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惊人惨案多人死亡


【明慧网2001年7月3日】据最新消息证实,六月中旬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发生的惊人大规模惨案中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可能已达15人,死者均为女性。据悉,目前仍有人数不详的法轮功学员在紧急抢救中。

万家劳教所对外声称,15人是集体自杀,但无法解释在24小时的监控下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因为此事件轰动,中央和省市官员已亲临现场巡视。该事件责任人员包括所长史英白、七大队长武金英和十二大队长张波。

据悉,众多家属正相继赶往该劳教所。有死者家属称,劳教所指派了一个不知详情的“全权代表”,代理一切,并要求家属签署一份“死亡与劳教所无关”的文件。

记者就此事致电询问哈尔滨市,司法系统的一位负责人称“现在都安排挺好的”、“上边都很重视”。

而一位家属转述劳教所工作人员的话:“按国家条文规定,不予任何赔偿,死了白死,考虑到家属过来一次挺远,报销路费和丧葬费,共给2000元,这还是照顾。”家属并指出,有公安人员公开声称:“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从事件发生后,有关方面就严密封锁消息,万家劳教所的管教人员不准回家,外面的人不准进入,所有工作人员的手机和传呼机一律上交,劳教所电话多数都打不通。

因该劳教所封锁消息,死者姓名难以全知,目前已确认的死者是55岁的张玉兰、54岁的赵雅云,54岁的李秀琴。

张玉兰是黑龙江省密山市铁西村站点的法轮功辅导员,据悉已被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达两年之久。张的家属于6月20日赶赴哈尔滨,直到6月23日火化时才被允许见遗体,见脖子上有深深的勒痕。

李秀琴是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粮库退休职工,1999年进京上访被捕后,12月26日被非法送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于6月20日死亡,劳教所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火化遗体,家属只是领回了骨灰盒。李秀琴的家属引述狱警的话说:“上级有话,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赵雅云是黑龙江双城市乐群满族乡村民,2000年7月份在家中被抓走,一个多月之后被送进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赵雅云于2001年6月20日死亡,6月21日家属见到赵雅云遗体是:头发零乱不堪,双眼窝青紫,眼微睁,人中有小手指甲大小的掐痕,牙关紧闭,脸上尚有被打过的五指印,整个脸浮肿,颈上有一轻一重两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伤,后腰大面积淤紫。家属见到赵雅云的遗体是牙关紧闭,尽管官方说她上吊而死时舌头在外。

万家劳教所对有关死因的回答是:“他们集体上吊自杀。”而资料显示,镇压法轮功的两年来,在押期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宣称死于“心脏病”或“自杀”。

此间观察家指出,六月以来的高频率高强度的施刑,是万家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大量死亡的直接原因。据可靠消息说,万家劳教所为追求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使用各种严酷刑具对待法轮功学员,尤以今年六月为最。

消息来源透露,劳教所将拒绝写“决裂书”的50多名女学员投到男犯人队里,24小时站在水泥地上,昼夜绑着不许睡觉,由男狱警和男犯人看管,长达8─9天。

从狱中传出的信息这样形容狱警“把宋玉素按在水里又托出来,吴淑莲身上被浇上水,用电棍电,曹连弟被吊起后晕过去。”

消息还透露,劳教所让几名男犯人把身上长脓包的女学员王芳、左秀云、李艳红按住,“用刮刀刮勺在血肉中刮来刮去”。

狱警将高淑艳,陈雅丽等人被强迫坐一种铁椅子28天,每天长达14小时,有时昼夜不开锁,这种铁椅连狱警也承认“男犯人坐不上两天就受不了”。

消息来源还指出,小号里的女教头每天只给学员两次玉米粥,只一点点儿,刚能盖住碗底,两口就喝光了,人被饿得眼冒金花。

据悉,万家劳教所现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已经刑满超期,但官方宣布不写“决裂书”者不能释放。此次大规模死亡惨案发生后,万家劳教所仍然有计划强行在“7月20日前全部转化”在押的法轮功学员。

有关人士认为,从湖北省麻城白果镇火烧活人事件、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惨案以及最近频传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分析,近期对法轮功的镇压在急剧升级。而另据可靠消息:黑龙江双城市公安部门最近有秘密计划,对拒绝放弃法轮功的学员,为了避免在尸体上留下伤痕、血迹等证据,将使用塑料袋将其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恶人榜:
劳教所电话:0451(区号)-4101509
所长:史英白,电话:0451-4101454-3309 传呼:0451-97126-7856(汉字)
七大队长:武金英,电话:0451-4101454-3472
十二大队长:张波,电话:0451-4101454-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