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予她的第二次生命被江泽民集团夺走


【明慧网2001年7月31日】在两年多的血腥迫害中,已有二百五十余名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在酷刑中失去了生命。但是没有人知道又有多少在高压下放弃修炼的人在江泽民不见血的屠刀下死去。让我们来看一看大庆市的何绪艳是怎样死在江泽民犯罪团伙的软刀子之下的。

何绪艳,38岁,带着一个男孩的单身女人,是大庆市二医院微机室的工作人员。97年因患肝癌而被医院判了“死刑”,并于当年10月28日在上海某医院做了肝脏部份切除术,这次手术使她负债3万余元,并于术后增加了脾大和胆结石的疾病,她绝望了。望着年迈的老母和年幼的儿子,她天天在流泪,巨额欠款的压负和死神的威胁时刻都伴随着她。她在这种双重重压下艰难的挣扎着。她的心在呐喊:老天,睁睁眼吧,给我一条生路!

术后一个月,苍天真的赐福于她,她得法了!从此她摆脱了死神的威胁,迎来了光明的新生。她的病友一个个相继去世了,唯独她还健康地活着。98年她去医院复查,一切正常。没有人相信她曾是一个肝癌患者,她的体重由以前的八、九十斤增加到一百零五斤,胖胖的脸上白里透红,微笑始终挂在她的脸上。她又精力充沛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并于99年还上了因治病而欠下的3万元外债,她的生活又充满了阳光,她在《大庆市法轮大法学员健康状况调查200例》中这样写到:“是李老师真正的从死亡线上救回了我,使我这个曾经患过肝癌的人能永远永远的活下去。”

正当她对未来充满希望时,江泽民的魔爪突然伸向了她。99年7月,史无前例的迫害开始了,何绪艳被单位关了起来,单位领导要求她放弃修炼,并要求她诬蔑大法,不然的话就开除工职,关进监狱。救过自己性命的恩师和大法被坏人诬陷,使她心如刀绞。因无期限的关押,她牵挂着孤儿和老母,终于她承受不住了,违心地写下了不再炼功的保证,并被迫写了对大法不利的话。一个获救的生命就这样又被摧残。回家之后,她真的不敢再炼了,不久,那不祥的病兆又出现了。99年末,她又回到了上海某医院,切除那重新长出来的癌细胞。躺在病床上,她一遍一遍地想:当权者为什么不让我活?对自己来说放弃修炼就等于死亡。不!我要活下去!出院之后她又重新开始学法炼功,想不到身体再一次奇迹般地康复了,师父啊,救命的师父,我一定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0年6月初,何绪艳勇敢地站在自己家门口的公园里炼功,警察把她抓到了派出所。单位领导、家人、公安软硬兼施地威逼她,她又面临着巨额罚款和拘留,看到老母和孩子的眼泪,她再一次妥协了,写了不再炼功的保证,由亲友代交了三千元罚款。回到家她一下子瘫倒在床上了:师父啊,我不配再修炼了,在压力面前一次次地出卖良知。从此她放弃了修炼,病魔又缠上了她。2000年末,她生命垂危,当家人问她有什么话要说时,她说:“我想去北京。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一次次地出卖良知,在我死前我一定要到天安门去喊一声大法好!”为了了却心愿,她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当太阳刚刚升起时,在天安门广场上,她高高地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法轮大法好”的呐喊声响彻云霄。她再一次被押回派出所,并罚款一万元。了却了心愿,不久她就在痛悔与抑郁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她弥留之际,她请求听法轮大法的普度音乐,人们满足了她的要求,她在那慈悲、祥和的音乐声中静静地走了。

她扔下了孤儿和老母,每当她的老母见到大法弟子时,总是老泪纵横,她的泪水是对杀人恶魔江泽民的无声控诉!

何绪艳的死虽然没有象其他学员那样身上留下累累伤痕,她没有流血,但她同样也是江泽民屠刀下的牺牲品。在她病危时,在法轮大法救了她时,江泽民却派来了警察要送她进监狱,江泽民要的是保证书,哪管你是死是活?我们记得江泽民曾在世界人民面前假惺惺地说过:“人的生命是最可贵的”,可是在两年来的残酷镇压中江泽民已令其爪牙将250余名法轮功学员活活打死,其卑鄙、残忍的本性暴露无遗!象何绪艳这样被逼死的人又何止二百人?

我们正告江泽民这个杀人恶魔:谎言粉饰不了你那凶残的嘴脸,诬陷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人民正在觉醒,审判你的日子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