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被关期间得知天安门广场杀人放火的真相


【明慧网2001年7月29日】面对邪恶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于2001年元月23日再次进京上访。大年初一到了北京。北京的节日一点喜气都没有,到处是便衣,警察。

到了前门,便见过往行人不论男女老少只要上天安门一律盘查,这时有三个警察拦住了我,问带身份证没有,哪里来的,来北京干什么,是不是大法弟子。我没理他们,心中想起师父讲过的:"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理性》)。这时有一个警察大声说:我要你直接回答,是还是不是。接着开始骂师父,并让我骂了才走。我不骂,对他们说:堂堂一个国家警察居然教人民群众骂人,这是哪家的理?真是奇怪,这是什么世道?他们见我不骂,就认定我是大法弟子,强行把我带上车。在车上搜我的身,见什么都没有搜着,一个二十几岁警察,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手指着天安门广场对我说:我看你穿着整整齐齐的,肯定是奔着圆满的路来的,行,你不是要圆满吗?我送你去圆满。我们有的是汽油,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人一桶,焚完了还不用坑。当时我听他们说这话,心想这帮邪恶之徒又要对我们这些善良的人下毒手了。接着他们又抓了几个大法弟子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下午送到北京平谷县看守所。

一到了那里,邪恶之徒问我们的姓名、地址,好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不配合邪恶,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邪恶为了要我们的姓名,使出各种手段。寒冷的冬天,下着雪,警察将我们外衣脱掉,只穿一件内衣,在四楼对着风口打开窗户,往身上泼凉水,从头泼凉水,拿棍子打,站马字桩,把大法弟子手脚铐住吊在外面,不让上厕所。大法弟子的脸都被打变样了,脸上成了青色的,紫色的,黑色的。他们还用几个人把大法弟子打倒在地上按住灌食,戴上脚手铐灌食。他们使出各种手段,最后没招了,就来软的,说什么要我们同情他们,不为自己也要为它们想一想。大过年的,不在家,什么时候来不行。还说什么他们也是完成任务,也是混口饭吃,没办法,还劝我们,不说真的,说个假的也行。我说:我们大法弟子,要说就是真的,要么就不说,如果这样,你们自己干嘛不写假的?他们说假的也要从你们的口里说呀。这下我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们配合他们的邪恶作为。可叹他们所有的言论不过都是哄小孩的玩艺儿。于是我们就是不报姓名。

到了晚上3点左右,我们不报姓名的弟子被送到特级搜捕号子里。在里面功友们一起交流,其中有两个功友目睹了天安门杀人放火(即所谓的“天安门自焚”)的一幕。当时,刚开始有一个人手捂着喉咙,想说话,就是说不出来,张着口,哑哑的,看上去很可怕,还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拿着打火机点火,点完火跑到旁边一辆小轿车里面,车子立即开跑了。另一个功友看到天安门广场一处突然冒烟,人们视线都转移过去了,这时另一个地方只见几个人身上都起火了。事后才知道这是邪恶为掩人耳目而采用的声东击西的办法。这是两位功友23号下午在广场亲眼目睹的一切。当时我想,我们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把真实情况告诉广大人民群众。

这时一位功友提审回来说:这警察一改昨天的态度,说:昨天是我对不起你,你别恨我,好好修,修好了可别忘了我,我也不想干这种事,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只怪江泽民,老干缺德事。你们这次回家要让你们的人都证实法,法一定会正过来的。这样的话我也好,省得老干坏事。

这时我想,我一定要出去把江泽民这种杀人放火的事讲出来,过了三天警察说是提审,到了楼上一个警察问我说不说姓名,我不说。并严正要求无罪释放。那个警察说不放。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说要放我。最后邪恶还是决定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