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小节,去执著


【明慧网2001年7月22日】作为一名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我想把在这两年的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带有共性的问题和个人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共勉,如有不对请各位同修指正。

1、“真”的问题

有的弟子被警察审问时说了不少假话,他的悟法是“我只对师父真,对他们可以说假话”。也有的弟子遇到同样的问题时什么事情都交待出来,他的悟法是“对谁都要真”。

其实师父无论是在《转法轮》中还是在国外讲法回答弟子的提问时都讲过“...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我的悟法是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用法去衡量就很清楚了。洪法的话说的再多也没有问题,涉及到别的弟子的事情,如果交待给警察会使法的工作遭到破坏,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诉警察“无可奉告”,涉及到自己的事情如果主动交待给警察,正好被用来给自己定罪,导致法中损失了一名骨干,从而帮助邪恶达到破坏法的目的,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诉警察“无可奉告”。同化着假话修过来的弟子是有漏的,片面地强调真的弟子也是没有学好法,因为大法是圆融不破的。

2、“圆融”的问题

有的弟子不知不觉地把“圆融”理解成“迁就”,在遇到问题时站在人的基点上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例如:有的弟子在被警察抓住后说“我怕给地方政府找麻烦,你放了我吧。”好象是体现出了“善”,但无形中承认了是大法弟子在制造麻烦。

有的弟子为了达到震慑坏人和铲除邪恶的目的,在洗脑班里采用大发雷霆、吼叫的方法,还说效果好,是神的一面在正法。

有的弟子在洗脑班里顺着坏人的思路说话,表现出“善”,目的是让他们不反感,让常人理解大法。

有的弟子在单位工作职位遇到困难时,别的弟子建议为了法给单位领导送点礼。

尽管这些弟子的出发点是为了法,但是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做事情的方法却是用常人已经变异了的思想和行为去做的。我觉得其实是在背离法。就象师父说的‘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进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它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的道理是一样的。

3、“怕心”的问题

有的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时不注意安全,把一些必要的小心谨慎当作“怕心”,例如:

有的弟子在家中已经被窃听的电话中谈论法的工作,有的弟子在上网时用真名交谈,有的弟子不用安全方式发送邮件。

我认为其实是不对的,应该从两方面来看:如果你可以很容易地用安全的方式来解决,而你却为了证明你没有怕心或者只想用神的一面正法,那你很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摔跟头;如果你没有别的办法必须这样才能做到,大法的力量和你自己的正念会保护弟子的安全。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大法会保护弟子的问题的同时也提到有人拿着这本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喊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例子。我们也应该全面地理解好这个问题,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邪恶之所以能得逞往往是因为我们自己有漏,不符合法造成的。

上面提到的弟子在很多方面都修的很不错,没有一个走向反面或被转化,在这些共性的“小节”问题上,有的弟子甚至意识不到,所以我写出来大家共勉,去掉执著,在正法中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