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有几年时间了,从一开始知道要做一个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逐渐明白了做人的目的——返本归真,心灵得到了净化。只要是真正修法轮大法的都会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但这部伟大的佛家修炼大法却遭到邪恶的镇压与迫害。99年7月我所居住的村委会派人找到我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名,我拒绝后下午就又来一人和我的家人一起攻击我。由于自己有执著心,违心地在上面签了名。但我一直都很后悔。到2000年10月和同修交流后,觉得应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就郑重的写了一份声明交到村委会。过了一段时间又和同修们交流,大家都觉得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说的很明白了:“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所以我们应该到北京证实大法。

2000年12月7日我和几个同修到了天安门,在那里我们先后打开条幅,喊出了心里的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后被恶警拽上了车,车上几个流氓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扔到车后。车上一名同修把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明信片抛到车外被这几个流氓揪着头发打耳光,我们都制止他们打人,一个流氓照着我的前胸踹了一脚。车开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关押着几百名大法弟子,见我们到来大家一齐鼓掌,我高兴地一个劲儿流眼泪。下午我们被塞在一辆大轿车里,恶警们不让我们坐在座位上而是让蹲在很窄的过道里。后面有一位大妈说: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不是罪犯。就站起来,被几个恶警冲上来拳打脚踢,摁着头不让抬起来。又有三、四个大法弟子也站起来被摁倒了,我有怕心没有站起来。车到了门头沟看守所,让我们蹲在院子里,挨着我的一位大妈不配合邪恶,就是不蹲,被几个恶警猛踢,大妈被踢得坐在地上。我去搀扶,被一个恶警连踢两脚。他们让我们一个一个的过去,目的是问你哪里人,叫什么。有个年轻的便衣开始问我,他伪善地说:看你可能比我大叫你大姐,你们不是讲善吗?你们也体谅我们家回不去,老婆孩子管不了,只要说出你是哪来的,叫什么,我现在就开门让你走,我也能早点回家,这地方也不是你呆的地儿。我很明白他的伪善,他问烦了,开始露出真面目,嘴里骂骂咧咧。过了很长时间,看实在问不出来就让我按手印说:让你去一个最不好的牢房,让你尝一尝那里的滋味。他把我带到牢房登记处,拍照、搜身。进了牢房有二个刑事犯,她们也要搜身,然后让我靠墙坐着。大法弟子被陆陆续续关进来,我们这个屋共有十几个大法弟子,第二天早上两个刑事犯说,我带法轮功带多了,修得确实很好,我什么也知道,但这儿也有这儿的规矩,给你们时间炼功,但该坐板时间还得坐板,你们也得让我们过得去,现在开始坐板。一个同修小声跟我们说:我们不能坐板,被她带动,我们出来正法,不能配合她们,大家都盘起腿。一个刑事犯立刻魔性大发:“把腿拿下来!”没人动,她又大喊用手指着我:“把腿拿下来!”她站起来大声喊着,我由于怕心把腿拿下来了,而其他三个大法弟子就是不动,被一顿毒打。三个人的脸上都有青块。到了下午打人的那个犯人手肿得很高,我们跟她讲道理。她很后悔,还跟大法弟子承认了错误。晚上我们一起交流,我说我有怕心,一位大姐谈了自己的体会,使我更加坚定正念。又一次提审我,共有三个人,一个人开始套我的话,问我平时看什么报纸,我说我不看报。他又开始一声比一声高地吼着问我,我心里说不能怕,怕什么?我昂着头,笔直地坐着,三个人轮番问我。第一次提审我的那个年轻一点的便衣走过来问,你是北京的?青岛的?河北的?乱猜,最后说下午有一辆青岛的车来接,让我一块走。我说我不是那的,还得把我送回来。绝食第六天,他们强行灌食,到了第7天,我们一起学法,外面喊我的编号让收拾东西,我当时也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一个女的把我带到狱卒的屋里,让我按手印,纸上只有签名别的什么也没看见。我按了手印,还写了“大法弟子”。回来后和同去的同修见面后她说咱们让邪恶钻了空子,他们掩盖的肯定是见不得人的。我一听才回过味来,我当时怎么不清醒,那么糊涂让邪恶钻了空子。

由于家里一直没有我的音信,就四处乱找,还到派出所去查问,结果就暴露给了派出所。他们知道我回来后,就三番五次找到家里,还让写保证,我说让我写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就找到家里人担保,还让我爱人到派出所去写保证“不去北京”,到了他们敏感的日子就电话骚扰或是在楼下盯着。我知道自己修得不够好,给大法造成损失,我要时时保持正念,主动讲清真相,让世人明白,铲除邪恶。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门头沟看守所按的手印,写的字作废!家里人签的名作废!再一次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作废!

大法弟子 郝淑媛 200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叫郦新华,是97年10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之前我的身体患有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也难受,我的高压达到190、低压130,头晕得走路都不稳;特别是妇女病,月经不正常达两年之久,谁看到了流的那些东西都会吓一跳,多次治疗,中药、西药每天掺着吃,也不管用;还有腰痛、手腕、胳膊疼,疼得很厉害,有时疼得腰都直不起来;还有家里的烦琐事情,使得自己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就火冒三丈,没有一点涵养,和丈夫为了小事经常吵翻了天,有时还动手,真是没有好日子过;再加上工作的劳累,简直无法生存下去了,我真的有不想活下去的念头。每天头都抬不起来。在这时朋友告诉我“炼炼功吧,这个功不治病,但给调整、净化身体,就是修炼‘真、善、忍’。”这三个字真是把我给吸引住了,从此我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炼功的第三天就把花了很多钱买的西药、中药全部扔掉了,到现在我没有再吃过一粒药,身体达到了象老师在书上写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了,心态祥和了,不管丈夫怎么再跟我吵、打我,我不再生气了,家庭从此和睦了。别人都说我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了邪恶势力的恶毒污蔑,善良的大法学员们被残酷地迫害。在铺天盖地的舆论造谣和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承受不了,无法理解和接受,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呀。由于自己业力大,虽明知大法好,但害怕的心理相当厉害,被魔钻了空子,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违心地写了“保证书”,而且还把书给上交了,更使我痛心的是把师父的像也给烧了,我真的对不起师父。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敢说出来,我真的很痛心。我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写、所干的对大法不好的事情一律作废,全部抹掉!我要重新走上修炼的道路。

师父我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师父给了我这么多珍贵的东西,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相当超常了,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啊,我怎么还能这样呢?!

在2000年2月4日晚上,我们几个人在炼功点上炼功,被恶警打得很厉害,在承受不住时,她们都写了保证“不炼功”,还被迫骂了老师。我就拿这件事情当借口,不敢走出来,怕自己承受不住走向反面。我悟错了,我认为我只要坚定地在家里炼下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事事处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我就能够达到圆满。当我看到老师的新经文《建议》,我知道自己那样做太自私了,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这么大的迫害,我还不敢揭露邪恶,不敢站出来,还这样害怕、这样自私,不能够为正的因素负责,这样做还能算是大法弟子吗?师父已经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不用再悟了,不能再找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根本执著了。

师父,我要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做一个真修弟子,我要走出来,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助师世间行”,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严格要求自己,修去自己所有不好的东西,返本归真,早日跟着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郦新华 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6月份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从学了《转法轮》以后,我从内心懂得了一个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使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逐渐在变成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首先检查自己的人。真修大法的人都在向着“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转变。老师在《转法轮》(127页)中告诉我们:“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失”、什么是真正的“得”。

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无论对家庭、对社会,时时处处都能起到一个好的作用。他在使人心灵真正得到升华的同时,使人的身体得到健康,从而使人类的道德、素质得到回升。

就是这样一部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的伟大的佛法,在99年7月遭到了中国江泽民政府铺天盖地的镇压。在镇压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所居住的居委会多次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在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找来了派出所的人,通知了我们单位的领导,逼迫我写“保证”。因我当时学法不深,就写了“今后不练功”的保证。当时就想:我虽然写了“保证”,这只是表面的,但内心不变。对“忍”有一种错误的理解,觉着不论外界怎么变化,只要内心不变就是做到了心不动。现在想起来,这已经是一种邪悟了,本身就没做到“真”,从内心还是怕邪恶给自己找麻烦,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地修炼。自从看了老师经文《大法坚不可摧》,更加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一种向邪恶妥协的行为。非常后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我现在发自内心地说一句:我所写的“保证”作废,家属代签的签名作废!我在修炼的路上已经有了污点,今后要更坚定地修炼下去,弥补自己的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范秀琴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因师尊蒙冤,大法遭难,于1999年9月9日进京上访。后被遣送回某大学进行全封闭“洗脑”学习。由于学法不深,被迫违心写下所谓“保证书”,并交了大法书一本。2001年1月1日进京证实大法打横幅,被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判劳动教养两年。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送到全封闭“洗脑”学习班。因最后的执著没去,不但没能铲除邪悟,反而受其影响,不愿再承受,从而违背天地良心写下了欺师灭祖的所谓“悔过书”。改判为所外执行,后被定为政治重点人物,要求每季度写一份“思想汇报”。

大法造就了我的一切,我又赶上了这万劫难逢的正法修炼机缘。我没能很好地证实大法,反而辱没师尊,给大法抹黑,我的心在流血。

现在我已离家出走,主佛的洪大慈悲使我重新融入到正法洪流中。“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有损大法形象的任何形式的言行通通作废:坚决反对、抵制任何生命采取任何方式以此攻击、诋毁法轮大法。

我发愿并将以实际行动证明:谨遵师尊教诲,“以法为师”,纯正自身,正一切不正的,用正念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揭露邪恶,向世人全面讲清真相;如果违背史前的誓约,辜负师尊慈悲苦度,请求形神全灭!

梅桂南 2001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从法中得到了"死而复活",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亲朋好友间接受益了,有的延长了生命,有的有病不治就好了……。

然而在“转化班”中,通过"洗脑"、"强迫"、"欺骗"、"威胁"、"不让睡觉"等,使我"迷惑",头脑不清醒,由于自己执著名、利、情,执著人间的美好,迁就常人,怕到"高墙里面"去,在被转化人员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开脱自己,过关中因为有怕心和私心而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了邪悟。在考验面前向邪恶低了头,在执著心作用下干了破坏法的事,说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说的,写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写的,后悔不已,差一点给自己造成千古遗憾。现在我明白了,我犯了破坏法的罪。在“转化班”中说的、写的不是我发自内心的。在此严正声明,说的、写的什么"保证书"等等一切作废。

发表声明只是一个发自内心地改正错误,加倍努力弥补损失的开始。不是写个声明就行了。"声明"不能抵消造下的罪业。是啊,一个觉者,身后背着那样一个大污点,怎么配返回到自己先天的最高位置上去!怎么还配"圆满"呢?又怎么配回到自己的家呢?可能等待我的就是彻底毁掉。师父对这一场邪恶考验中的一切是不承认的,给了我写严正声明的机会。慈悲的师父在巨大魔难和承受中一等再等。等待着在法上犯过大错的学员尽快改过,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仅是师父,许多已经达到标准的弟子也在痛苦的承受中等待着。慈悲无比的师父啊!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谢谢您了,谢谢您对我的挽救,谢谢您给了我"严正声明"的机会,请师父放心,请同修放心,脱去肉身,我也要在加倍付出中洗清自己对大法犯下的罪业。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真正达到大法的标准,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无愧于师父的慈悲苦度。教训是痛心的,法理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这么大的宇宙大法,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啊!作为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成为后人的参照,所走的每一步自己都要冷静对照大法判断对与错,时刻考虑为法负责,为学员负责,为社会负责,为自己负责,一定从法理中考虑问题。大法是第一位的,对大法要有坚定的正念,走正每一步,走向圆满,树立大法的威德,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

大法弟子 赵桂兰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6月11日,由派出所三人强行把我带到劳教所,到那里大法弟子就失去了自由,由居委会办事处看着。每个大法弟子跟一个人,陪吃、陪住、陪学习,看的特别紧,不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上厕所都有人看着,寸步不离,我们失去了自由。帮教人员及工作人员看你不转化态度特别不好,并用恶语诽谤师父和大法,并放录象带让你看,让你接受邪悟,强行洗脑,不听不行,还得让你注意听。往脑子里灌。当时我头很痛,我不接受。和他们讲清真象。他们还用欺诈的方法让你“交待”。

当时我有怕心。听他们说来这里不转化就劳教,我怕劳教。这时,我发现,我还有许多心都暴露出来了,执著圆满的心很强,对大法不够坚定,完全陷入邪悟之中出不来,被魔钻了空子,开始怀疑师父,对大法也划了问号,接受了“洗脑”,放不下自己所有的执著而被转化甚至于干了助纣为虐的事。破坏了大法。给大法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我罪上加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由于执著心驱使导致自己邪悟,偏离了大法,起到了魔破坏大法的作用。师父再次给我机会。我特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论,包括所写的“决裂书、揭批书”等及一切文字材料等一律作废,我将用我的一切证实大法,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跟上正法的进程,做宇宙真正的保卫者。

大法弟子:奚秀兰 200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不够精进,学法不深,没有认识到大法和修炼的严肃,在高压迫害和没放下的执著心的驱使下,曾经两次违心地“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大法坚不可摧》)

因我修炼大法,99年7月底被单位无故非法关押,失去人身自由,被逼强制写“保证”、“决裂”、“认识”,并威逼不写、不交书,不许回家,还以开除相威胁。被迫无奈,用玩文字游戏,抄报纸不写名字,以为不写名字就不是自己写的来应付,认为这是表面形式,师父只看人心,不是真心就行。就这样被迫写了所谓的“保证”、“认识”。还有一次是2000年1月6日,我回单位询问关于我的工作问题,再一次被单位无故非法扣押。并把我的多位亲人叫来逼迫他们,让他们劝我不要进京,并写保证,不写也不让他们回家。在没有去掉的执著心的干扰下,又一次没守住心性写了“保证”,使自己再一次陷入痛不欲生的境地。

现在认识到一个伟大的修炼者怎能向邪恶低头呢!此种言行是我个人修炼的耻辱,是对大法的玷污。今后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决不做有损大法的事。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感激恩师慈悲,给了我这个机会。我要加倍弥补,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甘红 2001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乡政府逼迫的情况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还找他人保我。我学法不深,悟错了。

2000年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在没有悟到的情况下,我签了名、按了手印,家人背着我代写了“保证书”。我出狱后知道了。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和材料全部作废!在2001年的一个夜晚,在没有告诉我的情况下,家人又一次写了“保证书”,我再一次严正声明:这些违背大法的言论、书信全部作废!我,一个法轮功修炼者,要加倍弥补我的一切过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直至圆满。

大法弟子:刘喜华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2000年6月因进京证大法而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强大、邪恶的高压下及自己的执著和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走向了邪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在劳教期间所写的“决裂书、悔过书、决心书、保证书、揭批材料、观后感、思想汇报、年总结、年规划、月总结”、在“决裂班”上的“发言稿”及给各地公安局、派出所、片警及家庭所写的信、所做的一切给大法带来损失的事、在各种场合按下的手印一律作废、无效。今后重新回到修炼中来。多学法,多看书,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邪恶势力以严厉打击,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朴英杰 2001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被邪恶势力带动,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做了严重侮辱师父及大法的"邪悟"典型,违背了自己贞洁的誓约。在变异思想观念的带动下,欺骗了主佛,欺骗了世人,也是在自欺欺人。现在我严正声明被邪恶带动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重新走入正法中来,“以法为师”,加倍弥补,不惜一切代价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面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再次"助师世间行",救渡一切善良的世人及众生,清除三界及世间的一切邪恶。

大陆学员:邓云红 2001年7月15日


声明

我叫佟玉杰,通过对照大法,我感到自己,特别在邪恶镇压的初期,在公安机关的压力下,虽然表面没有讲对大法不利的话,但心里仍然抱着侥幸的心理,没能完全用正念正视邪恶,这是有漏的。师父讲:“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反复对照大法,我感到不安,因此,我严正声明要做一名堂堂正正修炼的人,表里如一,并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佟玉杰 2001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陆弟子,为证实大法在2000年6月被非法强制劳教。2001年在劳教所的强大、邪恶的高压下,走上了邪悟。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为了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邪恶势力以严厉的打击。现在特此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稿、现身说法”以及在拘留期间按过的手印等一切破坏大法的方式、言论一律作废。今后努力学法,勇猛精进,加倍弥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候保军 200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在修炼过程中,怕心不去,在关键时刻来个大暴露,被邪魔带动违心的写了什么“五敢”的保证书,之后深深悔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传给我的大法,其教训极其沉痛,刻骨铭心。是师父洪大慈悲,没有嫌弃我这个可怜生命。我决心放下执著,脱去人壳,继续修炼,紧随师父正法步伐,捍卫大法,维护师尊。严正声明,以往我所写过的“保证书”作废。

声明人:杨泽慧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邪悟,在省戒毒劳教所以及回来后做了严重侮辱师父、大法的事情。欺骗了自己本性的一面,也欺骗了世人。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继续要“以法为师”,走入正法中来,不惜一切代价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再次助师世间行。

大陆学员 王月秋、李响 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有很多执著心和怕心没有去,并在单位“保证书”上签了名,并且还写了“不去上京上访”,还说了不应该说的话,现特此声明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跟正法进程,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刘春玲 杨会英 杨淑民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在高压下神志不清,受到邪魔的干扰,走上邪悟的道路,做了一个大法学员此时绝对不该做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我在省戒毒所、公安处、派出所做的、说的、写的侮辱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从地狱中救了我,我只有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全面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再次助师世间行!

大陆学员:刘淑洁 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99年7.22之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严重,作了有损大法的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并交了六本大法书和炼功带,还在公安印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现宣布全部作废,我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 徐淑玲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在校没能尽力护法,让邪恶钻了空子,以至在诬蔑大法的条幅上让别人替我签了名,当时心性没跟上去,感到非常懊悔,在此我严正声明作废,同时声明我自得法以来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作废,以后我要严守心性,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姗姗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精进,在邪恶迫害下做了损害大法的事。我交过《转法轮》和《大法义解》。在当时我写了“保证书”,我深感痛心,现在我严正声明完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云秀凤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扎实,在劳教所的“洗脑班”上被一些所谓"学法好,悟性高"的叛徒的谬论所迷惑,关键时没有“以法为师”,结果走向邪悟,对此我痛悔不已。现在我郑重声明:在这期间我所说、所写的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我时刻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声明人:尹丽英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后,我在村委会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现在我深感痛心,师父一次又一次给我们往回返的机会,是多么的慈悲,我们今天决心走出来不等不靠,彻底改变人的观念,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秦桂芳 王凤英 2001年7月28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于人的一切,怕给单位领导“造成影响”,说了假话,当我醒悟后,痛苦极了,于是我决心知错改错,不能说假话,李老师教我们的就是“真善忍”,所以我不能说假话,严正声明,我写的“不炼法轮功”的话作废,决心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唐爱华 2001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在7.20以后,在邪恶势力的高压下,因自己学法不深,存有怕心,故在警察写好的不符合大法的“材料”上按了手印,而且还写了“不参加法轮功活动”的保证。我这一行为是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的。特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永不变心

大法弟子 仇殿锁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十一”所说、所写“不练了、不上天安门”等保证,严重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纯正,在人中也是极其败坏的行为,愧对慈悲伟大的师尊,严正声明作废。一段时间以来未能把全部身心投入正法,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吾将从现在开始勇猛精进,做纯正的大法一粒子。

张鸿儒 2001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自己学法不深,在怕心的干扰下,在公安局印好的保证书上写了“不练功”,现声明自己及家人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柴长海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受邪恶蒙蔽邪悟,在省戒毒所做出了严重违背大法的事情。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侮辱师父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以后要坚定学法、炼功,跟上师父正法修炼进程,全面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再次助师世间行。

大陆学员:崔玉波 2001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精进,在怕心和邪恶迫害下,做了有损大法的事,交了《转法轮》,写了“保证书”,背叛了大法,深感痛心。现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张洪亮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高压下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全部收回,今后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一粒子,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 王明艳 彭关欣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邪恶势力非法镇压大法以来,在高压下,因有执著,接受邪悟,现声明在“转化班”所写"三书"及所说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 张永贵、荆培燕 2001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不精进,在怕心的作用下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向邪恶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说过写过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周德心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学法不深,还有好多执著心存在,所以在怕心作用下,写了所谓的“保证”。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心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给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李维霞、牟永霞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本人所写的“保证”及家人的“口头保证”,在此一并作废。坚修法轮大法,证实大法。

刘欣 2001年7月27日


郑重声明

本人在高压下所写的各种“保证书、悔过书”及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 李会香 (75岁) 2001年7月26日


声明

在这次正法中,由于学法不深,在压力下写下的“悔过书”现声明作废。

大法弟子 雷体芝 张体秀 赵静 2001年7月2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9/13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