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学员:我的心在歌唱


【明慧网2001年7月25日】我叫拉瓦蒂,快54岁了,是专职的普通科及妇产科护士。我想与各位谈谈法轮大法对我来说是多么珍贵,我是多么的感谢李大师所给予我、给予大家的机会。

大约在我20多岁时,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快垮下来了。此后所接受的常规医疗使我的病情更加恶化。在绝望之际,我转投一位自然疗法医师,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花了五年半的时间,我才得以康复。在这段时间里,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目的和意义对我的一次“启示”。我毫无疑义地认识到这一次我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如果做不好的话我就再从头做起。其实,我当时对怎样把握、怎样做好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件事使我放弃了我的专业工作,开始学习自然和能量治疗并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虽然,从我开始对精神的追求以来,我做过许多神奇的事,也觉得自己学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有一种感觉,世界上一定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

自从发现法轮大法后,我就完全放弃了所有的这一切,我明白过去我所做过的一切,是为了想要返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并帮助他人达到同样的目的。

在我得法以前,特别是1998年下半年,我感觉到尽管我知道了这么多,又学了这么多,但是我的精神不但没有得到升华,反而倒退了。我发现我对别人越来越不能容忍,对自己也感到不满,我似乎关闭了我的心扉。我百思不解我到底怎么了,我开始感觉到绝望,我除了祈求了解和引导之外一筹莫展。

此后不久,一位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在那一次愉快的会面中,他谈到他参加了一个气功学习班,感觉非常好。临走时,他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给了我一份印有墨尔本各炼功点地址的小册子。当我和我的伴侣阅读了这本书之后,我们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就是我一生中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去了位于墨尔本市FLAGSTAFF公园的一个炼功点,当时有一些人在那炼功。当他们中有一人看到我们是新去的,就把我们叫到一边教我们功法。我一开始做动作,整个我都充满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无比感激的心情,我没有被遗忘,我现在真正地开始了回家的旅程。我感觉到我全身发热,当我尽力完成了这套功法之后,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们得到了里面有动作图解的《中国法轮功》和一盘炼功带,整整一个星期我们还去了其它几个炼功点炼功,我们还得到了一盘李老师的教功带,我的心在歌唱。

从1998年11月开始,我们成了法轮大法的学员,从其它大法弟子那里我得到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友善和帮助。我们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得到了他们发自内心的无私的帮助。在任何时候,总会有人帮助我们消除疑虑,使我们回到正确的修炼道路上来,会有人来倾听我们的叙说,会有人来帮助我们纠正动作。

在这之前,我已开始出现了绝经的症状,月经不正常、感到不舒服和疲劳。当时我想,对我这样年岁的人来说,这是正常的。但自从我一开始炼功,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我现在的月经不多但很正常,人也不觉得累。虽说李老师在他的《转法轮》一书中提到过这一点,但我没有想到它会来得如此的快。

在我们炼功两个星期之后,我们的朋友开始问我们在做什么,因为他们发现我和戴斯都显得年轻、都比以前健康。因此,我们就乘此机会向他们介绍了我们的奇遇。

在最近两个月里,我们在其它功友的协助下在家里举办了两期九天的学法班,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带。第一期班来了58人,第二期班来了大约40人。对我们来说,这是非常强、非常感人的一种经历,我们很高兴能同这么多其它人共享法轮大法,我儿子保罗也是其中的一员。

对我个人来说,我对法的理解和悟性也得到了提高。我感觉到心里很轻松,身体也很强健,非常幸运能找到真正的回家之路以及指导我回家的法。

我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自然也有很多关要过,有的过得好一点,有的没有过去。但是我坚持读《转法轮》,自然而然地就能找到答案。我告诫自己下次要做得好一些。找到你执著的不好所在,并一个一个地去掉是很有意义的。炼功时,有时我感到思想中会出现很多干扰,各种各样的念头、忧虑以及烦恼会一股脑儿地出现在我的头脑里。在那样的时候,你如果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并把那些思想看成别人的,那么你就能将他们都排除。有一段时间,我感觉到非常绝望、怀疑、害怕以及混乱,我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对此我很熟悉。我明白这不是我自己,我就将它看淡、消除,因为读了李老师的《转法轮》之后我知道如何做了。

我不是总能达到完全入静的状态,但是在每次出现干扰的时候,我总能想到我是炼功人,因此就能很容易地将它消除,现在干扰越来越少了。我发现每天读《转法轮》并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的所作所为,生活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意义和形式。大法无边,修炼方法简单、明了。大法看似如此简单,却又如此深奥。我衷心感谢李老师。

(1999年5月澳大利亚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