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美丽的故事--- 2001年国际法会期间的见闻


【明慧网2001年7月27日】之一:他说一直觉得我很好,但不明白我怎么能那么好

去华盛顿DC的飞机上,邻座是一家乡在中国南方的女子,真挚可爱的同修。她用质朴的话语和我讲起她的故事,时常流露出深感做得不好的愧疚,我却能感受到她事事能向内找的可贵的成熟。下面摘录的是她的故事。

“得法不久,就到4.25了。炼功点的学员一起学法,在法上认识。都知道考验来了,也悟到需要一起走出来。第一次走出来,就被公安全部抓起来了。在里面被审讯,软硬兼施,受尽威胁利诱。后来乡下的父亲来了。长这么大,父亲从不打我。在公安局里,他狠狠地打我,还扬言要让我‘自杀’,目的是让我写保证书。从公安局放出来,我被软禁在老家。两个公安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怕我去上访。有时下大雨他们也来。我和他们讲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要这样对待我们。他们回答,这是上级命令。后来我的朋友给我介绍了我的先生,哦,他也在这班飞机上。公安老跟着我,已经跟烦了,他们也希望我出国,就帮我办理手续。父亲交了很多钱,很多人帮我签字担保。终于出来了。

我的先生是个老好人。可我不知道他这个外国人对我炼法轮功有什么看法,我犹豫了几次都未和他讲,就自己一个人炼。和其他学员也联系不上。直到后来信箱里收到洪法材料,我接下来找到在附近炼功的两位同修,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书和经文。今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把我炼法轮功的事告诉了他,还和他讲做好人的道理。他立即表示这么好的功法,他要学。马上要书看,看一遍书,就提出要炼功。在接下来的全岛集体发正念中,已经象老学员一样,在大雨中坐了一个多小时。他现在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还积极地给亲朋好友洪法,甚至帮我打电话给中国的朋友洪法。有一次,我打电话向母亲讲真相,她听不进去,我急了。先生递过来一纸条‘发正念’。看到他根基这么好,我真后悔没有早点向他洪法。后来和他谈起他得法的事。他说一直觉得我很好,别人也觉得我特别好,但不明白我怎么能那么好,那天听我讲起法轮功,才明白过来。”

一切都是缘分,一切都是安排。这位女子的先生,师父不愿落下的有缘人,在得法的两个月后的7.20,走上了“助师世间行”的重要一步,并在华盛顿法会见到了尊敬慈悲的师父。


之二:光芒万丈

法会后的第二天,在中国大使馆对面的天安门和平花园,在过去的冬夏秋春坚守在这里,并将坚持到法正人间那一天的一位阿姨在我们的要求下,打开了她的日记,给我们念了几篇最感人肺腑的日记。我为在场的一位西人学员翻译。这位学员来自瑞士,得法才两月。他和我谈起见到师父的感受:“太强有力!他真是光芒万丈,他的光焰令我在最初几分钟里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这情形和我当初看师父教功录像一样。太伟大了!”


之三

去年的人权会议期间,在日内瓦的青年旅社,我认识了一位美丽的女孩,我们进行了短暂的交谈。这当中,一只漂亮的小法轮在她的右脸颊一闪而过,更显她的圣洁端庄。后来我们还通过电子邮件时有联系。记得当时她给我们讲过她的得法经历。她是全家最后一个得法,那是看了武汉集体炼功录象之后。在录象中,她天眼开了,看到了法轮。“4.25”后,她买好了机票准备回国,虽然心里明白回去一定被抓。她在国内的家人都坚定的修炼,可她母亲得知她要回国的消息还是和她说:“你这一回来,我们的难可就太大了,恐怕过不去。” 当时她说这话的口气,把我们都逗乐了。多么紧张的事情,她讲起来显得那么坦然。那次交流她给我们许多感动。

在华盛顿参加活动的最后一天,我又看到这熟悉的面孔。她自我介绍时说名叫“霖”,不是我认识的名字。我忍不住过去和她说:“我认识一个女孩,特别象你。” “她是我妹妹。”交谈中,我知道她们全家仍是坚定的大法真修弟子。她母亲到北京上访时,眼睛都给打瞎了,耳朵也给打聋了。被抬回来后,天目开了,后来双眼奇迹般恢复了视力,随后,耳朵也渐渐恢复了听力。是大法的威力,使真修弟子能坚定地走过来。

华盛顿之旅,我们亲耳聆听了师尊为我们讲法。师尊慈悲的目光,已使我们犹如亲临佛国世界。同修们的故事,也在激励我们勇猛精进。让我们更加努力,走好走向圆满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