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赐予我神通,正念使我助师行


【明慧网2001年7月5日】我是一名政法干部。我过去患心脏病,贫血病,轻度脑血栓等病。这些病搅得我一天坐卧不安,就连惊险电视片、体育比赛都不敢看,一激动就犯病。

97年,我经朋友介绍得法,但那时因为自己对法不了解,再加上有坏习惯,一有时间就忙于打麻将。一本《转法轮》我看了三个月才看完一遍,虽然我只读了一遍,但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知道了人为什么要活着,人应该怎样活着,我去掉了坏习惯。那时我还没有学动功,刚学会静功,手印还打不好。记得我第一次做静功,是在午夜子时,伸手不见五指,我只会单盘,刚盘上五、六分钟就感到手心和十个手指肚都有法轮旋转,40分钟下来,睁眼一看,我惊呆了,只见我的两只手透红,十个指头就象十个红灯笼,非常好看,这种状况持续了几分钟。

之后我开始学动功,刚学了一遍,我就感到小腹法轮旋转,整个身体都感到法轮在转。在以后不管是上班在单位,还是在家干活,常常从头顶热到脚底,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灌顶,净化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我身体上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同事们都说我年轻了。

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转法轮》中说的各种神通在我身上一一展现。我能听到另外空间清脆悦耳美妙的音乐;大家坐在一起,我能知道每个人想什么;我能看到满屋旋转的法轮;我能分辨出谁是修炼人;能看到修炼人身体放射的各色的光和功柱……。

7.20以后,由于邪恶势力的干扰,我一度对正法工作情绪低落,执著地等待着师父尽快清理邪恶,早日结束。

一天,我打坐时,老师让我清楚地看到我的世界,它是那么渺小、荒凉,只长着满地小草。我思绪万千,重温《精进要旨》。师父在《为何不得见》经文中指出:“见者,即见有所不清,不清方可悟道。如身临其境,无所不清,此人开功也,再不可修,其悟无存。”师父在《证实》一文中说:“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我悟到,证实大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职责,我们就是要冲破邪恶的阻力,证实大法。我觉得自己的功能是师父恩赐的,我要珍惜这一切,走出去,放下名利情、生与死,步入正法洪流,我和功友们进京上访。

随着正法进程的发展,我逐渐地悟到了一些法理。师父在《再认识》一文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我悟到,做大法工作时,心必须正,不能有杂念。师父新经文《忍无可忍》发表后,我悟到距离法正人间的日期不会太远了,师父在关键时刻发表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点化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发挥出大法粒子的作用:助师正法。于是我和几位功友一商量,大家动手,做了许多条幅,上面写着:“法轮佛法普度众生”等。我们每写一个条幅都一字一字地念出声来,加上正念。我们这些条幅挂在了公安局的大门上,围墙上,街道的路上,电线杆上,立交桥上。各种颜色的条幅飘荡在整个城镇的大街小巷。

我单位有个受邪恶蒙蔽的常人,经常诽谤大法。一天他又在办公室说大法坏话,并对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发表谬论。我当即用法理向周围人讲清真象,并用事实证明法轮功好,揭露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回家后我捧着《转法轮》,对着师父的法像心里说:“师父,对于经常诽谤大法的邪恶之人,我要用我的功能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这不是我不慈悲,而是它太可恶了。如果我做错了,请师父惩罚弟子。”于是我静下来,心里说:“大法弟子某某心升正念,助师正法,清除邪恶,打出我的神通,窒息邪恶,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恶魔。”正念发出,奇迹出现了,我清楚地看到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变成了一只白鹅,两腿瘫痪,趴在地上挣扎。我真兴奋,我悟道这是师父点化我,鼓励我,证实我做对了,同时我确信,我的功能能够展现大法正念的威力,能够窒息邪恶。一次,我在单位和同事们讲大法的真相,那个邪恶之徒刚说出一句诽谤恶语,我心里说:“闭上你的嘴!”他立刻把话咽了回去,坐在那一言不发。

当时我懂得运用正念神通之后,所产生的威力之大难以想象。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电,源源不断向周围放射。我向功友们介绍我的体会,我希望大家都这样做,但因为那时没有老师的明确经文指导,许多功友不相信自己有功能。

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发表了,我真的高兴极了,我进一步悟到:大法弟子人人都有神通,而且是威力无比的。在明慧网发布定时发正念,清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邪恶后,我更加感受到了佛法神通的伟大威力。每一次发正念,我都能看到窒息而死的恶魔惨状。它们的形体有的是人体,有的是动物,还有即不像人,又不像兽的怪物。它们有的被炸死,有的被车轮压死,有的被水淹死,有的被火烧死,还有的直挺挺地跪在我面前求饶,我不理睬它们,继续发正念,直到它们全部销毁。

由于我天目开得低,看不到高层空间清理邪魔的情况,三界内的邪恶清理得差不多了,我所能看到的空间场里已是天清体透,百花争艳,郁郁葱葱。

我每次发正念,都毫无保留地把我的全部神通打出去,直至用我的生命。十分钟的正念立掌下来,有时感到疲劳,但休息一会儿,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在讲清真象的具体工作中,我和功友们出主意想办法,我们不等,不靠,没有真象材料,我们用粉笔写,有油漆喷简短的真象和警言,大街小巷张贴大法真象。虽然本地区邪恶较强,但因我们心纯发正念,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我深刻体会到:只有抱着纯净的心态发出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大法造就了我们大法弟子,我们要用正念去纠正一切,大法是神奇的,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我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在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发挥大法一粒子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