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之力可震邪(续)


【明慧网2001年7月20日】自1月24日明慧刊登“正信之力可震邪”一文后,至今又过了半年了,这半年是宇宙中最后的邪恶的势力利用江泽民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进行更疯狂迫害的时候,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同时也是宇宙中残存的邪恶势力被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无比洪大的正法之势大量销毁的时候。在明慧网上我看到了许多学员对大法的心得体会,同时,我在各地也看到了许多学员中存在的问题,在此谈谈我对一些问题的看法。

我始终这样认为,真正的理性上、从法上、从心性上去交流,是不会带有任何负面影响的。这种交流只可能让大家看到、感受到大法的殊胜与伟大;只可能使大家更加堂堂正正的修炼;只可能让大家更加理性地认识大法、更加明白正法修炼与普通修炼的区别、更加在法上勇猛精进。我自己的亲身修炼与对大法的正信,在与学员的交流中从来完全是被用在唤醒大家本性上、更高境界上对大法的正信。那种对一定能铲除邪恶的正信力量,用大法中的语句来说就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在与各地学员的交流中,我看到有许多人学法不够,很多时候是用人的一面来理解大法,而不是从理性上来认识。邪恶安排的这场针对大法的迫害,对大法弟子的考验真是无情的,过去师父一再要大家抓紧学法,在“再去执著”经文中师父是心急如焚地对弟子们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那个时候我们能理解师父说的话吗?我看到许多学员证实大法的事没有少做,可是正法修炼不仅仅是用"我去过北京"、"我也发了说明真相的资料"就能够衡量我们是否达到了正法修炼圆满的心性标准。旧宇宙的邪恶因素正是利用我们弟子对大法认识的不足从而钻我们的空子来破坏大法,考验学员。

例如有的学员跟我谈到自己被当地公安“通缉”,有的人与我交流时一边介绍他们做了多少证实大法的事,一边说着他们怎么因此而被当地“通缉”。可我看到他们就是从人的一面来看待“通缉”这个名词,被它所干扰、所带动,无形之中在思想上反映出一种“犯罪”的心态却没有注意到,并被这种思想业干扰得很厉害了还不知道。有的有怕心,有的还有显示心,都不自觉的流露出来。还有人在叙述事情时沿用政府诬蔑大法或粉饰它们自己的用词,如:称邪悟者迫害大法弟子为“做转化工作”,身为大法弟子却口说成“法轮功习练者”如何如何,其实这也都是因为主意识放松而部分被洗脑的表现,都是内外和应的干扰。

在我的心性标准上,我没有任何被“通缉”的概念。我强大的主意识纯净到绝不认可任何旧宇宙强加给大法、强加给我的变异观念。我在大法修炼中所做的一切都是跟随着师父在做着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我甚至经常对着我要去的地方告诉那里的众生:我将给你们生命的永远带来福分、带来宇宙大法。我对大法的正信使我的主意识变得无比的强大,他使得我相信这种对大法的正信能够改变那个空间场的物质因素。我对自己在大法中圆满从来没有任何疑议,我的状态就跟师父在大湖区讲法中说的真正的大法粒子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因此我不知道所谓“转化”为何物,到底谁转化谁不是谁能随便说了算的。我的内心里对人充满了慈悲,不单单是人不可能转化我,那些在压力下被迫接受了洗脑的学员,那些所谓开着修却乱悟的人,当我一听到他们的情况就要去见他们时,那种心性中是没有一丝担心和害怕的,没有一丝为私的,全是慈悲。我的梦中显现出在机枪扫射的枪林弹雨中我在拼命的救人。人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得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在我的正念中,我要让见到我的每一个学员,听到我的声音的学员,都能迅速在大法中堂堂正正修炼,而且是不带任何强制的,不带任何害怕的痕迹的。这种力量是排山倒海、压倒一切的。所以我会把一些光“做事”,不学法、学法少的学员截留住,提醒他们学好法,从理性上真正去认识大法,从而把事情做得更理性、更智慧,真正地迈向大法修炼的圆满。我看到学员那颗在痛苦的魔难中收紧的心变得越来越轻松,变得越来越自在,越来越在法上,我就无比的高兴。

我们去掉了人心,但我们可以利用人心,可以把人心看得更透。很多学员觉得人很难改变,我觉得人太容易被“转化”。报纸上说要把什么什么建成法轮功攻不破的堡垒,我觉得这就象是狐、黄、白、柳在做最后的哀号,非常可笑。我到过一些地方,来交流的学员全是从来就没有出来过的,7.22以后就表态不修了的。当地的老学员觉得他们还能出来交流太不可思议。来交流的人不多,却带了上百个与他们同样的学员走了出来。我听说他们中只有一个到达了天安门,而且没有任何魔难,其他全部出家门就被抓了。这对邪恶的打击真是致命的,苦心经营了两年,用尽了各种手段,却连他们认为都不是学员了的人都走了出来。而且那一个到了天安门的学员把他是怎么样用正念去到的跟大家一交流,更加坚定了他们在大法中修炼。

我们不单单要自己给人去说明真相,我们还要让人觉醒,让人去向更多的人说明真相。我在人面前很少强调我是大法弟子,我甚至跟他们一样义愤填膺的拍桌子去怒斥江泽民所代表的邪恶,那些听我说的人个个都说:“那要去告诉学生,要让学生知道,我回去就要告诉大家。”我在利用人心来铲除邪恶。

有很多网络高手(学员)跟我谈了很多网上安全,这是要注意,可是我们不能生活在人的观念中,生活在人的框框中。特别是在这种“生命在越来越向表面发展逐渐地变成一个神的过程当中”。我是一个不懂网络的人,对电脑也才刚了解,如果都要学会了网络安全才能上网,那真是要命。可大法和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用了最简单的办法,不单跟明慧网沟通了,我跟海外的学员也沟通了。那些网络高手用来做实验,三、四天就能把人培养起来,学员知道后,个个都想学。其实安全是邪恶压迫下人的非正常手段,国外的学员与我在网上交流时,好像一点安全的概念都没有,他们那里没有这类邪恶因素。我从中看到这正是我们要用智慧破除的,我们不能生活在这种框框中。有人跟我谈了网络110,可我每次去国内网站上想阅读那上面污蔑大法的文章,却发现没有一次能打开的,我看了哈哈大笑:原来这个110是个盲人,只要是相关字眼它就报警。正如师父说的制定法律的人没想到法律也会回过头来治他。所以我想,如果全国电脑都在报警,那才好玩了,就象当时北京到处是传单,保安去安全局报警:“我们这收到法轮功传单了”,对方却说:“去去去,大惊小怪的,到处都是,没事自己看看。”如果国外有三十个弟子专门来帮助国内学员,一人针对一个省,隔那么三五天把大法真相资料编成短小精悍的资料群发给常人,而且尽用些勾人心的标题,我看警察非把这个110给砸了不可。

其实我们很多学员被变异的思想干扰带动了还不知道,因为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中生活得太久。很多学员由于学法不深而受变异观念的影响,再加上学法少,干扰更大,无意中承认和消极承受邪恶的安排,向内找但不知如何找到。其实关键就是正念、正信与多学法。我们在做着宇宙中最伟大、最殊胜的事情,邪恶的破坏性宣传,加上那些变异物质在你头脑里随心演化成你好像在犯罪一样,演化成好像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在上电脑而且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你一样。而且你从揭露的邪恶中看到了那种邪恶,脑袋里装多了这种揭露出来的邪恶而不去彻底否定它们、主动根除它们,就会使你更多地受到这种干扰。其实太多的方法破除网络的封锁,但这更多的与心性有关,国外的学员应该更细致的帮助国内的学员,不在这种环境中很难感受这种邪恶,全国到处是被逼离家失所的学员,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处安稳呀。

当我把国外学员怎么样洪法的事迹告诉学员时,他们都非常的振奋、感动,那些因一时的错念脱离了大法的人听到了也会很快回到大法中来,我们原本就应该同是宇宙的保卫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