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凡重难过洋”--给某邪悟者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1年7月28日】

xxx:

最早的消息是从你儿子口中得知的。他说你从北京团河洗脑班给他打来电话,说你已经放弃了信仰,并向他讲了你的一套邪悟“理论”。你儿子很痛苦,我们很吃惊:你被送入劳教所不过一个月,而到团河大概只有几天!后来,从多条渠道传来你的各种消息:你写了厚厚的一摞“认识”,被开除了党籍的你重写了“入党申请书”;你到各处去演讲你的邪悟“理论”,去劝诱别人也象你一样背叛自己的信仰;你向“领导”“如实汇报”了功友们的情况(幸亏你知道的很少)……对于你陷入邪悟之快、之深,助纣为虐之卖力,许多人感到意外。但熟悉你的功友一起交流,回忆你以往的一言一行,知道你的邪悟绝非偶然。

你是跟过师父班的老学员,又是个教授,功友都比较尊重你,但又都不愿接近你。集体学法或小组长会上,几乎总是你一个人在说,指责、教训别人的事,常常发生。功友有不同意见,你就不高兴,甚至发火,有时还大声训斥。你说你无论作为常人还是作为修炼人,从来没有服过谁。7.20将近,形势日见紧张,你带着夫人回了贵州老家。7.20以后,你回来了,你说上北京的都是破坏大法。那时候,你反对功友之间互相联系,说“取缔法轮功组织,就是要让我们都在家修炼。”师父《走向圆满》经文发表以后,你又说:“不去天安门的,都出不了三界。”但你下了多次决心:“我就去,看那些年轻人能打我这个老头子?”却始终没有走出去。你因为给院领导写信被查出笔迹而被送到山区软禁,回来后,你说“师父也该让我的魔难结束了。”还说到某月某日“再不真相大现,我就不信了。”

想一想,有多少人的东西被你固守着不放?想一想,你所一度坚持的是对大法的正信,还是对个人圆满的执著?得法后的几年中,你那个“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师父经文《佛性无漏》)本性,到底改变了多少?

师父说:“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排除干扰》)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实际上是你“自己早就做出的选择”(师父经文《除恶》)。

你跟控制你的人说,你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的儿子。你可能还不知道,控制你的人监听了你打给儿子的电话,得知你儿子坚修大法的状态,几天后,派出所就抄了他的家(当然也是你的家),连你留给他的四万多元的存折都拿走了。他被迫流离失所已经几个月。

你们学院的领导早就放出风,说你转化了,表现很好,不久就可以回来了。几个月过去,仍不见你回来,也不见另外任何一个邪悟的人回来。我们清楚(希望你也能清楚),他们是不会放你们的。他们把你们当工具,当鹰犬,并不把你们当人,一旦你们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他们就会象扔一块擦污布一样丢弃你们。它们也不敢放你们,因为你们一旦回到功友之间,洪大的正法之场,大法弟子“正一切不正的”状态,就可能把你们正过来。

赶快清醒吧!及早醒悟,或许还有机会。


几个大法弟子
2001年7月2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