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话的代价 --- 国内来电使我想到的


【明慧网2001年7月28日】最近接到上海小舅舅的电话,说已有人找我父母亲谈话了,让他们告诉我,不要参加“闹事”、“不要写文章”……我即刻回电话给国内家人,我弟弟提到的还是那两句话,强调不要写文章,并说我父亲明天会给我打电话。很奇怪的事,家人不喜欢我打电话谈法轮功的事,竟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这意味着,国内给他们施加了特别的压力。电话上,我表示我身在海外,国内管得也太宽了,在海外炼法轮功他们也管得着?我弟弟说:那你就在家里炼,不要搞与政府有关的事,不要写文章。我说:“国内江泽民一伙歹徒把法轮功大肆诬蔑、攻击,人都被整死了那麽多,还反过来封我们的嘴,不让说话,不让写文章。”我弟弟知道理亏,赶快收线,不再讲了,只告诉我,明天我父亲会给我来电话的。过後,我静下心来,认真想了一下,我写了什麽文章啊?我没有说一句假话。如果说写了什麽文章的话,也是实话道出真情来。江泽民犯罪集团不让人在中国大陆讲真话,连人在海外讲真话也要干涉,岂不是太霸道吗?!

我不由想起了在中国的文革期间讲真话的张志新。我也经历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自然对张志新的故事多少有所了解。

张志新因为坚持自己对文革的那场浩劫的不认同,坚持讲真话,於1969年以反革命罪被捕判无期徒刑关在辽宁省监狱里,受到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由於张志新坚决不认罪,後由无期徒刑改为死刑,并由可以有地铺睡觉的普通牢房,改而关押在只能坐,不能躺睡的特小牢房里。经过多番的“小号”折磨,张终於被逼疯。狱警上报此情,上面的回答是:装疯卖傻!1975年4月4日枪杀之前,张志新被秘密带到监狱管理人员的一个办公室。把她按在地上,惨无人道地剥夺了她用语言表示真理的权利,几个大汉把她按倒在地,在颈背垫上一块砖头,不麻醉、不消毒,就用普通刀子割断喉管。她呼喊挣扎,她痛苦至极,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一个女管教员,看着惨不忍睹的情景,惨叫一声,昏厥在地,随即被拖了出去。张志新的妹妹张志勤含泪第一次公开证实,张志新不仅被割了喉管,还在被捕期间,多次受到强奸、轮奸,以致患有精神分裂症。行刑时,那开枪的小战士见到张志新的惨容时,竟然吓疯了,不得不另换一个行刑者。

这就是三十多年前张志新坚持讲真话所付出的昂贵代价。

然而在世纪之交的今天,中国大陆的人权法制状况没有得到一点改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一个“炼”字,就要受到“人权恶棍”江泽民的残酷迫害,无数的家庭被逼家破人亡,被非法关押,被酷刑致死,被强迫劳教,甚至被虐杀,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1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其後果不堪设想、令人发指。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骇人听闻的法西斯暴行,更是将全世界的人民震惊的目瞪口呆,15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集体谋杀、虐杀!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在黑龙江劳教所又有10馀名男法轮功学员被集体谋杀!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一个“炼”字讲真话,所受到的江泽民犯罪团伙长达两年、并且还在继续的血淋淋的迫害。病入膏肓的中国人权一一其总导演正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

中国的来电,使我猛醒:我应更有紧迫感地向更多的人讲真话,含糊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