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韩玉珠被长春苇子沟戒毒所野蛮灌食致死


【明慧网2001年7月24日】韩玉珠走了,他用生命实践了自己在久远年代曾经立下的助师护法的誓言,他的生命在正法中走向了辉煌。他的浩然正气,至死不屈,向人们昭示了“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大法坚不可摧》)。他的无私无畏令邪恶胆寒,他的冤死令世人震撼,使人们更加清楚地看到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韩玉珠47岁,自幼失去母亲,家境贫寒,从小就开始承担家务,照看弟、妹,他朴实、善良、忠厚的为人十里八村都无不夸赞。98年开始修炼大法,他学法炼功勇猛精进,身心得到了巨大的升华。99年7月大法遭迫害后,9月份他毅然只身进京,直奔最高人民法院,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大法使人身心受益,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的决定是违法的。”之后被非法逮捕,并遣送回榆树市,被榆树市公安局一顿毒打之后关进了榆树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他和功友们一起抵制邪恶,不听从邪恶的命令、要求,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并集体炼功、背法。因此遭到了恶警的毒打,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就这样在屡遭折磨、毒打的情况下,他对大法的正信仍毫不动摇,坚不可摧。每次公安提审他:“你还炼不炼?”他总是回答:“炼!”出去后你还上不上访,他毅然回答:“法不正过来就去上访!”这样,他在收容所和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90多天。

2000年正月十九,韩玉珠及妻子和另几位功友准备再次进京上访,途经长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戒毒所。在那里他与功友们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白天是超负荷的劳动,晚上回来还要遭管教和犯人的毒打,他被打得全身疼痛,胸口象裂开似的。家属几次探视都被拒之门外。恶警说他顽固不化,于是被转到了奋进劳教所。因为他坚强不屈,还坚持炼功,被恶警整整毒打了一夜。无论邪恶怎么折磨他,可他心中只有一念:“打死,我也炼。”由于他绝食抵制邪恶,恶警们对他的迫害变本加厉,对他施用了上夹棍、抻起来等三种酷刑

2000年农历十二月十六日,韩玉珠又被转回长春市苇子沟戒毒所,当晚就被恶警们打得满头都是大包,他再次绝食抵制邪恶。绝食期间管教对他说:“韩玉珠你老说大法会正过来。你不吃饭,那你没了,正过来你也看不着了。”韩玉珠说:“法正乾坤是历史的必然,我看着看不着都一样,我能为宇宙真理而死,死而无憾。”一天,邪恶之徒逼功友们看“自焚事件”录象,为了揭露邪恶,韩玉珠毅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上演的全是捏造、陷害,是假的。”结果又遭一顿毒打,为了抵制邪恶,他又一次绝食抗争。绝食期间,惨无人道的恶警多次给他灌浓盐水。一天中午,他又被强行拖去灌了一瓶浓盐水,回到号里,他感觉胃很难受,想喝水,就拿起瓶子喝了一大口,没想到瓶子里的清水也被恶警换成了浓盐水,这时他感觉更加难受了,胃部剧烈地疼痛。管教不但不理会,反而还使劲踢他,说他是装的。到了晚上7点多,恶警们看他真的不行了才送去医院,8点多就死了,医生诊断是盐中毒死亡。

当家人得知消息,来到戒毒所要求说明韩玉珠的死因时,教育科的赵士杰竟无耻地说:“所里一直对韩玉珠很好,从不打他。”当亲属要求验尸时,他们威胁说:“那你们得支付一大笔费用才行。”

韩玉珠走了,他走得那样悲壮。无论邪恶多么地残暴都不能使他动摇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正念,不愧是师父的好弟子,正如师父所说的那样“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 (《弟子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