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30日】
声明: 强化洗脑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对照自己走过的路,慢慢清理头脑中那凌乱的思想,认认真真去看清过程中的每一点滴,我开始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在它们所导演的这一过程中,我这样一个大法铸造出来的生命却站到法的对立面上,起着他们想要的破坏作用。特别是在劳教所里更是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被旧思想、势力支配着干了许多背离大法的事。我对自己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切背离法的行为感到羞耻。我为自己的行为对正法起到的干扰破坏作用向师父、向大法、向学员及各界众生认错、认罪。

尊敬的师父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这特殊的历史交替时期给背离大法的生命指点一条出路,让我们能走出来,清除自己本质上的变异。此时此刻,我渐渐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那背后包含了师父多少“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我是宇宙中渺小的一粒尘埃,当师父在不计一切中救护我们时,我却因战胜不了自我而裹足不前,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愧对宇宙的众生。

我不想成为大法的罪人,我要摆脱邪恶思想的掌控,在此,(一)声明自己在劳教所内所说、所写的一切背离师父、脱离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全面清除旧的邪恶势力,让它们再也迷惑不了学员,阻碍不了正法,(二)特此声明对于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一切,我是坚决否定的、不承认的,我要清除这些,清除自己与旧势力相关的一切。我要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在正法中去弥补、圆融,更新自己的生命,真正不负师父的苦度,不枉师父的再度。

大法的罪人:田飒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今年上旬,由于我不配合上级要求骂法轮功,被关进了看守所。当时,我父亲病危,刚做完手术三天,我在医院守床。它们不顾这一切,跟着了魔似的把我带走,关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它们拿家庭和前途威胁,找来已被"洗脑"的邪悟者给我灌输邪悟,又找来病重的父亲动摇我的意志,我不按它们的要求做就不放我回家,病重的父亲和年幼的孩子是多么的需要我,而它们却全然不顾,还准备送我到更远的地方去接受强制"转化",并扬言再不转化就劳教。

在压力和“亲情”面前,加上自身的执著,我产生了人的肮脏心里,生出了邪悟,写了类似“悔过”的材料,虽然获得了自由,但心里非常难过。在此,郑重声明,我所写的所有不利大法的“文字材料”全部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威力无穷,任何邪恶势力都改变不了修炼者的心,我将继续随师正法,加倍弥补过失,永不回头。

大陆弟子:郑峰 2001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亲情”、怕心的执著,使自己在做洗脑工作的人的邪悟语言中上当,一时意识不清,写了“两书”。虽然即时醒悟、反悔,但白纸黑字已成事实,做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绝对不应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深深痛恨自己。在整个的修炼过程中,我更进一步认识到在任何一个考验中,当人的一面出现后,是很危险的,邪魔马上就会钻空子,使我们随时走向法的反面,我必须赶快修掉它,坚信大法,用正信、正念、正悟,紧跟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进程,努力弥补自己的过失。特此严正声明,自己所写的一切有违大法的全部作废,自己家属为自己写的“担保”作废。

李芝兰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因进京证法被邪恶之徒抓进看守所,并罚款叁仟元。政法委及专管法轮功的来到看守所,说给我们录像。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给我录像,我不会放弃法轮功。他们当时答应了,由于学法不深,在执著心掩盖下我配合了邪恶向他们“保证不进京”,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现在特此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不利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出来后,看到他们在电视台、报纸上说我放弃法轮功了,我再次声明,我没有放弃我的信仰。这种欺世的谎言真是极其邪恶、极其卑鄙,我要揭露邪恶,铲除邪恶,做一个宇宙的保卫者。

大法弟子 鲍凤荣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3月20日,我被劳动教养,在邪恶的严刑拷打下,我被迫写下了“保证书”以及所谓的“悔过书”、“揭批书”等,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情。给大法抹了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同时,也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严重污点。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为了挽回给师父造成的伤害,为了抹去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严重污点,现在严正声明,以前在高压威胁下,被迫所说、所做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和事一律作废。并决定重新回到正法中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师父造成的伤害,跟上正法进程!

金廷东 200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没学法之前身体多病,吃药无数,做事力不从心,为名、利经常和别人发生口角,谁也不让,还经常生闷气。自98年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好了,心性升华了,受益很大。法轮功使我体强身壮、家庭和睦、对人相敬如宾。如此好的功法竟被人迫害,真不可思议。7.20以后,在高压下我被迫交了书和法像,还违心地说“不炼功了”。在此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我向世人发出我心底的呐喊,李洪志老师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撤销对我们师父的通缉令!

大法弟子 何永臻 周佃英 彭修站 2001年5月


声明

1999年7月22日邪恶肆虐中土以来,一天晚上,派出所户籍和居委会主任等三人又来到我家,轮番说了许多不好的话,并让我们配合他们的工作,必须写一份保证。当时我非常厌恶他们,想尽快把他们打发走,再也不要来骚扰不休,便违心地写了一份“保证”。心里还想,我在家炼你也管不着我。其实却暴露出许多执著心,间接地助长了邪恶。现在想来痛心疾首!修炼并非儿戏,而是宇宙中最庄严神圣的事情。我决心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现严正声明:本人所写“保证”作废!

大法弟子:杨薇 2001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执著个人圆满的心很强,被邪魔钻了空子,我曾经是师父“建议”经文中指出的“主动被所谓‘转化’后协助邪恶迫害法的人”,解教后,我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使我真正认识到我所做的一切起到了魔想干都干不成的破坏大法的作用,“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弟子”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痛悔不已,特此声明,我写的“决裂书”、“保证书”、“转化书”等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将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证实大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严守心性,时刻保持正念、正信,铲除邪恶,做一个宇宙的真正保卫者。

大法弟子 刘艳霞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在这两年血与火的洗礼中,自己对大法坚如磐石的这颗心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动摇的。回顾2年来的风风雨雨,自己有许多言行都是变异的旧观念,完全不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我深刻认识到任何一颗人心,哪怕是一思一念,都会被旧势力利用,给正法造成障碍。我很痛心,我没有修出纯正、慈悲,师父替我们承受的,是无以言表的。我还如此不精进,真是愧对恩师。从现在起,我必须用强大的正念铲除自身和身外的一切邪恶,勇猛精进,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毕文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4月17日被邪恶诱骗、强行送到劳教所。通过不允许睡觉及邪悟的人的误导,再加上自己放不下的执著,也导致自己邪悟,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也绝对不能做的事。5、6两个月我又在“610转化基地”把邪恶的谎言灌输给被强行抓来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从而也使他们邪悟,给大法造成了许多损失。为此,我严正声明从4月17日至今,自己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今后从新走入正法进程,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过失。

大陆大法弟子 乔瑞英 200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年底,我被单位送进“强行洗脑学习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心没有完全放下,在迷惑和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走向邪悟,放弃了修炼。但这并不是我内心情愿的,我深感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现我郑重声明如下:我过去所说、所做的违背、破坏大法的所有错误言行、包括所写的全部材料统统作废。我要重修大法,弘扬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坚修大法永不动摇,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魏家碧 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工程师。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7月因进京上访被抓。在被关押期间,由于承受不住各方面压力,违心在“悔过书”、“保证书”上签了字。之后,内心非常后悔,这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现在,我要严正声明,以前违心写的“保证书”、“悔过书”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

查茂和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在邪恶势力的高压下,单位为了扫清法轮功学员,指定我划清界线,揭批法轮功及慈悲伟大的师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没去,在压力下作了违心的发言,并表态“不再炼法轮功”。两年来一直为此深感痛悔不安。现在我郑重声明:过去被迫照抄报纸的批判文章及发言全部作废。我仍然要坚修大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让大法光照人间。

大法弟子 陈焕暄 2001年7月22日


声明

2001年5月21号我被镇政府的人骗到“610转化基地”,他们指使被洗脑的人来给我洗脑。我在神智不清时被迫写下所谓的“悔过书”和“揭批书”,虽然是不情愿的,但是是因为自己有执著心造成的,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我真后悔,现声明以前所写的“悔过书”和“揭批书”全部作废。从今往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慕淑兰 2001年7月18日


声明

为了应付“上头”,我们就在领导准备的统一格式、写好了的所谓"揭批悔悟"的材料上签了名(或另抄一遍,落上名字)。对照师父的经文,现在我们认识到这也是很不对的。在此,我们郑重声明,我们在"洗脑班"所签名的或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及发言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事实再次证明:"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弟子永远与师父心连心,永远与大法同在。

大陆大法弟子:吴执、山水青、韩木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黄玉梅 2001年7月10日


声明

2001年6月11日上午,邪恶从家中把我强行带到旅馆,3天后的深夜3点多钟秘密将我转送劳教所,在那里他们用许多卑鄙的手段:不让睡觉、栽赃陷害、造谣污蔑等对我进行威逼、欺骗,在高压下我违心地写了“悔过书”,我在这里正式声明,我所说、所写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永不回头。

宁培阜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没有用理智去讲清真相,反而在执著心的作用下,口头答应了邪恶的要求。现在通过学法和与学员交流,我终于认清了邪恶的本质,我对不起大法的给予,更对不起师父为度我们而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我声明:我所、所写的违背大法和师父的话全部作废,从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邹双莲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份江泽民对法轮大法迫害至今,我所说过的、写过的所谓“保证书、决裂书”,所签过的字,完全是违背法轮大法的法理的,都是违心的。特此声明全部作废,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一定坚定正念,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法轮大法弟子:董玉海 200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学法不深,配合邪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也有家属代写的。现在找出自己是有一颗怕心,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或别人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定正信、正念,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苏爱慈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99年7月22日以后被抓时,公安强行给我们录像,并按手印,现声明全部作废。此外,我们在近五年的修炼中,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说、所想、所为也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们要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世间行”,“圆满随师还”。

大法弟子 张玉芬、隋祝英、张秀珍、孙秀珍 2001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自从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得到改变,是法轮功救了我,我感谢法轮功和李老师。

自从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我违心交了书和讲法带,还违心地说“不炼了”。现声明这一切都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法轮功好,法轮功是正法,还师父一个清白。

真修弟子 庄绪菊 孙崇臻 钱金华 彭彦来 2001年5月


严正声明

由于放不下的执著,在江泽民邪恶集团的高压下,违心地写了许多对大法不利的“书面材料”,现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姚宪军 200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在压力下在强迫中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一律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助师世间行。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

大法弟子 郑景江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魔的威迫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不利的影响,使自己十分的痛悔。为了挽回影响,所以我严正声明: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所说、所写和所做的,只要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薛桂英 200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现声明全部作废。当我们清醒过来后,感到无地自容,我们给大法抹黑了,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自从我们得法以来,没有一刻放弃修炼的念头,无论我们摔多大的跟头,都会爬起来再向前走,我们今后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一定会加倍弥补,挽回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罗开军 吴艳文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20之后,在邪恶迫害大法时,在压力下我违心地保证“不炼功、不进京上访”等,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要坚修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洁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看守所里,家人及亲属代写的什么“保证书”,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紧跟师父走,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牟艳萍 2001年7月12日


声明

我是一个大法学员,自99年7月20日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我们大法学员全面镇压,我在高压下,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特此声明以前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吕家志 王金华 2001年5月30日


声明

我于2001年5月22日,被送在当地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在邪恶的软硬兼施下,稀里糊涂地写了“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此严正声明我在“转化班”所写、所做的一切作废,从新走上正法修炼的路,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王丽梅 2001年7月13日


声明

我曾写过“不炼”的书面保证以应付情况。通过学法,认识到这做法是执著。现声明此“保证”作废,决心一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失。

贠含玉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保证不进京”。这是在掩盖自己的执著心。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现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保证书”、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宋美香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执著心没放下,而向邪恶低了头,违心地写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东西,现在声明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中,我要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大法弟子:石岩 2001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平时没有认真学法、修心,在“洗脑班”上由于想蒙混过关,说了假话,我声明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我的真心话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以公正,释放在押的所有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华 王想弟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语言和“文字材料”一律作废,从此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刘应彩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主动接受邪悟,在看守所犯人给我写的“决裂书”我在上面签了字。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严守心性,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张慧霞 2001年7月6日


声明

以前在拘留所里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写的"悔过书"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盛丰玲 2001年7月27日


声明

我于2001年3月16日,被送在当地“洗脑班”强行洗脑,在高压下被迫写了“悔过书”、“决裂书”给大法造成了严重损失,在此严正声明作废,从新走到正法修炼中来,走好今后的路。

大法弟子 牟桂凤 200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大法认识不足,在劳教所的高压下,违心写了“决裂书、保证书”等,现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融入正法洪流。

田云霞 2001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学校组织的万人签名时签了名,现声明过去签的名和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跟师父走。

大法弟子 杨洪夫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过程中,凡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凡是他人代写、代签的“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全部无效。大法弟子要为法负责,为自己负责,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今后要加倍弥补过失,彻底揭露邪恶的嘴脸,窒息邪恶,铲除邪恶。

大法弟子:黄宏君、黄铁君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曾经因为怕心而做了“不炼功”的保证,对此我深深懊悔,在此我声明以前所写“保证”作废。努力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商鹏飞 黄敬甫 2001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做为一名修炼大法多年的小弟子,应该处处事事为大法着想,可是我在参与正法的过程中,在公安人员的强迫下写了“保证书”,现悟到:我是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今后无论如何绝对不向邪恶势力低头,紧随师父走完正法的最后道路。我特此声明,我写的“保证书”和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无效。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张蕴恩 200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写的“决裂书”、“保证书”、“转化书”等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将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证实大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严守心性,时刻保持正念、正信,铲除邪恶,做一个宇宙的真正保卫者。

大法弟子 黄太仁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99年10月,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当时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在败坏观念的作用下写了“悔改和保证不再进京”;后又因在外炼功被捕,关押后写了“不再在外面炼功”的保证。由于向邪恶的妥协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我深深痛悔自己没走好每一步的同时,也认清了自己与不同层次要求的差距。现在我声明:我与亲人写下的和说过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文字和言论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李晓宇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本人所有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代建春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遭到邪恶的破坏时,我在劳教所受到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承受不住,没有坚持对大法的正信,从而附和了邪恶,写了“三书",致使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也没有给常人社会留下一个正面认识大法的印象。这是给大法抹黑。我向师父忏悔,向世人声明我写的"保证书",等一切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粒子。

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是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能使人类社会道德回升,法轮大法能纠正一切不正的,能救人类!

大法弟子:王玉娟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杨淑君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6月去北京护法被抓进进拘留所,又于2000年12月再次被邪恶抓进拘留所。在两次被抓期间,由于执著心和严重的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地写了“保证”,并且配合邪恶做了不利于大法的笔录,说了不利于大法的话,还有在其他环境下对邪恶的妥协,这都是不情愿的,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对大法的侮辱和对邪恶的纵容。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彻底作废。同时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殷常峰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不符合大法“书面认识”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刘娜 200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自从7 20以后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邪恶势力从我手里收取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精进要旨》,我做了一件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在我认识到了,今后一定在我这儿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一定做好。

大法弟子:张凤云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学法不深,配合邪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也有家属代写的。现在找出自己是有一颗怕心,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或别人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定正信、正念,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王洪连 2001年7月29日


声明

一年前,户警写了三点保证,要我签名,我不签,她就让我母亲替我签。由于自己修的有漏,默认了母亲签字。现在想起来很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母亲替我签的字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肖玉萍 2001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洗脑班” 上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利于大法的文字,现声明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心不动,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岳泽香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由于遭到非法关押,并在长时间的封闭状态中被强迫灌输误导性宣传,加上自己学法不深,所以导致理智不清,接受邪悟。在邪悟状态下,我写了许多带有极大欺骗性的误导性文章与信件,给大法造成了非常不良的影响。
现郑重声明,我在邪悟状态下所写的不真实的材料、信件全部作废,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并尽力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

法轮大法弟子:萧力茹 2001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将近四个月的“强迫洗脑学习班”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没守住心性,被邪魔钻了空子,做了一个正法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写了“保证”,向邪魔妥协。一念之差,使我痛不欲生。现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作废!!!今后积极投入到正法的行列中去加倍弥补过失。

李爱芹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张海兰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7·22后,因进京上访,在高压迫害下写下了"不修炼、不上访"的保证,心里很后悔,特此声明坚定实修,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杨雪梅 2001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够,认识不深,写了不利于大法的东西。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做正法的一个粒子。

大法弟子:于爱华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修炼不精进,对自己放松要求,以至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违心地说和写了“不修炼”之类的话,在此特声明作废!我发誓一定以实际行动擦去污点,去除邪恶,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张治民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认识不足,我在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违心写的“不进京、不上访、不聚众”等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刘树才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学法不深,配合邪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也有家属代写的。现在找出自己是有一颗怕心,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或别人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定正信、正念,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王丹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和怕心,顺从了邪恶,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罪过。

大法弟子:邵英伟 2001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里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从新走进大法的行列,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于洪明 2001年7月18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在单位、公安局、派出所的高压威逼下,说了和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我现在声明统统作废,紧跟宇宙大法的正法进程,在以后的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

声明人:徐桂兰 2001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刘文生 2001年7月10日


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公安局、单位、居委会的逼迫下,说了、写了、作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事,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李从兰、陈洪喜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洗脑班”上,由于邪恶的威逼、高压迫害与欺骗下,所写、所说违背大法的话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吴秀萍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因以前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写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决心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方红玲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董淑清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谓“保证书“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世间行,跟上大法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英 王秋艳 孙井华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杨广珍 李桂香 张孝珍 200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99年7月后,曾经写过的“保证、检查书”,不符合法轮大法的法理,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冯文全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声明,在高压下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作废(包括家属代为所写的担保) 。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丽华 2001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写的“决裂书”、“保证书”、“转化书”等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将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证实大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严守心性,时刻保持正念、正信,铲除邪恶,做一个宇宙的真正保卫者。

大法弟子 高飞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作废,坚定修炼。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刘道菊 2001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