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学员:呼吁紧急救援长途旅行报道综合(7/20/2001)

   
【明慧网2001年7月20日】
1. 旧金山-华府长途车旅第十日 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译文)-爱丝苔日记(7/15)
2. 旧金山-华府长途车旅第十二日 宾西法尼亚州匹斯堡市(译文)-爱丝苔日记(7/17)
3. SOS 长途步行日记
4. 佛州自行车队来到Richmond市呼吁紧急救援受
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5. 紧急救援北行记(16)
6. 亚特兰大车队紧急救援之旅(之三)

旧金山-华府长途车旅第十日 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译文)-爱丝苔日记(7/15)

在主人家吃过传统的中国早餐后,我们开往辛辛那提市中心。只有半小时的路,而我在车上睡着了,没有看到窗外的景色。一位学员说,路两边都是玉米地。

市中心有一些摩天大楼。我们活动地点在高出街面的喷泉广场,它的中心是一个精致的,斑驳的古希腊青铜象。许多错落的水线发出令人感到抚慰的水声。在喷泉的后面,散落着一些金属的桌子和长椅。这地方使我想起纽约的洛克菲洛中心。我们迅速的准备着,然后炼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功,真是很难得。

媒体准时到场了,有电视9台(ABC),12台(NBC),19台(FOX)和24台(当地有线电视)。ABC采访了我,他们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关于奥委会让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对此没有态度,我们只是希望这能帮助中国停止迫害,以改变它的人权记录。过了一会儿,他用另一种方式问了同样的问题,我也换了方式,给了他同样的回答。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电台录像采访。

我们的活动一开始,便宣布当地的学员将加入车队,一同向DC进发。然后是给媒体的声明和一位学员的陈诉。大约有10来个人在公园参加了我们的活动。他们看起来很专注。在和他们谈话时,我们发现他们对中国赢得奥林匹克所做出的第一个反应是震惊和愤怒。而我们的反应,我认为应该说是镇静的。

在乡间的土路上颠簸了两个小时,我们准时到达下一站。学员已为我们准备好了传统的中国餐。一路上,学员们对我们太好了,他们总是热情的欢迎我们,让我们觉得象在自己家里一样。我们在一起交流的很好。为了珍贵的大法,我们走到一起,我们之间的联系是不可分割的。想到大陆的同修,我们都感到了紧迫的压力和责任。我们是整体中的一个粒子,这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旧金山-华府长途车旅第十一日:俄亥俄州哥伦布斯市(Columbus, Ohio)7月16日,我们到达了哥伦布斯市(Columbus),俄亥俄州的首府。这里也是俄亥俄大学的所在地,所以学员大多是学生,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在州政府前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早晨炼功时,骄阳似火,但在我们静下心来的时候,并不感到太阳的炎热,相反却感到了阵阵的凉风。

我们的活动获得了当地州政府的大力支持,市政府和州众议员不仅给我们发来了热情支持的贺信,他们的工作人员还帮助学员设置音响,并主动帮助我们解决麦克风问题。放在大街旁的展示板也吸引了大量的路人观看,他们都非常主动的签名以表示对我们的支持。

11点钟,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当地的四家报社记者和三家广播电台记者前来采访,他们都很详细的向学员询问了很多他们所关心的问题,并对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表示了极大的不理解,有一位自由撰稿人对我们尤其关注,他几乎找了所有的学员了解法轮功,并表示了极大的兴趣想开始学习,他说:“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活动,简直就象当年的纳粹所作的事情,江泽民就象当年的希特勒,都什么年代了还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不可思议”。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天空出现了七彩祥云,在我们准备离开会场时,有一位路过的美国老年女士在看到我们汽车上的字后,非常想了解事情的原由,但学员正忙得不可开交,她就耐心等待,直到学员和她谈话,并拿到满意的资料后才离去,这一幕让在场的学员非常感动,真是有越来越多的善心人在了解并支持大法。因为没有电视台采访,学员悟到我们不能等不能靠,这样的事情发生也不是偶然的,于是有部份学员又亲自前往当地主要的电视台送资料。

下午当地的四名学员和我们一起启程,加入了开往匹斯堡(Pittsburgh,PA)的车队。



旧金山-华府长途车旅第十二日 宾西法尼亚州匹斯堡市(译文)-爱丝苔日记(7/17)

今天我们确定在新闻发布会后有三个人要前往DC,参加参议员芭芭拉-堡可斯将于星期三早上主持的早餐会。其余的11人,加上从哥伦布斯加入的4个人,在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后继续驱车于明日到达此行的终点DC。一位在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就读的学员,为我们安排了这次机会,使得我们能在颇具规模的校园中洪法,讲清真相。

在宾州,我们得到了很多的支持。许多路过的车辆向我们鸣笛致意或伸出大拇指。我感到象回到了家乡似的,因为我是在费城附近长大的,“兄弟般的友爱城市”实在是太恰如其分了。(译者注:费城在英语中是由“兄弟”和“友爱”这两个拉丁词根组成的)。

我们的第一站是在匹斯堡的市中心,一个十分迷人的地方,城的中心是由鹅卵石铺成的巷子汇合成的一个小广场。在一个小舞台上,我们演示了功法,并发了正念。之后,我们向路人发放传单,人们都乐于接受。

随后,我们在匹斯堡的一个教堂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这个教堂一直十分活跃地支持人道主义,因此,算是一个合适的地方。他们的祖先也是为了逃避精神迫害,在威廉姆-宾西法尼亚的帮助下而来到这里,实现对自己信仰的和平追求。

教堂是一幢用石头磊起的古老建筑,坐落在古朴的住宅区中。我们用的房间有一种素描画面的感觉。它的墙壁是由勃艮第(译者注:法国东南部地方的地名)风格的布装饰起来的,因此我们在悬挂横幅时,小心的避免损害它。房间的壁板是由黑木镶嵌,地面铺的是精致抛光的硬木地板。

会议邀请了桃乐茜,一位具有中国血统,曾在南京大屠杀时住在中国的女士,发表了演讲。她从一个基督教徒的角度,表达了由不同信仰的人共同抵制迫害的重要性。她鼓励我们不要放弃。演讲十分感人。我们宣读了给媒体的声明,一位学员讲述了她在中国所受的迫害。

两家媒体到场,<<匹斯堡邮报>>和<<匹斯堡论坛评论>>,采访了本地的学员,将撰写专题报道。他们还对我们的媒体组进行了深入细致的采访。其中<<匹斯堡邮报>>曾对我们有过不负责任的报道,一位学员告诉我,他们的两位记者为此而道歉。我们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迹象,说明他们已经明白了真相。

至少有8位当地的学员参加了这次活动。社区也有4位来宾。之后,管理人员特意感谢我们对这里设施的爱护,并说随时欢迎我们再来。这是一个曾学过中文的西方人。他主动表示要找他的教会朋友,看看他们是否能帮助我们寻求非政府组织的支持。

活动结束后,我们驱车到一座山上,俯瞰整个城市,在那里,我们还炼了功。在山顶上,我们可以看到三条河的交汇处,阿里艮尼河,摩嫩嘎合喇河和俄亥俄河。景色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一位同修说,她知道匹斯堡城至少有20座桥梁。

在赶往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交通堵塞,就在车上发了两次正念。真难以令人想象,明天就是我们的第13次新闻发布会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感到师父一直在帮助着我们继续前行。我们完成了不少工作,互相协作,同时,为我们能在一起而感到高兴。



SOS 长途步行日记

2001年7月17日
(汪浩)

经过日晒雨淋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华盛顿纪念碑前。走在华盛顿特区的人行道上,我心里非常平静。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华盛顿纪念碑前的气氛安静而且庄严。履行完了我的职责,我感觉份外的高兴。我们围着华盛顿纪念碑转了一圈。当地的学员给我们照了很多相片。当我摆正一个姿势照相的时候,我就象回家了一样,感觉象完成了一件高尚的使命。我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告诉他们我已经到华盛顿了。他们非常高兴,为我感到骄傲。



佛州自行车队来到Richmond市呼吁紧急救援受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7月14日傍晚,由佛罗里达州出发的紧急救援自行车队到达了维州首府Richmond市。7月15日上午,来自维州和大华府地区的30多位学员参加了在Deep Run公园的集体炼功和新闻发布会。两位车队成员和几位当地学员在发布会上呼吁紧急救援受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下午学员们举行了一个别具特色的车队游行。有的学员将写有“停止虐杀”的横幅挂在汽车的两侧。一位西人学员带来了水彩。大家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和“SOS”等字样写在了车窗玻璃上。车队从Deep Run公园出发至“中国城”,在“中国城”进行了徒步游行。四家媒体的记者对当天的活动进行了现场采访。

这是Richmond学员第一次在当地举行新闻发布会和游行。他们很感谢佛州学员带来的这次难得的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好机会。一位驱车一个小时赶到这里的新学员说很高兴她今天来了。大家都希望这次活动能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新闻发布会前的集体炼功

新闻发布会前的集体发正念

学员与自行车队成员Chris交谈

新闻发布会现场



紧急救援北行记(16)

      

7月16日,DC的学员为北上车队的学员在Fredericksburg市政厅前举行了欢迎仪式。Fredericksburg市市长出席了欢迎仪式并讲了话。他在讲话中说,Fredericksburg市是一个传统的城市,他们一贯支持信仰自由。任何国家都不应该虐待他的人民的信仰和自由。车队学员代表在答谢中说,他们首先感谢市长的热情欢迎。她说,他们从奥兰多一路所经之地受到了美国媒体和各地各级政府和人们的支持和鼓励。她在此向所有支持法轮功的政府和人们表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他们的支持来尽快结束在中国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杀害和虐待。

欢迎会后,地方学员和车队学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之后,队员们上路去DC的最近城市Alexandria。他们翻过了最后一座山。经过了16天的卓绝跋涉,他们身上的不适已经基本消失。经过了12天的山颠之路也已阔见平原。柳暗已经过去,花明就在眼前。

7月17日,整体日程提前了一天,他们在住在Alexandria的学员家里休息总结。中午ABC电视7台的记者来到了他们所住的学员家进行了采访。他们介绍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和法轮功的基本情况,也介绍了他们从奥兰多一路上来的一些经历。

7月18日,车队学员配合DC的学员在Fairfax郡政厅前举办了记者招待会。会前,学员们作了功法表演,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是他们此行最后的一个记者招待会。在北上的18天里,他们接触到了从国会议员到偏僻乡村的人们。他们真正切身感受到了那些正义的人们对邪恶行为所产生的共愤,那些善良的人们对真善忍所产生的心灵共振。由此他们感到在正法的进程中,他们所应该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们想到了中国学员所承受的痛苦,看到了年过7旬的老人从Boston长途跋涉到DC所做的努力,他们所做的一点点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他们将会继续努力,把他们在正法中所能做的微薄点滴汇入正法的洪流之中。

同时他们也希望那些在这正法的伟大时期仍在个人修炼的圈子里观望,犹豫和徘徊的学员们能够努力向前迈进一步,真正参与到正法的洪流中来。

谢谢大家,DC法会再见。



亚特兰大车队紧急救援之旅(之三)

今日是我们车队行程的第三天。我们来到了佛吉尼亚州的瑞奇孟得市。早上我们来到佛吉尼亚科门瓦斯大学,在大学图书馆旁的空场炼功洪法。刚开始炼动功就下起了雨,我们都不为其所动,在炼静功前,大家齐发正念,不一会儿雨就停了。大家不受干扰地炼完了静功。十五岁的阿仑一直在主动的发资料。

中午大家从大学一直游行走到州政府门前,每人手中一块展板,一路上过往车辆,行人都在看,我们经常看到当行人读过标语后不住点头的情景。一路上过往的车辆特别多,他们有机会看到了法轮功。当我们正在向前走时,一位黑人女士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上我们,对我说,“请等一下,我要给你们拍几张照片,你们走的太快了,我追不上了。”我说你一直在追吗,她说她是瑞奇孟得自由报的记者,已经追踪我们五个月了。随着正法到今天,大法和大法弟子们两年所做的一切唤起了世人的善念,越来越多的人们关注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遇的迫害。

以下是一些学员在这一天中的见闻。

罗伯特:

今天的雨好象总在跟我们过不去,但是活动还是按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来往的车辆及打着雨伞的行人不断路过,我们大法弟子一直站在雨中,举行了一次成功的新闻发布会。有一家电视台采访了我们,并为整个活动录像。许多过往的路人纷纷拿我们的传单。活动中,我们经历了一些干扰和考验,但对于日渐成熟的大法弟子来说,这些干扰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阿曼达:

国内的法轮功学员经受了种种迫害,今天当我们站在市政厅前面,我有一点强烈的愿望:我想多做点什么好对他们有所帮助,即使只是很小的事情。

豪沃特:

今天早上在佛吉尼亚的罗纳克我有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今天天气是阴天,我也感觉到好象被黑色物质包围着。在新闻发布会后刚结束后,一个高个子,衣着考究的美国人池罗伯先生停在宣传板前观看国内的大法弟子受迫害图片,还问我了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们正谈话时,罗纳克市的市长罗夫.史密斯先生向我们走过来并问我们在做什么?同市长谈话时,我感到有能量从我的体内发出流向他,突然包围我的黑色物质消失了。市长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还友好的留下了名片,然后才离开。

鲁奶奶(66岁):

下午开新闻发布会时,我在市政厅前炼功,下雨全身都淋湿了,我还是纹丝不动的继续炼功,一直坚持到发布会结束。炼功时感觉能量场特别强,心很静,没有一丝杂念。

陆奶奶(68岁):

开新闻发布会时不巧下雨,我们就站在雨中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举着展板,不感觉冷,不感觉累,本来上午一直在消业,肚子不适,总要跑厕所,但下午的整个新闻发布会中,我一直在雨中举着牌子站着,根本没考虑消业的事,结果肚子也没事了。

晓华:

今天下午在瑞奇孟得开完新闻发布会,我们开车前往华盛顿首府方向,中途在一个加油站下来加油休息。这时一辆送货车上下来一位男士,他看了我们大面包车上贴的标语,非常感兴趣,问我们法轮功是什么,我就给他介绍法轮功及我们此行的目的。他听后很想炼,我就告诉他华盛顿和瑞奇孟得及各地几乎都有炼功点,他问乔治亚洲是否有,我说有呀,他又问亚特兰大有炼功点吗,我心里想这真是缘分,告诉他我们就是从亚特兰大来的,并给了他一份传单,传单上有世界各地,美国各州的联系电话等。他家在亚特兰大,但他的工作性质使他经常到好几个州送货。他很高兴地看了几个他经常到的地方都有联系电话,他说他会去炼功点。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红燕和她的儿子罗伯特(8岁):

今日下午在瑞奇孟得市政厅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我和大家一直在站雨中静静地举着展板发正念。当我听到学员们讲述她们及她们的亲人在国内遭受各种残酷迫害下,没有因酷刑折磨而放弃修炼时,我的眼前好象出现了她们描述的情景,一幕又一幕,我的眼泪顺着雨水在往下流,我被他们对大法坚如磐石的那颗心所感动。在那里,我真心感受到大法的庄严,神圣,大法弟子的伟大,金刚不动。我在默默地发正念,发出我最纯净的正念去铲除邪恶。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发正念,一直感觉双手掌热热的,象有能量不断地射出。

下午在州政府旁的草坪上大家集体炼功时,8岁的罗伯特很主动的发传单,我看到他与别人交谈,想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告诉我他在给别人洪法,他说他告诉他们我们在炼的是法轮功,修真,善,忍,中国在迫害法轮功。我很惊讶,原来他把我洪法时所讲的都记在心里了。我看他发的很好,用人的观念想小孩子比大人发的快,人家愿意接,就不想发了,让他发。结果他却问我:“妈妈,难道你不想救中国的修炼者吗?”我听了一震,明白了自己不正的想法,拿起传单发了起来,并向路人讲清中国发生的事情及它的背景,并请大家给予支持。如果是让孩子发,固然发的多,快,可是在讲清真相上还需要深度,力度。现在有许多人都关心法轮功,他们不仅仅想知道有法轮功这样一个事物和她在中国遭受到迫害,更想知道她的前因后果及更详细的东西,这需要我们每位修炼者都要努力讲清的,这也是正法这一阶段对我们的要求。救度世人不仅仅是就发给他一个传单,愿意看就看的状态,是要讲清真相,真正触及人们心灵深处的那点善念,救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