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北欧法会心得报告


【明慧网2001年7月4日】2001年6月12日晨,我们台湾A团搭上国泰航机飞往香港,转德航到法兰克福,再转机到瑞典哥德堡,参加法轮大法北欧心得交流会。因为要在这个城市召开「欧盟高峰会议」,美国小布希总统也要来,所以我们要抓住机会洪法,讲清真相,而来此参与法会。

在过境香港和法兰克福时,我们在机场炼功洪法,并派发简介,起到很好的洪法效果,估计每场炼功看到的人都超过千人,尤其在法兰克福机场人更多。当抵达住宿旅店时,已是当地午夜时分。

次日早上,我们在旅馆外晨炼,发简介给过往行人和旅馆工作人员及住店旅客。有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从丹麦到这里来度假,他们从头到尾看我们炼功,并学了第一套功法。他们说要回去与丹麦学员联系。有缘人遍布世界各地,真的要抓住一切机会洪法。

近午时,当地学员开车来接我们去学校(Nya Lundenskolan),这是我们以后几天住宿的地方。因为法轮功是受邀约单位,来参加该市的言论自由节,所以给了我们特别优待。登记后,发给我们交通住宿卡,拿这张卡可以免费搭乘公车、电车和游船。办好手续后,我们到北边三公里的超市广场炼功洪法。晚上到当年(1995年)师父在瑞典传授九天班(Norden Garden)的地方开会。当地学员把整个活动的流程做了详细的报告。

第三天早上,我们到师父教功的草坪上晨炼。结束后,我们这一团被分配前往中共大使馆。听说从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共大使馆就搬到偏僻的地方,连市政府官员都不知道。我们一百五十位学员在那里开记者发布会,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制止江泽民犯罪集团虐杀法轮功修炼者、释放爱尔兰留学生赵明等,并递交请愿书。其余学员在路边草地炼功,很多媒体来采访。整个活动由白人学员主导,炼功队伍也是白人学员在最前面。这一回来北欧,我深深感受到法轮功事件国际化的转变。中国政府中那个政治流氓集团的愚蠢无知、蛮横霸道、不识时务,已经激怒了全球善良的人,包括各色人种。

下午,我们到非政府组织(NGO)举办活动地点的河边支援炼功洪法和发简介。傍晚瑞典最大国营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言论自由节,要求我们炼功做为画面的背景,他们要实况立即转播。我们欣然配合,从六点炼功到七点半,我心里想:瑞典人真是好福气!坐在家里,可以看到这么壮观的炼功画面。

晚上,我们没有被安排活动,正准备回学校。路上碰到当地学员,带我们去坐船游河洪法。船上坐满了穿黄衣服的大法弟子,每人手里拿一支黄色大法三角旗,船边两束五颜六色的气球,还有人拿缎带花。把整艘船装点得灿烂耀眼,同修说:这是一艘法船哟!船缓缓前行,我们热情地向两岸的人挥手,除了大法弟子外,有很多游人。当他们举起手向我们挥舞时,我觉得他们已经为自己摆放了很好的位置。我的手挥得更卖力了。

有一个白人大法小弟子跟他的父亲在岸边跟我们挥手,并跟着我们跑。看他跑得那么快、那么认真,我们都乐了。最后,他跑不动了,他爸爸把他扛在肩膀上,跑了一大段,在桥上与我们挥手,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好一个令人赞叹的大法家族!船头一位白人弟子在炼功,旁边的学员看到他一面炼、一面流泪,也被感动得泪流满面。船尾另一位女弟子在炼功,整个画面真是感人。听说,另一批弟子在市区坐敞篷车游街洪法。这样的活动是哥德堡市政府补助的,我们不需花费金钱,这个市长为他的选民做了非常大的贡献,毋庸置疑地,他们将拥有美好的未来。

第四天,我们一早又去师父教功的地方晨炼(Norden garden后面的小山坡)。并在师父开九天班的地方拍照、炼功,等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功能》)。下午我们要游行,听说,从昨天开始有三起暴动发生,一个警察被砍杀重伤。市区内交通管制,没有车坐,我们只好走路前往。到了河边,接近中午,我们分头去吃午餐。下午三点整队完成,却看不到警察,经学员紧急联络,告以,因处理暴动,没有多余警力支援我们。后经磋商,来了一个警察开车,帮我们开道。游行队伍顺利出发。那位警察告诉学员:「你们的音乐听起来特别放松,特别舒服。」在经历了长时间与暴徒周旋后,进入我们这个慈悲祥和的场,感觉特别明显,理所当然。他还跟另外的学员说:「我是法轮功之友,看到你们,我就觉得这世界有希望。很荣幸,我是唯一可以给你们服务的警察。」

游行终点是博物馆门口,我们在那里整队,发表演说。有真相的披露,有诚恳的呼吁,还有瑞典议员的支持等。最后发言那位议员很忙,本来想坐计程车来参加法会的。因为暴动戒严,没车好坐,就用跑步赶来,跑到最后没力气了,一靠近我们队伍,就有力了。他在最后一分钟赶到。他说:「为甚么其他社会的人不跟你们一样?那多好!」一位美国弟子说:我听不懂他说甚么?但是他说的时候,我一直流泪。我想,他是用心在说,而我是用心在听吧!

据说,这里是国王和大臣发表演说的地方,外国贵宾、首相也在这个地方说话。当地市政府给了法轮功最高的礼遇,给我们最好的游行地段,等于给大法最正确的位置,真是功德无量。最后,我们展示了第一套功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几乎所有的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向我们靠过来。真是一场罕见而成功的法会。

晚上,我们在师父办班的地方开会(Norden garden),了解各国与会的情形和当地状况。会中,一位意大利的学员报告,他们在意大利议会开的记者招待会,给议员们看了十四分钟的真相录影带,效果非常好。有议员说,他将要求意大利新政府,正式接待李老师。一位学员报告,他参加荷兰一位教授召开的法轮功学术研讨会的过程,有来自香港、英国、法国、美国的专家学者与会。江泽民集团也派出九个人,拿了一堆坏材料想来会场散发扰乱。来自英国的罗宾教授是精神科专家,又是中国人权中心的成员,对中国江泽民政府的残暴虐待大法弟子大加讨伐,人民日报的记者在休息时间去纠缠他,要求证据。刚好一位大法弟子去找他,告诉他,他们一家五口因为炼法轮功都被抓去关押,他母亲85岁关了3个月,侄女关了14天。罗宾教授跟那位记者说:「这就是事实」。

奥地利大法弟子与奥地利人权组织联系,该国大赦组织对爱尔兰留学生赵明、美国的滕春燕,发起 SOS! (Rescu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Persecuted and Killed in China) 救援活动,希望全世界大法弟子配合,向各国的所有人民团体如各基金会、公会等发出声请,请求支持。这个活动将持续到十二月底。

星期六我们的活动原本安排早上参观美术馆章翠英的画展,下午大会安排其他活动。因为市区戒严,警察呼吁市民离开市中心区。我们在美术馆门口冒雨炼功洪法后,到昨晚开会的地方,因为人太多,又换到学校集体炼功,并在室内篮球场分组交流,集体发正念。

最后一天是法会,一位学员带我们走路去会场。在普渡音乐响起中开场,由五个小弟子和五位白人弟子分别演炼五套功法,真是美丽的画面,像优美的舞蹈。我从没想到炼了几年的功法,这么优雅,看了令人心旷神怡。

随后有11篇心得报告,字字珠玑,篇篇动人。因为设备不足,没有同声翻译,有些发言要中、英两种翻译,共三种语言。无论如何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庄严法会。其中几位学员的发言印象特别深刻。

一位瑞典学员报告他去印度洪法的经过。第一次去了三个礼拜,办了四个九天班。有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来参加,而且他们认识到持续上课的重要,每天都来。他说,印度有很多灵修(他们不是这样翻译)的人,其中一个人有一天看到一个人从他家墙上挂的神像中走下来,当他看到他翻开《转法轮》中师父法像时说:就是这个人从神像走出来。这个人还带他去见灵修的老师和同修,他们中有人告诉他:早就知道他们将得到一个非常高的法。第二次他向老板请了四个月假,再去一次。他说,他从小爱乾净,公共汽车从他身边走过他都要停止呼吸,(以免吸入废气和飞尘)。瑞典这么乾净、这么凉爽、这么安静。如果不是为了洪法,他不可能去印度那种地方,全年气温从35度到40度,到处是灰尘,坐车走在红绿灯停下来,还有乞丐来拉你。晚上睡在地板上,还有蚊子来咬你。大法弟子的心,真是感动人。两个半月后,他想家,才回去了。

捷克的一位女弟子,她从小寻寻觅觅,追求真理,走过很多法门,也没找到,她对人生感到没有意义。有一天晚上作梦,云在她的脚下飘,醒来后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去美国。于是她到了美国。她的工作是照顾三个孩子,一天走在街上人家给她大法传单,她看到炼功点在住处附近,就去炼功,得法了。有一段时间,她觉得她的祖母在呼唤她,叫她回去,她就回捷克了。回去后,一面照顾病重的祖母,一面教英文。她在祖母的葬礼上克服了怕心,向亲友洪法。她告诉亲友如果不是修法轮功,她不会这么耐心、无怨无悔地细心照顾祖母。她想为大法做甚么,于是开始翻译《转法轮》。当她把译稿用电子信件给同修时,同修叫她去参加日内瓦法会。在日内瓦她看到各国弟子为大法做了那么多工作,她感到非常沮丧,因为她甚么都没有做。虽然法会还有两天,她还是决定回家。当她到车站等车时,站务员告诉她车子刚走,她只好等下一班。她非常难过地在车站等车,等了好久好久,车子都没来,她又去问站务员。人家告诉她,车子走掉了。她竟然不知道,之后没车了,她只好回到大法弟子中。各地学员教她怎么做,走出去炼功洪法啊!讲清真相啊!她感谢师父的安排,回捷克后,拿真相材料拜访他们的市长、到住家附近的广场炼功洪法,步步是考验。好一个大法弟子!这么孤单,这么无助,还要去救度世人,真的伟大啊!

一位以前患精神忧郁症的北爱尔兰新弟子,得病五年了,用过所有的疗法,花了无数的钱,都不见效。他甚至无法工作,一个人不敢走在街上。一位朋友建议他用气功治疗,他想起两年前曾经接触法轮功,于是开始读《转法轮》。修炼后他恢复了精神健康。现在他一个人走出去,在都柏林的大街上炼功洪法,讲清真相。不到一个月,变成一个健康活力的年轻人。他的所有亲友都感到震惊,全部要学法轮功。

还有一位学业碰到瓶颈的德国医学院学生,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已经通过两次国家考试,准备毕业考了。当欧洲法会与毕业考准备撞期时,他选择了大法,而毕业考却意外地延期了所以也没有耽误。

还有一位瑞典年轻人,原来是甚么坏事都做的,偷、骗、抢、伤害人,警察局、监狱进进出出,他学过法轮功,但是没有修。他动了一念:我甚么坏人都做过,为甚么不做做好人呢?于是他丢了所有不义之财买来的东西,最后他孑然一身,一无所有地走在街上,碰到一年前教他的功友,热情地拥抱他,他差一点在大街上嚎啕大哭。功友叫他读《转法轮》,他读了半本,就去警察局自首,把警察惊呆了。现在他成了一名真修弟子!多么感人的修炼故事!

最后,由六位学员用六种语言读「论语」。然后读师父给我们的经文。法会圆满结束。

晚上,我们又在学校分组交流,我和日本学员和马来西亚学员交流,大家互相鼓励,似乎还有很艰巨的路要走,很多困难要突破,台湾的修炼环境确实比人家好得多,师父叫我们要珍惜。

星期一,我们收拾行李回国了,在机场仍然炼功洪法。包括香港,但是那里的航警紧张兮兮的。在哥德堡机场德国学员与我们同机,他们约我们在机场外炼功洪法,炼功中我想起一句话:「万众一心」,大法弟子何止万众?亿众都有!难怪要成就永恒的威德!思及此,我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