的责任,竟然威逼、恐吓、欺骗陈彩霞的家属,吓得陈彩霞家属不敢提出任何质疑,一桩人命大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人性全无。坚信善恶终将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