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学员:呼吁紧急救援长途旅行报道综合(7/19/2001)

【明慧网2001年7月19日】
1.芝加哥地区“SOS紧急救援” 车队东行DC报道 之二
2.亚特兰大车队紧急救援之旅(之二)
3.在“SOS 紧急救援中国法轮功学员-从滑铁卢到多伦多领馆步行”欢迎会上的发言
4.紧急救援北行记(15)
5.佛罗里达自行车队和加州车队在弗吉尼亚州的费郡会合
6.英国学员SOS步行日记(第7天 - 第10天)
7.步行日记(一) 朱颖

芝加哥地区“SOS紧急救援” 车队东行DC报道 之二

7月16日,学员们到达了俄亥俄州的LIMA市,在当地的图书馆举行了送书仪式和功法表演,并接受了三家媒体的采访:一个是LIMA35频道电视台,一个是“LIMA NEWS”报纸,一个是LIMA电台。学员们向他们讲述了此行的目的:我们这次全球行动旨在紧急援救中国大陆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江泽民集团的邪恶,制止在中国的虐杀。当天各媒体都给予了及时的报导。

随后学员们继续东行,傍晚十分到达该州的FINDLAY市,同样到当地图书馆举办义务教功和讲清真相的录像播放,许多观看的人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学员们看到这个场面也很感动。晚上已是疲惫一天的学员们来到了一家中餐馆吃饭,当热情的女老板得知她们是一群法轮功学员时,立即表现了极大的兴趣,索取了所有的资料并表示一定要学炼五套功法。学员们说她们在晚上还有一个义务教功活动,女老板表示一定参加。当晚她及时到达,认真的学了五套功法,并购买了书籍。学员临走时告诉她,很多中国人都受江泽民集团的谎言的毒害很深,但没想到还会碰到向你这样一个有缘的中国人,这都是师父的安排,这是本天书,好好珍惜。她也郑重的说:“一定”。还送给风尘仆仆的学员们很多吃的。

告别了女老板,学员开始寻找旅馆,但却迷了路,不知何故开到了长途卡车司机的休息地,面对十余名司机,学员们顾不上问路,而是发放传单,向他们讲述法轮功和在中国的迫害,热情正直的司机纷纷表示了极大的关切和气愤,都要求索取更多的资料,因为他们休息后是开向全美各个地方,途中还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和其它的司机,他们说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政府的邪恶虐杀!当然也没有忘记帮助学员们指路,离开卡车司机的休息地,学员们出乎意料地特别顺利的找到了去旅馆的路,她们悟到,又是师父指点和帮助,让她们遇到了这群有缘的司机们。

回想一天的行程,弟子们感慨颇深:善良的人们啊,感谢你们今天同情的眼泪、郑重的承诺和支持的行动,这已经为你们美好的未来奠定了基础;慈悲的师父啊,多少世人又在您济世苦度的等待中得救;我们做弟子的只有做的更多更好。


亚特兰大车队紧急救援之旅(之二) (ATLANTA_SECOND_DAY ZIP)

  

今天是6月17日,我们行程的第二天。我们的车队到达了北卡的格林斯堡,11点我们被当地的一家电视台邀请拍摄一个有关法轮功的录像片,他们请我们展示功法。学员们积极配合,为了能将这万古难遇的大法及其洪大、庄严,神圣展示给广大善良的人们,12位学员心念纯净,心生慈悲,动作认真、整齐,协调地演示了全部五套功法。在场的人感受到了强大的慈悲的能量场,令人感动,落泪。一位参加演示的学员真诚地说:“当我在摄影棚接受拍摄时,我的眼前浮现出伟大的师尊教给我们五套功法的画面。慈悲的师尊将伟大的佛法传给了我们,而将佛法告诉更多的人就是我最神圣的职责。”很多学员也有同感。

下午4:00,在格林斯堡的文化艺术中心我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有两家媒体前来采访,还有法轮功之友成员,知道消息的普通美国老百姓等,一位学员向这里的人们讲述自己的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所遭受的迫害,还宣读了一些众议员及政府部门给予我们的支持信。会后学员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今天每一位学员感受都很深,踊跃地谈自己的体会。

吴阿姨(65岁):今天上午在电视台拍摄炼功录像片时,我心态非常纯净,无一点私心杂念。

杨柳:上午拍录像时,刚一开始打手印,就有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我平时打坐时头脑里还有杂念,今天录像时一点儿杂念也没有。

吴玲(60多岁):发正念有一段时间了,最近不知不觉中有点懈怠。今日看了老师新经文“正念的作用”,感触颇深。觉得需要更多时间发正念,时时发正念,不仅仅在固定时间。今天体会特别深,今日上午在电视台拍摄炼功录像片时,做到第四套功法时,喉咙好象有东西,要咳嗽,一个劲儿地吞咽口水也不管用,开始有些紧张,怕忍不住咳嗽出来,影响了录像,后来意识到是邪恶在干扰,马上发正念,就没事了。

陆阿姨(68岁):这两天看到媒体支持很大,虽然有些人对法轮功还从来没听说过,但对我们态度都很好。

阿曼达(13岁):在上午拍摄炼功时我很紧张,我的腿也比平常麻得快,我知道师父在给我消业。这对我是次很好的体验。

李红燕及其儿子罗伯特-鲁(8岁半):拍录像前,儿子告诉我今天拍摄时,一闭上眼睛,眼睛就老眨,一会儿就有些痛,眼泪也流下来,我说实在眨得痛就稍微睁开一点,但他坚决说不,说能忍,他不想拍下睁着眼的样子,因为我们炼功时是应该闭着眼的。我就让他发正念。拍摄时我不在他身边,在隔壁监测室我从电视上看到他打坐得有模有样的。过后,我问他感觉怎样,他说觉得很好,眼也没有眨,也不疼了。

Eugene: 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太喜欢做抛头露面的事,但今天我很乐意在电视台制作录像,能有机会向电视观众演炼法轮功,是我极大的荣幸。当炼功音乐响起来时,我突然感觉空气像静止了一样,我们处在一个物质密度极大的空间中,师父教功的影像就在眼前,我听着美妙的音乐,随着师父的动作而动,美而飘逸,能量场非常强。摄影师被眼前这祥和、宁静、美妙的场景震动、惊憾、感慨地说:“中国政府歇底斯里,真是个神经病!”

媒体对我们的紧急援救很支持,那位电视台的记者忙了一天给我们拍摄。我们今天基本在室内洪法,从外表看没有象平常在外发放传单,但是整个格林斯堡的人都会从电视里看到我们的炼功和新闻发布会。学员们还抓紧空余时间学法,学习新经文,晚间又交流体会,明日将天不亮又要赶往佛吉尼亚州的瑞奇孟与当地学员一起洪法。让人们看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唤起更多人的善念来参与救援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是我们每一位海外修炼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加拿大多伦多,滑铁卢,伦敦,Kitchener大法弟子游行及烛光悼念

7月17日下午,多伦多大法弟子以及为了“呼吁制止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杀”而从滑铁卢徒步六天行程150公里来到多伦多的三名London,Kitchener和Waterlood的大法弟子一起参加了一个从多伦多“中国城”步行到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的游行,和中领馆前的烛光悼念活动。

在游行开始前的记者招待会上,来自滑铁卢的大法弟子做了感人肺腑的发言。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也同时让善良的人伸出援助之手,制止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四名大法弟子长途跋涉六天到达多伦多,他们之中有60多岁的阿姨,也有才16岁的小孩,走得脚都磨出了泡,只为了替大陆蒙冤的千万大法弟子们讨回公道,为了唤醒世人沉睡的良知 。他们的护法壮举深深地激励了在场的学员,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

在从中国城到大使馆的游行途中,学员们手持‘SOS'“制止虐杀”等醒目横幅,伴随着大法音乐,从容地走在街道上,街道两侧行人密集,特别是华人很多,很多人都向我们行注目礼,观看着横幅上的字,对揭露邪恶起到了很好作用。

游行到达领事馆后,紧接着举行了一个烛光悼念,悼念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十名大法弟子,这是近来继万家惨案之后的又一起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暴行。参加游行的学员及在使馆前昼夜静坐的两名白人学员一起参加了烛光悼念,数名记者前往采访了这次活动 。学员们集体炼静功、发正念,默默地悼念死难的同修,并希望以次此活动唤起更多人对法轮功的真相的了解及“制止虐杀”。

多伦多大法弟子
2001年7月18日


在“SOS 紧急救援中国法轮功学员-从滑铁卢到多伦多领馆步行”欢迎会上的发言

我震惊:又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我愤怒:把杀人说成自杀。我忧虑:又有多少人在苦难中挣扎。我不能再等待,几乎每天都有人在酷刑的煎熬中死去。

炼法轮功何罪之有?她教我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个好人,她使我家庭美满幸福,她使我身心健康,这些都是千金不换的啊!然而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要剥夺了我们这一切的权利。

朋友,您想过这样的问题吗?为什么99年法轮功遭迫害以前没有所谓的“集体自杀”?为什么其他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没有自杀?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仍不放弃对“ 真、善、 忍” 的信仰?

到7月20日就是“人权恶棍”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两周年了,曾经信誓旦旦3个月铲除法轮功的它, 显然是在为开始一场血腥的屠杀放烟雾了。

朋友,当您的亲戚朋友被无理关押,折磨,甚至失去生命,您该怎么做呢?指责他们不配合刽子手的安排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还是想方设法营救他们,为他们申冤呢?

我们就是要替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喊一声“冤”,踏上了从滑铁卢到多伦多领馆150公里的征途。脑海中印着253名死难法轮功学员长长的名单,脚下的路延至天际。酷暑与艰难阻挡不了我们的身影。60岁的阿姨微弯着腰,她着实累了,却大声的背着,背着,“横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16岁的小伙子脚上磨出了水泡,却一再要求“我帮您背包吧。”第二天的路最艰难:大太阳,石子路,少有人烟。一天下来,四个人中有三个人脚上磨出了水泡,瘸了腿。感叹苍天大地,我们只愿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共同享有修炼“真、善、忍”的权利;呼唤正义良知,帮我们说一句公道话。

乡间路上,风景怡人,郁绿的玉米地延至远方,时而遇见的水塘平亮如境。能为在狱中受煎熬的好人们呼吁,能为祖国的未来及子孙后代生活在真诚的世界里付出一点点,幸福与喜悦充满心间,我再一次体会到苦中有乐的涵义。

一路上微笑挥手的人们给我们多一份理解,欢快的汽笛给我们多一份鼓励,竖起的大拇指给我们多一份勇气。我从心底呐喊:善良的人们啊,都来了解法轮功吧,她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东西,不要再被任何谎言蒙蔽。

历时6天的步行结束了,个中苦乐永在心底,愿天下人得知善恶必报的天理,选 择一条为生命的永远负责的路。

滑铁卢大法弟子
2001年7月17日


紧急救援北行记(15)

  

7月15日,上午当地学员和北上车队学员在市内公园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华盛顿DC的学员也前来一起协助这次活动。会前学员们做了功法表演。会后双方学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之后他们来到华人街做了紧急救援中国学员的游行并向沿路的人做宣传。之后,写有法轮大法和紧急救援的地方学员的汽车车队送北自行车队上路。

今天,放光明电视台的记者前来采访了北上车队并录了像。车队的学员们这一路一直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他们既是修炼者,又是宣传员,运动员,联络员,摄影师,作家,自行车修理工。可是做演员对他们还是头一次。电视导演想拍一个上坡时艰难行走的镜头。他们骑过的山路不知比这个小坡高出多少倍,以苦为乐是他们这次集体生活的基调。

放光明电视台的记者问车队的学员们,在你们骑车的路上遇到困难时是否想到过中国学员。这次车队北上的目的是紧急呼吁制止江泽民集团虐杀法轮功学员。他们从奥兰多出发,平均一天半一次记者招待会或会见媒体。他们所讲的都是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所以,如果说他们想到过中国学员所受到的苦难,不如说中国学员所经受的苦难没有离开过他们。他们要为此努力做到他们所能做的一切。

DC的学员在另一个城市安排了一个日程之外的仪式和记者招待会,把北上车队的原定计划推前了一天。所以车队必须在当天赶到另外一个城市。他们连夜赶了8个多小时的路,11点半到了所要去的城市。放光明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一直跟着他们到达旅馆,完成了他们的拍摄任务。


佛罗里达自行车队和加州车队在弗吉尼亚州的费郡会合

新闻发布会前的集体炼功新闻发布会在雨中进行
新闻发布会前的集体炼功媒体采访

七月十七日,佛罗里达的自行车队以及加州的车队会合到了弗吉尼亚州的费郡(离华盛顿二十分钟的车程)。费郡市政府是弗吉尼亚州第一个宣布法轮大法周的郡市。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费郡市政府前招开了新闻发布会。车队的两位学员在发布会上表达了骑车到DC是呼吁全球善良的人民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当地好几家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


英国学员SOS步行日记(第7天 - 第10天)

1、二人行 (7月14日,第7天,2人,OXFORD -- GORING)

今天将是全部10天步行中人数最少的一天,只有2人,大约走了22英里。其中一个学员突然腿痛,走起路来就象在拖着腿走一样。另一个学员居然在路边先后发现了两根“拐杖”--一根很结实的竹棍,还有一根小树枝。就这样,一个学员用“拐杖”稍稍支撑一下步行,一个学员发大法资料,大约每走三、四十分钟就停下来休息五分钟。不过我们在步行时尽量走得快一些,平均每小时也能走2.5英里。

晚上英国夏时10点、11点、12点,我们同全球的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

2、大城市与小城镇的人 (7月15日,第8天,5人,GORING -- MAIDENHEAD)

今天经过了许多小城镇和一个英国比较大的城市READING,行程24英里。

GORING是个安静美丽的小镇,居住在这儿的人生活很悠闲。昨天傍晚到达时,道路上行人不多,但都很乐意接过大法传单,还有人热情地请我们吃刚从地里摘下的草莓。早上9点多钟我们出发后,整个小镇几乎还在沉睡中。

MAIDENHEAD也是个小城镇。晚上到达这里寻找预订的旅店,碰到三个开朗的老人,其中一人68岁。当听到我们是问路时,三个老人却象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开怀大笑,说找对人了。他们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中国人。他们在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请愿表上签了名。房东也是乐意助人,知道我们是步行时,硬是开车来接我们,我们只是把背包放进了车里。后来,房东也签了名并留下了一些大法传单提供给住店的客人。

3、等待记者 (7月16日,第9天,4人, MAIDENHEAD -- 西伦敦)

今天绕道经过WINDSOR、SLOUGH到达伦敦西部,也有24英里,晚上住在学员家中。伦敦学员帮着联系了地区的媒体采访,由于当地的新闻报纸WINDSOR AND SLOUGH OBSERVER的记者很忙,只能在当天下午3:45来见我们并拍摄照片,我们便在SLOUGH这个城镇停留了将近4个小时等待记者。市中心是步行街,还有一个小的广场,我们决定在这里炼功洪法,并把“SOS!紧急求援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小横幅别在了两个背包上。横幅和学员的炼功吸引了无数行人驻足观望,很多人过来要大法资料,询问这是什么。一个年轻人迫切地走向发资料的学员,当确认这是真的不追求钱财的一种精神修炼时,他说这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他将去买大法书要修炼法轮功。

记者准时来到市中心见我们,拍下了学员炼功的照片。在记者的请求下,两名学员又专门演炼了静功。他们已经了解我们SOS步行的原因,向我们要了更多介绍大法的资料和中国大法学员遭受迫害的资料。他们将结合我们的SOS步行,撰文介绍法轮功及大陆学员遭受的迫害。

4、警察的尊敬 (7月17日,第10天,最后一天,4人, 西伦敦 -- 中国驻英大使馆)

上午在步行中接到伦敦警方的电话,要求我们确认到达中国大使馆的人数、时间及有关活动等,并将再打电话来通知他们的决定。接电话的学员回答完问题后,请求警察支持我们。

下午警察打来电话同意了我们的申请并通知了有关要求。4点半,我们按时到达中国大使馆,大雨不停,没穿雨衣的学员都被浇透了。我们在大使馆对面展开了SOS横幅,阴沉的风雨天中,明黄色的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显得格外亮丽,光彩夺目。

中国大使馆门前一天24小时都有警察,负责联系我们SOS步行的伦敦有关警察也准时到达。两名学员前往大使馆递交请愿信。在这儿值班的警察得知我们从伯明翰步行到这里来后,大为感动,主动帮我们按门铃要求开门。对话机里传出一个缺乏礼貌的声音问干吗,警察说有人要交请愿信,而那个无礼的声音咕噜了几下,粗鲁地关掉了对讲机。我们准备把信投到信箱里。

警察对我们的尊敬远远超过了同情,告别时,他们一一主动、认真地与我们握手,祝我们好运。

至此,我们总体圆满地完成了为期10天的SOS步行。


步行日记(一) 朱颖

7月16日 星期一 晴
蒙特利尔的早晨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真是一个好的开始。

十点半在市政府旁举行了一个简短但庄严的新闻发布会后,张浩成和我随即踏上步行去渥太华的征程。这次活动的主题是:“SOS停止中国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虐杀”,呼吁人们主持正义、共同阻止中国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的迫害,从而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沿途的当地居民。

第一天的行程大约40公里。一路上我们互相鼓励,坚定正念,是法给予我们勇气去克服困难。小张说每当感到承受不住时就不断地默念除恶口诀,不让一丝变异的思想有可乘之机。

途中得到不少人的支持。当我们到达一个叫“St-Eustache"的地方时,5个年轻的女孩把我们叫住,询问我们是不是在募捐。我们说不是,并向他们讲清真象。听到这些迫害真象,他们问:你们不要钱,我们能做什么?我说那就在呼吁信上签名吧。她们欣然地一一签上了名,并问那个迫害法轮功的人叫什么名字?我说叫:江泽民。她们都表现出愤怒的表情。最后他们主动要用车送我们去旅馆,我们谢绝了。对她们说:我们修“真、善、忍”,我们必须做到诚实。她们有点不解,但高兴地离开了。

在旅馆登记住宿时,当职员看到我用中文签信用卡时,觉得很有趣,就拿出一张白纸让我写点儿什么。我当即写上“法轮大法”和“真善忍”并用法文写在旁边注明。她高兴得不行。她没有听过法轮大法,我就向她讲真象。当她知道我们将步行到渥太华时,不解地问:开车到渥太华只需两个小时,你为什么要步行?我笑着说:如果我不步行就住不到你这儿,就没有机会向你介绍法轮功了。她连声说:是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