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大战(初稿)

7.20两周年之际对镇压法轮功和法轮功反镇压的解析


【明慧网2001年7月20日】 在正邪大战过后,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将被真善忍同化归于最美好。

索引

一、引言
二、法轮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纯正吸引了大批有志于修炼的人加入修炼;在反镇压中,他的纯正更得以验证和升华
三、江泽民代表的是邪恶势力;人间邪恶势力从法轮功传出起就一直在设法破坏;在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中它的最邪恶性暴露无遗
四、正邪大战中,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正信是坚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战过后,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将被真善忍同化并归于最美好
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启示向人们明示了有神论的存在和真理的颠扑不破

***************************************

一、引言

针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已历时两年。江泽民一夥对法轮功的构陷、洗脑一再失败,同时镇压的手段和调门也在不断升级。

自1999年7月20日凌晨起,全中国范围内统一行动,对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进行大搜捕,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经过了几年的筹划和准备后,终于帷幕拉开,强势登场。

从此后,大量焚毁法轮功的书籍,大量抓人,打人,办强制转化班,劳教,判刑,施酷刑,立邪教法,补充解释刑法条款等等,镇压手段不断升级。

在镇压历时两年的现在,从近日的报道中看:万家劳教所于6月中旬发生惊人惨案,三名法轮功女学员身亡;6月20日湖北麻城市白果镇,一名法轮功女学员在打至奄奄一息后被活活烧死;5月中旬在北京街头,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被一便衣警察殴打并强奸。对不愿接受洗脑的法轮功修炼者,采用了包括心理战,更残酷的刑罚和在食物中搀入迷魂药等更极端的转化方式。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由中央政府传达给各级政府和警察,用于对付法轮功的坚定的修炼者。250多名死难者的死因全部是“自杀和心脏病”和万家惨案中的李秀琴先被火化,家人见到的只是她的骨灰就证实了这条密令不但确实存在而且已被政府的部分人员贯彻执行了。

无数法轮功受迫害案例表明,对法轮功的镇压在不断的升级下已经到了残忍至极和史无前例,令所有暴君不敢望其项背的程度了。

但是,很多人并没有被表象迷惑。——一位在北京的独立记者2000年425:“约翰·潘姆福莱特(John Pomfret),一个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北京无法容忍一个不受控的信仰,因为共产党员已经没有信仰了。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有信仰的人。’北京有过很多先例,成功地镇压了有信仰的群众。但这一次,如果被镇压的法轮功信众是觉者,北京的失败就是注定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镇压手段的升级代表的是初始目的未达到,否则,把想象中的组织者一抓,那么假设有组织的又是由老头老太占了相当比例的法轮功在1999年7月的全国统一大搜捕后就该解散了。但是法轮功并没有解散而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更蓬勃的发展。

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和法轮功的反镇压向人们展示的是一场正和邪的较量,它是惨烈的,惊心动魄的,流血的,大批人在付出的,又是正的力量胜券在握的。分析这两年的江泽民政府的镇压和法轮功在反镇压中的历程就已经清清楚楚的展示给了人们这个结论,实际上已无需用将来的平反或是特殊事件的发生等等证实了。

二、法轮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纯正吸引了大批有志于修炼的人加入修炼;在反镇压中,他的纯正更得以验证和升华。

1.法轮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纯正吸引了大批有志于修炼的人加入修炼。

法轮功是教人遵守真善忍的身心修炼,包括打坐和四套动功,动作舒缓优美。法轮功鼓励人们相信神佛的存在,从精神上向传统的道德回归,最终达到与真善忍的同化。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正式将法轮功传出。被病痛折磨的和为缺乏道德约束所致的“人人相见如敌,事事都难如意”的社会现状所困扰的人们立即就见到了他的纯正。

1993年,李洪志先生参加了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在大会上创造了无数生命奇迹,引起巨大轰动。大会为此给李洪志先生颁发了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授予“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国家体育总局也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为97.9%。

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来源于自身道德境界的提高和辅炼五套功法。由于法轮功修炼的根本要求是修炼者在不断的修炼实践中达到对真善忍的完全同化,修炼者的身体健康和高尚道德同时得到,这一切又在改变着周围的环境,吸引着更多的人;无形中带动一批又一批人加入身心健康的良性循环。他带来的道德回升和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起到的良性作用无法估量。

法轮功的纯正吸引了大批有志于修炼的人,至1999年7月初,据中国官方调查结果,全国至少有7千万以上各界人士习炼法轮功。

2.在反镇压中,法轮功的纯正更得以验证和升华。

法轮功自传出后,由于他的无比纯正,使假恶丑暴露无遗和受到抵制。因此法轮功自传出后就一直遭受迫害,但是,法轮功始终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在几年的被无端迫害中始终保持的是非暴力、宽容和善意,给不明真相的人甚至是迫害者充分的时间了解和反思,表现出了高度的道德意志力。就是在反抗“7.20”以后的公开镇压中,他们仍然是非暴力,容忍和善行。

在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无理由镇压后,李洪志先生对镇压的局势的反应是:针对当时的形势和各种传闻,李先生于1999年6月2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文章说:“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地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实,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在我个人与'法轮功'弟子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都充分地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给政府充分的时间来了解我们,无声地忍受着。但这种容忍决不是我和‘法轮功’的学员惧怕什么。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

“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

他教导他的弟子始终以“真善忍”为言行的准则。

在“7·20”大逮捕后,法轮功并没有销声匿迹。仍有大批的修炼者清晨在公园里公开的炼功,在单位里公开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人也很多。从1999年7月20日起,全国各地都有大批的法轮功修炼者上访,有的城市达到一次几千甚至上万人集体善意向政府反应情况。他们并没有因“7·20”的大逮捕产生恐惧,而是在对政府的公正和在修炼实践后带来的对法轮功的纯正充满信心的情况下,希望政府对法轮功了解和相互沟通中,使事态得以向良性方向扭转。但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并没有停止,反而升级了。政府将以国家信访办为主的信访部门变成了诱捕法轮功修炼者的场所,凡承认为法轮功修炼者的上访者即被扣押、投入拘留所。

大批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修炼者被不明真相和在政府集全国包括电台、电视台、报纸等传媒的强大谎言攻势下而被蒙蔽的百姓称作“邪教徒”,他们中的许多人被降职,降级,开除公职,罚款,敲诈勒索,经济上极端贫困;他们中的250多人还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而死,并被冠以心脏病发作或是自杀,此种“自杀”还被用于进一步的对法轮功的嫁祸。他们是真的被“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了。他们的基本生存权被剥夺的一干二净,生存的环境极其的恶劣,承受着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巨大苦难。

但是无论是在被抓被打,失去工作,失去经济来源,遭受性虐待,被包括电棍插入口腔和肛门,竹签插手指,上死人床等的各种酷刑的折磨下或者是家破人亡等情势下,他们的对真善忍的正信都没有改变,每个人的言行依照真善忍。

在镇压过程中,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真善忍”;他们的言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非暴力,善行;他们的对镇压的反抗方式:和平上访,向人们展示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自费开办网站,编制报纸,印制、发放真相材料,揭露邪恶迫害;他们向政府的诉求也一直是:停止镇压,释放被捕的学员,给予合法的炼功环境和公开出版《转法轮》,始终没有改变。

在中国以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在镇压的当日和后几日得闻法轮功遭无端镇压,上千人自发,自费聚集到美国首都华盛顿请愿。此后的两年内他们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开办网站,办报纸,风雨无阻的在户外请愿呼吁,开办法轮功介绍班等,在向国外各级政府和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中默默的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的信仰,言行和诉求同国内的法轮功修炼者是一样的,也是始终未变。

因为法轮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所以他得以在反抗残酷镇压的过程中,以同化道德精髓“真善忍”所表现出的言行,无可置疑地证明了他们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两年来法轮功的反镇压行动,更加验证和升华了法轮功的纯正。

三、江泽民代表的是邪恶势力;人间邪恶势力从法轮功传出起就一直在设法破坏;在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中它的最邪恶性暴露无遗。

1.江泽民代表的是邪恶势力,人间邪恶势力从法轮功传出起就一直在设法破坏

江泽民是邪恶的。法轮功的有神论,主张诚实、讲真话、尊重传统道德,鼓励人们通过修炼实践真善忍来获得身心的健康和升华,吸引了大批的习练者等,无一不是江泽民集团所不能容忍和感到害怕的。

从法轮功一传出,人间邪恶势力就一直在设法破坏,企图铲除。例如:1992年至1996年之间,长春极少数人一直在炮制谣言、设法诬陷;1996年7月《光明日报》事件的舆论攻击;1996年7月24日,中国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地发出全面禁止法轮功出版物的发行的通知;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批判法轮功;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发出采取了先定罪、后调查的程序的《通知》以及由此引发了全国许多地区基层公安部门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行动;1999年4月在天津动用警察使用暴力等。

迫害并没有因为法轮功学员的容忍和一次次的善意的讲清真相,和公安部的全国调查未发现问题以及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退休老干部得出的“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而终止反而在不断的升级,并终于导致“4.25”即后,江泽民用两封密件,在拿不出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以两条欲加之罪做出了镇压的决策。

江泽民在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全面取缔法轮功。20日全国对法轮功学员大逮捕,江泽民终于撕去了伪装,粉墨登场,向代表正的力量的法轮功公开宣战。

2.江泽民代表的是邪恶势力;在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中它的最邪恶性暴露无遗。

分析江泽民和他的帮凶们对法轮功的初始镇压和不断的升级的过程,可以得到如下的结论:江泽民代表的是邪恶势力,它所发动的这场镇压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

首先,镇压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法轮功的“4·25”和平上访在当日得到妥善解决后,上访群众和平散去后,又经过制造证据和舆论等方式,强行定性为政治事件引发的。江在两份密件中称,“显然,”法轮功创始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就这个“显然”的假设就把镇压的无依据道破了。从99年7月20日以来,海内外很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江泽民究竟为什么非要镇压法轮功?其实答案很简单:莫须有。--为了江泽民个人的政治野心,无需理由。

镇压的依据根本就是“莫须有”,所有证据都由猜测和推理而来并非以事实为根据。而镇压过程中的驱动力是江泽民不相信整治不了法轮功,和转嫁社会矛盾。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对牵扯到几千万人镇压的决定是在个人的好恶、对权力的过度贪恋以及争斗和嫉妒下而不需要给出确凿证据下就可以做出并得以贯彻和执行的;牵扯到众多人民的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是不需要人民认可的。换句话说,政府的职能和运作完全被江泽民等极少数几个人为达到个人目的而操纵和利用了。

直接策划了所有对法轮功的舆论攻势、构陷及迫害的“6.10办公室”(即“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严密而独立的体系,对中国的各级党、政、司法系统拥有绝对的操动权力,而且有权指挥各地新闻媒体机构。各城市及地区级的“6.10办公室”直接部署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监控和抓捕,其运作几乎不受法律限制。从这样的运作机制不难看到,它是凌驾于宪法,法律和国家体制之上的。

全中国的国家机关,信访部门,军队,警察,学校,企事业单位,居委会,精神病院,监狱,劳教所,等等场所都被利用来参与这场镇压。警察在此时可以不必行使除恶镇邪的天职,而被赋予了草菅人命,强奸良家妇女的权力;劳教所和监狱具有的通过说服教育,服刑改造使犯人弃恶从善得到改造的积极意义没有了,从打骂到酷刑折磨甚至打死的方式被用于强迫人放弃“真善忍”信仰;医院可以以医疗手段,例如灌食,过量用药等达到让人放弃信仰的目的,也就是说,医院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可以不治病救人,可以折磨人,治疯人,治死人……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执法部门的惩恶扬善,信访部门的听取民众心声,解除民众疾苦,医院的救死扶伤,学校的教书育人,劳教所和监狱的改造等等社会赖以存在的这些部门的天职被破坏得面目皆非。

镇压几乎涉及了每一个中国人。在1999年7月20当日明显可见的是被捕的法轮功辅导员和家人;对于上访的和在公开场所说法轮功好的法轮功学员的拘留、劳教、判刑则涉及到了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单位和居委会等人人过关,让写保证不修炼是将几乎所有的修炼过法轮功的人──几千万人都涉及了;连坐制又使这几千万人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牵扯其中;百万签名更介入了大批的中国人。对法轮功好与不好,炼与不炼的表态与拥有正常工作,学习,生活和做人的尊严等基本的生存权直接挂钩。而对于法轮功,除了认为好才去炼并传给亲朋好友的法轮功修炼者,大多数的人是缺乏起码的了解甚至是一无所知的。也就是说中国的老百姓在这场镇压中要对一件自己亲身体验过的确有益处的或者是不了解的事情表态为不好,否则,基本的生存权不能保证。

而在此时的波及面还没有终结。由于驻外使领馆造谣,收买报纸,用经济利益威胁利诱,破坏外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支持和褒奖,使得镇压波及到了世界,而对互联网的攻击和利用法轮功的网址去攻击国外要害部门的计算机系统,关闭互联网等等,又使更大批的人受牵连,而且有人在经济上已直接蒙受了损失,某些国外的要害部门的正常运作一度瘫痪。

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用的是“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无理性、无法律依据和无人性的方式。

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政府职能部门的天职丧失殆尽,中国13亿人的信仰被定位于无神论,被迫相信谎言宣传,人们被强迫说假话,出卖他人,社会上的一个群体被授予了对另一群体的无限制的专制特权,使得人们只能用自私,暴力,强权和坑蒙拐骗求得生存和发展,人们被逼迫摒弃祖训和美德,恶人恶行被鼓励,善者被用尽一切方式强迫远离真善忍。

江泽民对“真善忍”的镇压和对善良法轮功群众的残酷迫害触犯了天怒。两年来中国大地天灾人祸不断加剧,给黎民百姓、天地苍生带来了无穷灾难!

纵观历史,最凶残的暴行从邪恶的深度和广度上也不可与这一次镇压法轮功相比拟,在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中江泽民的最邪恶性暴露无遗。

四、正邪大战中,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正信是坚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战过后,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将被真善忍同化并归于最美好。

在镇压不断升级的情况下,法轮功在反镇压的过程中,表现的坚定的正念和不可摧毁的力量表明,以真善忍为精髓的道德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战过后,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将被正的力量同化归于最美好。

在正邪大战中,一方是以江泽民为代表的邪恶势力,江泽民身为国家主席,统治着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集国力,人力,物力和财力于一身,肆意玩弄国家传媒、通讯、交通等人员与设施。江氏集团推行和散布的一切的一切实质可归为三个字─“假恶暴”。另一方面的法轮功是无权势的民间修炼团体。他们能够做到的是:上访,炼功,向世人展示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自费办报纸和网站和向人讲清真相,帮助人们了解法轮功的根本原则─“真善忍”。

邪恶一方的江泽民,由于对法轮功的强力镇压而频频出丑,骑虎难下,焦头烂额,近于疯狂。表现在编造的诽谤和诬蔑之词被一个个揭穿和澄清,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对法轮功的大构陷中,虽经精心策划还是破绽百出,不但无法达到预期的把镇压和镇压的升级合法化的目的,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被人们所看穿。

国内的各级政府的工作人员,尤其是直接参与实施镇压的人员,被亲眼见到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行所感动,不再配合镇压。警察,作为镇压的具体执行者,采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善待法轮功修炼者,甚至有人放走被捕的学员,或者挺身保护,使得升级镇压只是在小范围内得以实施。普通百姓,包括监狱中的死刑犯,在法轮功的讲清真相和为正信宁愿付出生命的大善大忍所感召下,善良的他们了解了真相,明辨了是非,对法轮功同情,善待,支持,部分人开始了修炼并走出来参与讲真相。这样才使得在极端高压,凶残的大范围围剿中,法轮功修炼者能够得以生存和发展。

一些在精神,经济,肉体的极度打击下,如不被允许睡觉,食品中被搀入迷魂药,心理战等情况下而放弃了修炼的人,在清醒后又重新修炼,公开严正声明违心“保证”和“悔过”作废,这样的声明书在明慧网上每日大量出现。实际上,在两年中真正放弃修炼的人数很少,各级地方政府在610的压力下普遍弄虚作假。

在国际上,江泽民被各国政府,人权组织,非政府组织等一致谴责,出国访问期间被各种不同的抗议组织所包围,他对法轮功的升级镇压遭到了大多数国家政府的严正抗议和警告,他本人被国际特赦组织评为人权恶棍。

1992年5月至1999年“425”,法轮功以祛病健身的奇效和提升道德的巨大作用吸引了一亿学炼者;而99年425以来至今,法轮功更以超群的和平和坚定赢得了世界上众多正义政府和善良民众的鼎力支持。越来越多的政府、民间组织和民众为法轮功大声疾呼,要求中国立即停止镇压,还法轮功修炼者的炼功和信仰自由。西方社会由对这个完全是东方文化背景的优雅的修炼体系从一无所知到了解,从两年前的概念模糊到现在的很多人已了解,而出现了人们主动排队在法轮功的呼吁信上签字表示支持的举动。他们被法轮功的优雅、和谐、友善所折服,很多人渴望更多地了解和开始修炼。

法轮功的正信坚不可摧,广大法轮功学员愿以生命维护“真善忍”,誓将“真善忍”真理以无私无我的精神带给全人类。

世纪之交的正邪大战意味着正和邪已经不能共存。实际上,正邪大战胜负已见分晓。代表正的一方的法轮功,以一股潜流到几年内,尤其是在经历了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镇压后不但没有被压垮,反现蓬勃之势。所到之处,人们的身体净化,人心向善,道德飞速提升,渴望道德的人们见到了道德的不可摧毁的巨大力量,法轮功修炼者可以在极致迫害的情况下得以生存和壮大,那么他们就会具有荡尽世间一切污垢和非道德的能力。正的力量是所向披靡和不可阻挡的。

由此,人们面临的就只要两个选择:从善:在真善忍的引领下,走入无比美好的未来;助恶:将被历史所淘汰,甚或在不久的将来,在善恶有报的天理的制约中,在极度痛苦的偿还中走向灭亡。

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启示向人们明示了有神论的存在和真理的颠扑不破。

史前文明的不断被发现;证据表明历史上的神如耶稣和释迦牟尼等确有其人;各种预示人类社会发展方向和未来的预言被不断兑现;美国航空航天局拍到的照片中出现的覆盖大半个地球的魔鬼撒旦的脸,意味深长;

天文学上的重大发现显示的庞大星体的爆炸和重新组合揭示了宇宙中正在发生的巨变;主张物物相斗和弱肉强食的进化论被不断发现的证据所置疑,分子生物学和生化证据对进化论不断提出的是反证,使得无神论的基础──进化论已经近于崩溃;中国大陆镇压法轮功后的天灾人祸,蝗虫泛滥,高温持续,大旱,大涝,六月飞雪;

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在近期内大量遭报应:被贬职、得怪病,不明原因暴死等在向人们展示善恶有报的天理;以及法轮功修炼者身体的超常反应,极限条件下表现的超越一般人的承受、生存和发展能力,在绝食绝水超过极限期的情况下保持身体的健康,手铐不能铐住,火化时肉身不坏等揭示着道德升华所伴随的表面物质的变化;

这些已经在向人们揭示着有神论的存在。

真理是经得起魔难的考验的,风霜雨雪侵蚀不了,蛇蝎谎言吞噬不掉。历经烈火灼炼仍能掷地有声、熠熠闪光的是真金,不久的将来有福的人们会亲眼见证:“真善忍”法理随着人间败物的被荡尽而普照寰宇、金刚永存!

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1年7月20日

(在法轮大法被镇压两周年之际献给伟大的师父,具有坚不可摧的正念的同修,和所有善良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