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朴的德国民众热情支持大法

柏林中国大使馆门前正法记


【明慧网2001年7月27日】在柏林中国大使馆门前的“SOS 24小时紧急呼吁站”已经感觉到了正法步伐的不等人,我们每天都要在昨天的智慧基础上通过学法改变、突破。正法修炼象一炉钢水,个人象一个小小木屑。下面想哪儿聊哪儿,希望大家了解桥上的方方面面和分分秒秒,那里真是一举多得的学法、证实法的法轮功宣传站。

1. 要求借阅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的德国人每天都有,我们已经只能让他们从网上下载。没网的人感到很失望。因为书店目前买不到这两本书。
2. 有许多常人提出来要捐款,我们都谢绝了,我们说:法轮功不要任何捐赠,我们从没要过任何人的捐赠,希望您多提建议,怎样才能使各国政府直接谴责江泽民等杀人犯。我们告诉所有关心我们的德国人,目前江泽民等人鼓励警察杀人,德国人听到现任中国政权的暴行都直叹息、摇头。
3. 几天来很多骑着摩托车来的人一句话不问,直奔签字簿,很多行人更是如此,不说一句话,来的目的就是签字。其中有的说:我已经路过好几次了。
4. 一位德国老妇人,几天来一直在捡地上的报纸,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报纸好,被人扔掉太可惜,她要发给熟人和邻居。
5. 路人看完报纸,都工工整整地把报纸放在沿街的窗台和石阶上,这就是他们明白的一面。这已经成了每天早上的街头奇观。他们是认真地放在那里的。
6. 一位德国人听了学员的讲清真相后主动提出要拿几份报纸回去到学生宿舍发。还有一位德国人叫克劳斯,每天来要几张报纸,回去发给熟人,他发得很认真,对方不深表同情,他就不发,只用嘴讲。放揭露邪恶的录像机连接的汽车电池没电了,他就想办法去联系。昨天去取电池发现他的朋友们都是眼神里透着真诚的人,没想到柏林还有这样的不落世俗的群体。他们前天还要求我们去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由于桥上要保证3个人,我们没去。我们把揭露邪恶的录像带借给了他。给他讲法理他全能共鸣。他告诉我们他愿意把家门钥匙留给我们,我们随时可去淋浴、住宿。他第一天凌晨4、5点签字时就提出来:你们是好人,我除了签字肯定还能帮你们,你们这里有很大的能量场。
7. 前天22点多一位德国人一直等着学员给前面的4个人讲清真相后才提自己的问题,直到24:30末班车发车时间才不得不告辞。
8. 一位德国姑娘深夜24点赶来仅仅是为了签字和点一根蜡烛,她真诚请求学员:“请允许我点一根好吗?”(因我们每天夜里点255根蜡烛,夜车和夜晚散步的人都感觉到死了很多人〔注:在德国一死人都是在出事地点24小时点蜡烛的,很多车都鸣笛) 她临走时要求带走一份征签表(含10个格的)。
9. 愿意深谈的德国人通常都爱在每天20点至凌晨2点这个时间段出现,想学功的德国人通常都是凌晨4-8点出现。
10. 一个德国人告诉学员:“你们报纸上给德国外交部长的信,我剪下来已经FAX(传真)给外长了,但没回信,需要很多人一起发才行啊”。
11. 一位侨领在接报纸时说:大使馆最近来了国家安全部的工作组,不是冲着你们的,是来与德国警方合作破获两起重大蛇头案的。他们天天路过我们的标语和我们的24小时呼吁站,感到很头疼,问侨领,有什麽办法?侨领对他们说:这没办法,这是德国,法轮功天天在你们门口是受警察保护的。这不是中国。一点办法都没有。侨领还对我说:“华商报、大纪元报我都看的,那上面的照片只要是中国人都会认为是真的。只要你们抓住“杀人偿命”这一条去呼吁,保证能成功的。这些人不能白死啊!”
12. 无独有偶,7月20日法轮功柏林揭露邪恶大游行在起点站德国外交部出发时,又碰到这批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人员也在那里。中国警方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遮盖的法轮功受残酷迫害的真相在德国全给曝光了。
13. 在这场邪恶中,华人是受害最深的。大使馆的内部装修工是约30个民工,我们给报纸他们不敢接收,近一周基本上没拒绝,甚至还说上一句:“辛苦了,辛苦了!”近一周旅游的华人特别多,甚至主动要报纸。
14. 一位中国女士已经5次来找学员探讨“怎样尽快回家”的问题。
15. 这几天很多德国人匆匆走过都是一句:“你们做得对、做得好!”
16. 还有人喊:“法轮功forever(长存)!”
17. 还有夜里两点出现的德国市民:我支持你们。
18. 还经常有人问:到底中国[江泽民集团]为什么要这样迫害法轮功。听了学员的讲清真相后,德国人也感到德国和外国政府不直接谴责杀人犯,这实在不可理解。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这么邪恶,谁敢跟他做生意?没有安全感啊!
19. 还有多个德国人强调大使馆的整体外观设计不是一般的邪恶,非常霸道,象一个随时都要斗架的拳击士。这个楼太象强权者了。
20. 当我告诉警察局我们延长24小时SOS呼吁站的原因是又死了10个人时,警官说:“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媒体也不报道,真是不理解。”我对警官和路人几天来都说强调这样的话:如果各国政府不在乎经济,而在乎道德,不在乎贿赂,而在乎正义,那么就会直接谴责江泽民等杀人凶手,中国政府就不会表彰和晋升杀人凶手。正因为有一部分外国政府不敢直接点名说:迫害法轮功是不对的。而总是回避地说,不直接地说,所以中国政府就没有压力,使得江泽民等歹徒就杀人如割草,打死算自杀。
21. 关于如何唤起非修炼人的善念和良知参加到谴责江泽民等杀人犯的行列中来,我们已经把题目交给真正关心SOS 24小时呼吁站的德国人去思考,请他们帮我们出主意。
22. 在大桥上我们每天都感到昨天的智慧必须突破,我们每天夜里总结、学法。
23. 我们去吃饭的几个餐厅都能听到人们高兴地向我们打招呼:法轮功!法轮功!
24. 一位学员从外地赶来柏林,一进入柏林,德国市民见到她的法轮功黄色T恤衫就问:“你是去Jannowitzbrück 吗?(你是去中国大使馆所在的那个大桥吗?)”
25. 近两天我们听到的常人的话语已经明显在变:“我们报纸也读了,字也签了,我们还能帮着做点儿什麽吗?”
26. 还有人几次表示:我能带些法轮功的报纸回去吗,我也想在我的熟人中发,行吗?
27. 大使馆的一个官员前天对一学员说:“炼功对身体有好处这是肯定的,但别搞过了头!”另一官员说:“私下还能谈,现在上班时间代表政府我无话可说,也不想说什麽,也不能接你们的信。”
28. 大使馆大楼边上的几所楼很耐人寻味:右边街是个倒闭的“鞋店”,左边是另一个“鞋店”和“修鞋店”。许多学员都说这里打坐第一、二周非常疼。这都是最新经文提到的:“而目前邪恶所能干坏事的地方是还没有被正法洪大的巨变之势所触及的地方,在这里正是大法弟子用正念起作用的地方,然而这里的情况也非常复杂和败坏。 ”
29. 前天晚上一个中国老太太迷路8小时走到我们法轮功24小时SOS呼吁站,我们送她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和“老天有眼――人不治天治”,最后我们把她送上警察的车(因她女儿已报警,),并告诉她你今天迷路很可能就是为了这份法轮功真相的报纸啊!昨天晚上我们看到她女儿带着她开车来到我们24小时呼吁站。原来她女儿是大使馆里的官员。
30. 昨天我们学法时感到德国人民现在都是自己络绎不绝地来签名,他们也不影响我们,有学员说:感觉他们就象是来急急忙忙报到,希望别落下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