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累累罪行


【明慧网2001年7月29日】我于99年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由于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要求,不写保证书,被送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在那里我亲眼见证了邪恶势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累累罪行。

在劳教所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每天被强迫劳动17个小时,还不许对外讲。有一次,上面来人检查工作,劳教所命令各大队把我们干活的都藏起来。数九寒天,把我们关在五楼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整整冻了一上午。

邪恶势力对所里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了集中围攻的方式,让邪悟的人整天给“洗脑”。如不决裂就用电棍、绑死人床、关小号等酷刑折磨。二大队的汪敏因不写决裂书,被大队长毒打得遍体鳞伤,还威胁不让对别人讲。三小队的刘桂莲对大法坚定不移,不写决裂书,也遭到了管教的毒打,回来时脸都被打肿了。郑思乡因坚持炼功被任大队长用竹板抽打得浑身青肿,脸都被打变形了,直到任大队长自己的手被震出血了才算罢休。还有一次,郑思乡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被郎管教用电棍电了一个多小时,随后被关进小号绑在死人床上。赵丽娟因坚持炼功被四大队某管教用电棍电得脖子上的皮肤都烧焦了,随后也被绑在死人床上。二大队四小队的耿万珍因坚持炼功被管教用电棍电得昏死过去,后来被送往医院抢救才脱离了危险。二大队四小队的张玉辉因坚持炼功被关进小号绑在死人床上长达一个月,床上吃、床上拉,不能洗漱,不能换衣服。二大队一小队的一个功友因坚持炼功被刘管教用电棍电得头上的大包肿得鸡蛋那么大。同队的凡秀莹因坚持炼功被绑在死人床上十多天,五十多岁的人了,本来身体就瘦弱,再经过这么一折磨,下来时都不能走路了。更有甚者,许恭春三次被绑死人床。韩翠燕进劳教所八个月,其中六个月被绑在死人床上。……总之,只要不放弃修炼大法,就要遭受酷刑折磨。

此外,为了达到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目的,他们可以随意给大法弟子增加刑期,如被发现看经文就增加刑期50~100天,三大队的大法弟子孙力清被加了200多天。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一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的同时,一边却控制着宣传工具说什么:“在劳教所里,工作人员对他们很好,就象父母对待孩子,老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一样。”真是无耻至极。狼就是狼,谁能相信狼自己说它不吃羊,而且对羊很好呢?!

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奉劝还有一点良知的人们,为了你及家人的未来,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继续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都将被打入地狱以偿还他们欠下的深重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