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用好功能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关于用功能除恶的问题,我是在修炼中逐渐的自己体悟到的,现在师父关于功能的经文下来了,我们更对铲除邪恶充满信心。我觉的有必要将自己对功能运用的认识谈一下,与同修共勉。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一位功友让另一位功友捎信给我,说省博物馆正门上方悬挂一幅很大的写着破坏大法内容的标牌,应该设法清除它。得到消息后,我去博物馆看了看,那标牌是固定在钢铁焊制的架子上,估计有二米宽、二十多米长。我曾经和两位女功友大白天擦去了坏人涂写在街墙上诬蔑师父的漫画和文字,但这么大的东西,又吊的那么高,怎么清除呢?当时,我联系了十来个功友,约定当晚九点钟在各自家中炼「佛展千手法」。炼功之前,动念清除那个破坏大法的标牌,只想清除,不想具体办法(以免动念不一致)。第二天下午,我赶去博物馆看结果,见那个标牌还在,心中很是失望,以为是我们的做法或动念时有问题。可是后来那位捎信来的功友告诉我,那个标牌在我们动念的第三天换了内容。

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发表以后,我用正念清除了一幅张贴在墙上的攻击大法的宣传画,又和一位功友用正念清除了立在校园的一排攻击大法的标语牌。有一位功友动念除了某单位院内张贴的一排标语。还有一件事,某干休所两位老年女功友,用正念清除了该所院内一块黑板报上破坏大法的内容,却又对自己功能所做的事将信将疑,你问我我问你:是不是你擦掉的?确信是自己正念的作用之后,她们又发现另一块黑板报上也有邪恶的内容,便再发正念清除。第二天早晨七点钟,其中一位功友出门买菜,见办公室的人正在擦那块黑板。她想,所里工作人员八点才上班,他怎么七点就开始干活了?这一想,立刻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相信自己正念的威力。

这一类事情,几乎是做一件成一件。但是因为心性的问题,在直接制止破坏大法的人的行为上,效果却没有那么好。比如,有一天,得知某剧团在進行攻击大法的演出,大家发正念制止,结果没有成功。师父的〈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发表以后,我们找到了原因。师父说:「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导航》)我们发现,当时我们在动念制止破坏大法的演出时,很多人都有愤愤之心。当然,动念让迫害大法的人现世现报以示警告,这并没有错,问题在于那颗明显带有愤愤的报复之心。做坏事的人应该得到报应,但那是天理对他的惩罚,而不是人的报复;邪恶势力在毒害毁灭众生,而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救度众生,大法弟子在高尚的清除邪恶,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为众生负责。报复之心当然不符合伟大的修炼人的标准,带有这种人心发正念,那就不管用。

师父说:「你们在此时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各种正确状态,在各种状态下怎么做都是留给历史的,所以既严肃又关键。」(《导航》〈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师父允许并指导弟子在正法中充份发挥功能的作用,这在宇宙历史中是绝无前例的庄严、伟大,绝无前例的严肃、关键,既关联着无比伟大的正法,又关联着无限深远的历史。所以,在证实法中,大法弟子每一次正念的动用,每一次功能的发挥,都不是自己的个人行为,而是伟大的正法進程中的一个部份,必须严肃对待,认真做好,不可掺杂任何人的心。在这个问题上,许多功友遵循师尊教诲,做的很好,而且越来越好。而我最近却因心生执著,掉以轻心,受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干扰和迫害。

六月十五日中午,我读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功能〉,受到了极大鼓舞,但同时也产生了较重的欢喜心,心想师父把什么都给我们打开了,我们还把邪恶当回事吗?由于生了欢喜心,竟将资料放在自行车筐内,就骑车去贴大法真相标语了。即将贴完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年轻人正注意我,并向我靠近,我想到他们可能就是便衣,但仍然旁若无人的往水泥电杆上贴。心想,你们要是给我找麻烦,我就定住你们!很显然,欢喜心和显示心使我失去了理智,当时的状态简直和师父指出的拿着大法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的那种人差不多。但当时,我丝毫也没有发觉自己心性上的问题。

当两个便衣抓住我的车把,要我跟他们去派出所的时候,我心中又立即生出几分气愤,连我自己都感到当时心里不稳。所以当我说「定」的时候,没能定住他们。这时隐蔽在附近的四五个警察一拥而上将我抱住。虽然我坚决不配合,最终还是被他们关進了派出所的铁窗内。夜里,我几次想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走出去,都因为第一次没能定住坏人而心存一缕对自己的怀疑,这样,几次想定住看守人员都没有成功。

当时,我认真的向内找了自己——欢喜心加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对自己正念力量的怀疑,实际上是对大法的正信不够坚定造成的。在铁窗内,我愧疚的想,自己关键时刻暴露了这么多漏洞!正象师父说的:「不是我说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当然,我没因为愧疚而放弃走出去的努力。我发出正念:这儿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走出去,一定能走出去!第二天早晨,派出所所长找我去二楼谈话,谈话期间,所长接了一个他认为重要的电话,让我去对面会议室。我一看,会议室窗户上没有铁栏杆,窗口下是一平房,由平房顶可以离开派出所,我心中一亮,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绝好机会,赶快走!于是我拉开窗扇,跳到平房顶上,又从平房溜到地面,跑过地段街道,打车离开。虽然离开了邪恶之地,但因暴露了自己,损失了正常的工作、修炼环境。

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我重重的摔了一跤,这一跤使我清醒了许多,功友们也真诚的帮助我,使我从中得到了提高。

我悟到,我们必须更加清醒,牢记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每一天都要学好法,每一步都不要忘记向内找、修自己,在稳健走好每一步的同时,「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时时事事保持正念,随时、随地可发出正念,一次没成功,绝不气馁,保持正信,修正心态后再发。同时,我们还应该充份运用我们在正法中修炼出的智慧,比如,做讲真相工作前,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再清除预定活动地域的邪恶因素;比如,可以指挥蚊虫、野蜂驱逐蹲坑的坏人;对带警犬行恶的坏人,可以指挥警犬反过去扑咬坏人……

我们的正念会在不断运用之中越来越纯,我们的功能会出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全面,威力越来越强大。大法弟子整体证实法行动做的越来越好,更多的世人才能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